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适应 上
    关大爷扶着发怒的老夫人回了上房,经过郭静君身边的时候,给她使了眼色,是想让她先回屋里的意思。

    郭静君媚眼含情地嗔他一眼,低着头温顺地目送他们离开。

    随喜心疼看着关娘子,却见她苍白着一张秀丽娴雅的脸庞,憋屈地忍着眼泪,将所有的痛和苦都忍了下来。

    难道生不出儿子是阿娘想要的吗?为什么他们都不体谅一下阿娘?阿娘心里的苦比他们更多,心里比他们更难受,她也想要生个儿子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你还在这里作甚?出去!”随喜搂住关娘子的腰,冷冷地瞪着郭静君。

    郭静君嗤一声笑了起来,哪里还有半点委屈和柔弱的样子,妖艳妩媚的脸庞带着得意的笑,目光轻蔑地扫视着关娘子,也不在乎屋里还有丫环在,就这样走到关娘子面前,“姐姐,何必到了这一步还在强求呢?既然你生不出儿子,就别霸占着夫人这个位置,将来我生下儿子,这地位难道会比你还低?你这时候不识趣些,还想等到以后被赶出去吗?”

    “你一个妾室生下的儿子,难道就不是我阿娘的儿子?”随喜挡在关娘子面前,防备警惕地瞪着她。

    “姑娘,我这也是为了你阿娘好,你还是小孩子,不懂大人的事儿,不如你先到外面去玩儿,我跟你阿娘说几句话?”郭静君对随喜露出一个温柔无害的笑容,伸手还想摸她的小脸。

    她倒是没怀疑随喜小小年纪就说这样的话,因为这话刚刚老夫人和关娘子也提过的。

    随喜偏开头避开她的手,心里冷笑着,她如今虽然只有八岁的样子,却已经经历过一世的凄苦,虽然上辈子她也只活了十五年,但却比其他人更加看透这个世情,如果她还那么容易就被郭静君迷惑了,也枉费了她重生一次。

    随喜理都不理她,捂着后脑勺对关娘子低声说道,“阿娘,头疼……”

    关娘子急忙拭去又淌下来的泪水,紧张地查看随喜的头,“哪里疼?是不是伤口疼了?湖湘,赶紧去请大夫。”

    随喜拉住关娘子的手,“娘,我就是觉着头晕,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阿娘带你进去躺着。”关娘子将随喜抱了起来,看了郭静君一眼,眼睑低垂,“郭姑娘,你请吧。”

    郭静君哎呀一声,声音含着隐约不明的笑意,“姑娘怎么样了?听说过姑娘的眼睛异于常人,今日见着倒挺好看的,这一次可算是因祸得福呢。”

    这祸可是她带来的!关娘子眼睛通红,想要滴出血一样,“郭静君,你想要踏进关家这个门,除非我死!”

    郭静君不甚在意地哼了一声,“走着瞧!”

    关娘子看着她扭着身子,身姿绰约走了出去,心里一阵的酸涩和难受,这从今以后就要每天对着这个女人了么?她如何甘心?

    随喜咬了咬牙,轻轻地拉了一下关娘子的衣襟,“阿娘,不哭。”

    关娘子吸了吸鼻子,抱着随喜上了床榻,“阿娘不哭了,随喜还有哪里疼的?”

    “不疼了,阿娘,阿爹不要我们不要紧,随喜一定会永远在阿娘身边的。”随喜忍着心中的冲动,稳着性子以一个孩子的语气跟关娘子说着话。

    关娘子笑了起来,眼底流淌着无尽的悲伤,“是啊,阿娘只有随喜了。”

    “那个郭静君是坏人,随喜不喜欢,阿娘,你把她赶出去,不要让她住在家里好不好?”随喜拉着关娘子的手,低声请求着,郭静君不能留在关家,她是个祸害,会害死阿娘的。

    她现在只是个小孩子,不能明着跟郭静君作对,否则太明显的话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到时候将她当成妖怪了怎么办?

    只能靠阿娘将那个女人赶出去了,可是怎样才能让已经心灰意冷的阿娘坚强起来呢?

    关娘子听到随喜的话,哭着摇了摇头,“阿娘何尝不想将她赶出去,可她现在是你阿爹的心头肉,阿娘也没有办法……”

    “难道就让她继续欺负阿娘吗?她是个坏人,祖母也不会喜欢她的。”随喜说着,眼睛观察着关娘子的脸色,她已经在暗中提醒阿娘了,如今要对付郭静君,就必须有祖母为阿娘做主,否则阿爹是不可能会听阿娘的话。

    关娘子此时只顾着伤心,哪里有去想那许多,“如今她有了身孕,老夫人怎么会不喜欢她,要怨也只能怨自己,生不出儿子……”

    “阿娘!”随喜闻言,心中浮起一丝怒意,如果连阿娘也不懂得为自己争取,那她们还要怎么在这个家里生存?还要怎么对付那个郭静君?

    “这都是大人的事情,你还小不懂事,不是说头晕吗?快些躺下休息,阿娘不会让那女人伤害你的。”关娘子给随喜掖了掖被角,柔声说道。

    刚好湖湘端着填漆茶盘走进来,盘内放着一碗散发出苦涩药味的药汁,“夫人,姑娘是时候吃药了。”

    随喜孩子气地皱起一张小脸,闪忽润亮的大眼充满抗拒地看着那碗药。

    关娘子亲自喂她,“苦口良药,这样伤口才会好,才会不疼。”

    随喜苦着一张小脸,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她都很讨厌喝药,那种涩苦的味道简直让她直泛恶心。

    可是不忍让阿娘再分心担忧她,随喜乖巧地喝了药,然后在关娘子的小曲儿下渐渐睡了过去。

    看着女儿安静的睡颜,关娘子鼻子又是一酸,忍住了伤心才没有落泪,交代了平灵几句,才起身走了出去。

    还得去准备晚饭,要侍候老夫人用膳的。

    随喜在关娘子离开屋里之后,轻轻地转了个身子,背对着坐在床脚的平灵张开了眼睛。

    自从昨晚想起前世的经历之后,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是乱哄哄的,没有一刻是安静的,总想着以前发生的一切和今生的对应起来,前生八岁之前的没有记得太清楚,但自从郭静君出现之后的记忆像深刻在骨子里一样,想忘也忘不了。

    可就算想起来了又怎样?凭阿娘怯弱的性子,凭她幼小薄弱的双手,如何撼动郭静君这个心机深沉,手段了得的女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以前只顾着和阿娘自怜身世遭遇,从来没去接触过这个郭静君,自然不知道她的软肋所在,如今她不是无知小丫头片子了,处事万不可跟以前一样鲁蛮幼稚。

    谁伪装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

    pk中,求粉红票和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