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适应 下
    守门的小丫环见到关大爷走进来的时候,愣了一下,急急地想要去回话。

    “回来!”关大爷低喝了一声,“夫人在作甚?”

    “奴婢不知。”小丫环怯怯地回道。

    关大爷轻哼了一声,大步走进屋里,突然顿住脚步,站在软帘前用力嗅了一下,空气中有淡淡的,是灰烬的味道。

    湖湘刚好端着一个铜盆撩帘走了出来,迎面见到关大爷站在门外,吓了一跳,“大爷。”

    “这是什么?”关大爷皱眉看着那个铜盆,里面是还冒着轻烟的灰烬。

    湖湘低声回道,“是夫人烧了一些东西。”

    关大爷的脸色变幻莫测,铜盆里还有些未烧成灰的纸碎,他伸手捡了出来,熟悉的字迹印入眼中,只能隐约看清蒹葭二字。

    是他的字迹!

    好像被这两个字灼伤了眼睛,关大爷顿时觉得胸中的怒火熊熊烧起,盛怒中,还有他没有察觉的慌乱和紧张。

    仿佛要失去了什么似的心里缺了一块。

    他捏紧了手中的纸碎,脸色似乌云密布一样,有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湖湘大惊失色,“大爷,夫人在沐浴……”

    关大爷猛地回过头,目光森寒地瞪着湖湘。

    湖湘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关大爷愤怒甩开软帘,大步往后间走去。

    此时的关娘子正在后间盥洗沐浴,她将脸埋在水中,直到快不能呼吸了才抬起头,满脸的水珠,也不知是水还是未流尽的泪水。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是噩梦,可是怎么也醒不来,她和相公几经波折才终于终成眷属,成亲这些年来,她一直保持同样的心境站在原地,不管他落拓还是成功,任时光流逝,依旧对他不曾变心,她始终记得他对她的承诺,始终记得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如果没有奢求,如果没有她如今心里一点点的不甘心,就这样让那个郭静君进门来,是不是日子依旧会平静地过下去?

    她到底是个平凡的女子,明知道是必须为相公纳妾的,仍旧希望他能只看到她一个人,只爱着她一个人。

    如果能够死心,能够不那么奢求,她也许会好过一点。所以她烧断了和他以前的回忆,从今天开始,她的期待她的希望不再是他了。

    如果留不住男人的心,就要留住他的身,可既然他的心已经没有她了,她还能强求什么?

    突然,后间的木门发出重重的一声响,关娘子从悲伤中回过神,转头看到关大爷满身盛怒地站在门前,外面的光线将他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屋内的灯火闪忽摇曳着。

    “还有事吗?”关娘子回过头,淡声问道,只有颤颤的眸子泄露她的情绪。

    关大爷瞪着她光洁白皙的后背,喉咙又干涩又灼热,只觉得胸口的怒火变成了邪火,他走了进去,一把将浴桶中的关娘子扯了上来,“这是什么?”

    关娘子全身不着一物,像珍珠一样莹润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水珠沿着她纤细的脖子一路蔓延到她胸前的山峦,滑过玫瑰色一样的**,平躺的小腹,没入那神秘的森林……

    她伸手挡在胸前,仰头漠然看着他,“烧了一些不要的东西。”

    “不要的东西?”关大爷将她扯进胸前,呼吸有些粗重,“这是我以前给你写的信,是你不要了的东西?”

    “人都不在了,我留着这些东西有何用?”关娘子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钳制。

    关大爷震怒地将她两手反扣在背后,**和他的胸脯摩擦着,竟傲然挺立起来。

    “什么叫人都不在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关大爷大声问道。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今日到底将我置于何处?你心里还当我是你的妻吗?”关娘子笑得有些空洞,对关大爷的盛怒视而不见。

    “惠云,你还是我的妻子。”关大爷紧紧抱住她,低头吻住她的唇。

    关娘子心里一阵的冰凉,任由他抱着自己上了床榻,任由他想要证明什么一样在她身上发泄着,她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摇摆在风浪里。

    再也没有以前缠绵时的甜蜜恩爱了。

    事后,他将她搂在怀里,声音有满足之后的慵懒,“惠云,静君就由你处置,你要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

    关娘子诧异看向他,怎么才一转身,就变了想法?

