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优昙 中
    东边的阳光慢慢地自窗口进来,照在一张略显苍白的小脸上,脸上细腻的绒毛在光芒中显得柔和莹润,不浓不淡的眉色,小巧的鼻子,菱形的小嘴,仍旧闭着眼睛在睡梦中,眼皮一直动着,眉心蹙了起来,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稳。

    实在是一张不怎么出色的脸蛋,眼睛睁开之后,却又让觉得移不开眼。

    “阿娘!”睡梦中的人突然惊叫了一声,猛地睁开一双圆圆的杏眸,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眼底如两泓清泉惊颤不定。

    “发梦靥了吗?”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语气平淡如水,听不出有丝毫情绪的起伏。

    从阿娘难产过世的噩梦中,随喜轻喘着气,抬头看了过去,关老夫人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她的屋里,如今正坐在床榻对面的椅子上,正挑眉看着自己。

    “祖母?”声音有些沙哑,她咽了咽口水,努力压住心头的惊慌,露出一个怯怯的微笑。

    老夫人似乎很关心她的噩梦,“梦见什么了?连睡觉都不安生。”

    随喜低下头,小声道,“只是一些杂乱无序的梦靥。”

    “是梦见你阿娘的事吧,你阿爹这一摔也的确把你吓着了,漱洗过后带你到居士林祈福收惊。”老夫人淡淡地道,已经吩咐平灵去打了热水进来。

    祖母从来就十分相信道士,经常到道观去祈福,最经常去的却是西里城郊外的居士林,听说那里有一位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青居真人,名扬全国,许多豪门贵族慕名而来求见这位真人,只是这位真人喜欢云游四野,很少有人能见到他的真面目。

    平灵打了热水进来,服侍随喜以青盐漱口,翠丝绞了绫巾为她拭脸,换了一套半新的粉红色裙袄,因为随头上还绑着绫布不好梳发,所以翠丝只是简单在两边以红绸将头发挽成两个小髻,倒也衬得随喜可爱趣致。

    “姑娘可真好看。”翠丝放下木梳,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润亮如两泓清泉般明澈纯净的眼睛,可爱的菱形小嘴,虽然唇色有些淡,但不掩她的漂亮。

    姑娘的眼睛睁开之后,怎么看都觉得漂亮。

    像一朵白色不起眼的山茶花,需要慢慢欣赏仔细地观察,才能发现这种纯洁谦逊的美是最耐人寻味的。

    “我们姑娘是霎眼娇,长看俏。”翠碧在老夫人身后掩嘴笑着。

    随喜在关老夫人这里也住了有一年,一直乖巧温顺没有主子的架子,翠丝和翠碧都喜欢这位姑娘,心中很是怜惜她的眼睛,如今她能睁眼看得见了,大家都打心里觉得高兴。

    老夫人满意地看了随喜一眼,吩咐翠碧,“就在这里用早膳吧。”

    噩梦的余悸已经被随喜压了下去,她对老夫人甜甜笑着,心中早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讨好老夫人,让老夫人成为她的靠山。

    “祖母还没用早饭吗?是随喜不好,睡过了头没有去给祖母请安。”她主动走近老夫人,虽然还没完全放开去撒娇,但也比之前的怯弱疏离显得要亲热了。

    “你受了伤,这几日的请安可以免了。”老夫人露出笑纹,“头还疼吗?”

    “不疼了。”随喜摇了摇头,其实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因为她想起前世的事情,神智一时不清晰,才会昏迷了三天,如今又休息了一晚,感觉已经好了许多。

    翠碧已经准备了素菜上来,因是要到居士林去祈福,所以早膳都必须茹素,这是老夫人的规矩。

    “你也一起吃吧。”这是老夫人第一次让随喜与她同桌吃饭,以前都是在旁边看着,等她吃完了,才允许随喜吃她剩下的饭菜。

    随喜心里有些受宠若惊,却不敢表露出来,小心翼翼地喝着白粥。

    关娘子形色匆匆地撩起了软帘走进来,见老夫人竟然和随喜同一桌在用早膳,脸上难掩惊讶和紧张,“娘,媳妇起晚了,请您责罚。”

    随喜看到关娘子这样如履薄冰的样子,只觉得万分心疼,她是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听说老夫人来了她这里,才会觉得紧张和担心的吧。

    “你要服侍大爷,迟些也无所谓。”老夫人没有放下筷子,自若地吃着早饭,还拿眼睇了随喜一下。

    随喜低下头继续喝粥。

    关娘子想到自己晚起的原因,脸庞一阵的燥热,“娘,不如让随喜到我那儿去吧,她还受着伤,整天要换药吃药的,这药味怕是不好闻。”

    “到了你那儿去就好闻了?就让她住这儿吧,你那里还得服侍大爷,怎么分得开身。”老夫人道,心里也是希望儿子能和媳妇多亲近,至于那郭静君……逢场作戏就罢了。

    “是。”关娘子不敢再多说,已经走过来接替了翠碧的位置,为老夫人布菜。

    随喜以眼角打量着关娘子,面色比昨日要红润了一些,看起来心情也似乎没有昨日那么低落,她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声,和前世一样,不管阿爹做什么伤害阿娘的事情,阿娘总是很轻易就原谅了他。

    关娘子也是一心二用,一边为老夫人布菜,一边仔细观察着随喜,面容安静乖巧,没有不妥之处,她总算安下心来。

    “一会儿我和随喜要去居士林,你家中若是无事,便与我们一同去吧。”老夫人对关娘子道。

    要带随喜去居士林?除了随喜刚出世那时候老夫人带着她去了一趟居士林,这往后可就没再带着她出门了,怎么今天竟然想带随喜出去了?

    老夫人没有去注意关娘子的惊讶,只是放下筷子,看了随喜一眼,说了一句让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是时候带你再去一次的。”

    随喜疑惑抬头,却看到老夫人已经站起身,“准备出门吧。”

    关娘子从惊讶中回过神,立刻就道,“我马上去准备。”

    去道观要准备的素果已经准备好了,只要让人备好马车就可以了。

    与其留在家中对着那个郭静君,还不如到居士林去静修一天,关娘子让湖湘给她选了一套素净的衣裳换上,从箱子里取了十两银子,是想着给道观添香油钱,保佑随喜无灾无难。

    郭静君听说了这边的动静,只是倚着软榻笑了笑,丹凤眼流光轻转,显得风情万种。

    “姑娘,不如您也跟老夫人说一声,到道观去给小少爷祈福,免得夫人占了便宜。”妙雪替郭静君捏着脚,小声提议着。

    “我去凑什么热闹,只有抓不住男人的心的女人,才会花心思在别处上,罗惠云以后讨好了老夫人,大爷就会全心全意对她了?她们都去道观了更好,你中午就去把大爷请回来。”郭静君笑得有些得意地道。

    “是。”

    [=ame=《大清小事》][=ame=《轻笑忘》][=ame=《福要双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