    “老夫人说的对,家里不能有两个夫人。”关大爷低声说着。

    关娘子心中稍微冒起的期待又熄灭了,只是老夫人说的,并不是他自己心里想的,他到底还是想着那个郭静君,“如果郭静君生下儿子呢?”

    关大爷一阵的沉默。

    “只要她生下儿子,我会让她当妾,若是她要妄想其他,除非我死。”关娘子坐了起来,咬牙说道,目光露出决绝的怨怼。

    “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以后让她的儿子养在你名下就是了。”关大爷急忙安抚她,他知道这些天是冷落她了,刚刚看到她烧了他以前写给她的书信,心里一时滋味复杂,那些都是他们之间过去的记忆。

    当年他十分恋慕她,买通了罗家的丫环,天天给她送信,怎么也想不到她会烧了这些信。

    罗老爷一开始并不是很同意他们之间的亲事,是他后来感动了罗老爷,才让罗老爷答应了这门他的提亲,但罗老夫人对他这个女婿一直没认同他这个女婿,至今两家也极少走动的。

    其他姐妹出嫁的时候都有数个丫环陪嫁,只有她是孤身一人,只有一份微薄的嫁妆,这是罗老夫人对她不满的表示。

    她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她要嫁的人是她深爱的,从来没后悔过。

    这些过往都是他极少去回想的,如今竟也在脑海里闪过,心中添了几分的愧疚,自从那日知道郭静君有了身孕之后,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快有儿子的狂喜,忽略了妻子心里的委屈和难受。

    关娘子此时并不知关大爷心里的愧疚,只是背对着他,什么也不说,她并不认为郭静君会那么妥协地将孩子养在她名下,到时候几滴眼泪,几声撒娇,还不是一样今日的情景。

    “……以前在南平城见过一面,没想到在西里城遇见,才知道她被她大嫂赶了出来,后来只不小心喝醉了酒,才和她在一起,我本来也没想要纳妾的,这几天是我冷落了你,今天那些话也是逼不得已,想安抚一下静君而已,惠云,你是个宽容大量的女子,就不要这么计较了。”关大爷搂着她的腰,低声说起和郭静君的相遇。

    总觉得这个郭静君出现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以关娘子此时的心情,并没有仔细去细想,在关大爷细声软语的安抚下,她的脸色渐渐没那么难看。

    “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前些年你也是太劳累了,身子养好了,我们也能再生一个孩子,你说是不是?”关大爷将她搂进怀里,手带着**轻抚她的腰肢。

    关娘子咬着唇,她最介意的就是他那一番话,她也想要生孩子,可是这是能强求的吗?

    “不气了……”感觉到她的身子在怀里软软地依偎着,便知她心中的怒气是消了大半,他在她耳边笑了起来。

    已经作夫妇这么些年了,怎么不知道她的脾性?只要他稍微低下态度,她就会轻易地妥协原谅他的。

    关娘子低声道,“那么郭静君的事儿就由我处置了,她若不愿听我安排的,就别想进门,我真不能生孩子,自然会给你纳几个妾室进来。”

    “不管有多少妾室,你在我心里还是最重分量的。”关大爷将她再一次压在身下。

    到底是自己深爱着的男人,即使心里仍然有个结,但已经是软下心来再一次接纳他。

    另一边,刚陪着祖母吃过晚膳的随喜回了自己的屋里,立刻将平灵叫来,“怎样?打听了吗?”

    “姑娘,守门的姐姐说了,大爷是往夫人那边的屋子去的,您放心,大爷心里果然还是惦着夫人的呢。”平灵笑眯眯地安慰随喜。

    随喜听了这话,脸上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反而担忧地蹙起眉心。

    姐妹们,节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