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训话
    求p票,粉红票,推荐票,收藏~~~嗷呜,我比较贪心。

    —————————————

    随喜回到自己屋里,心里有些忐忑,好不容易才让老夫人对她改观,若是因为今日她不顾身份硬是跟去了偏院而前功尽弃,那实在有点麻烦了。

    平灵不知小主子在想什么,“姑娘,奴婢去给您打水梳洗可好?”

    “厨房如今哪有时间烧水,一会儿再去吧。”随喜道,目光落在窗台上的花盆,葱翠的叶子在黄昏中依旧充满了生气,是青居真人送给她的那株优昙花。

    她走到窗台看着那花盆,得找个地方将优昙花移种过去才是,这小花盆根本容不下优昙花的生长。

    “平灵,去找个小铲子过来。”随喜吩咐道,然后走出屋里,来到窗外下面,不如就种在这里,以后优昙花开,她在屋里就能看到了。

    平灵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小铲子,“姑娘,不如让奴婢来吧,免得脏了您的手。”

    随喜大而明澈的眼睛夹着坚决,“这点脏怕什么,是我的花,当然要我自己来种下。”说着,从平灵手里接过了小铲子,笨拙却认真地在地面挖出一个洞。

    月夜花放,及晨而萎。这就是优昙花短暂而美丽的命运,就如她上辈子刚要绽放美好年华却转瞬凋零的生命,如果这一生她依旧活不过十五岁,那么她也要在这几年过得比上辈子精彩,绝不容许任何人再将她和阿娘踩在脚下,任辱任欺……

    曾经她相信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今想来,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一退再退,何时是尽头?进一步如此艰难,为何还要退步?绝不会让郭静君有翻身的机会!

    “姑娘?”平灵站在旁边疑惑地看着随喜,怎么突然就发起愣了?

    随喜回过神,眼底的阴冷怨怼转瞬间消失,已经是恢复了明亮的笑意,将优昙花苗从花盆里移了出来,植入土地里,“但愿早日开花,让我一睹你的美丽。”

    平灵笑道,“也要到明年才能开花吧。”

    “是啊,一年……”一年能改变多少事情?能不能改变她和阿娘的命运,也就在这一年了。

    将优昙花苗种下之后,随喜便回了屋里,洗了手等着老夫人使人来叫她过去,不知道老夫人是不是打算教训她,她也不怕教训,只要别再一次将她冷落起来,她最需要的就是老夫人这个靠山了。

    只要有青居真人……老夫人就不会冷落她吧。

    想起那个一点都不像道人的青居,随喜皱起眉心,心里一阵的烦恼,总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很笃定她迟早会去找他的一样,她又不想当道姑,怎么可能会去找他?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上山去学道,岂不是留着阿娘在家里继续被郭静君算计,那她还怎么改变她们母女俩的命运?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阿娘的!

    想着想着,小肚子突然就咕噜了一声,随喜苦笑地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夜幕降临,老夫人难道真的又想冷落她了?

    心中一阵的挫败和失落。

    平灵正好撩起帘子都了进来,“姑娘,老夫人让您到屋里去呢。”

    随喜不可抑止地露出了笑容,“老夫人使了谁来的?”

    “还能是谁?不就是我吗?”翠丝笑着走了进来,“姑娘就不觉得肚子饿吗?”

    “饿!好饿了。”随喜咧嘴笑着,眸子灿亮如明星。

    翠丝笑着道,“大爷这会儿刚走,老夫人立刻就让人过来传您了。”

    随喜低头看了看身上是否沾上尘土,老夫人最重视衣着的整洁了,可不能脏兮兮地去她屋里。

    翠丝见了轻笑起来,“姑娘干净漂亮得很,赶紧过去吧。”

    随喜重重地点头,牵着翠丝的手来到老夫人屋里。

    紫檀木梅花雕圆桌上已经摆这着热腾腾的饭菜,老夫人端坐在桌旁,并没有动筷吃饭。

    “祖母。”随喜低声地叫了一句,目光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面容平静的老夫人,好像没有特别的变化。

    老夫人睁开双眸,沉静的目光落在随喜柔怯的脸庞,嘴角挤出一丝看似慈祥的笑意,“先吃饭吧。”

    还愿意和她同桌吃饭,那就是没有讨厌她!随喜的心里总算没那么忐忑不安了,“是,祖母。”

    食不言寝不语,是老夫人定下的规矩。

    随喜静默地进食,目光一直盯着桌脚,雕刻成鹿嘴的模样,鹿唇触地,这套紫檀桌椅是去年别人给阿爹送的,听说很名贵。

    “多吃些肉,别总是发愣,身子板本来就不健壮,也不知道多吃些。”老夫人皱眉训着随喜,见她像数米粒一样趴着饭,眉心蹙了起来。

    随喜挺直了腰,认真地答了一声,“是,祖母。”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

    老夫人见她这天真纯稚的模样,不禁露出淡淡的笑意,严厉的面孔因为这笑容而显得柔和了不少。

    在随喜吃到肚子发胀,快要吃不下的时候,老夫人终于放下了筷子,随喜心中吁了口气,也跟着把筷子放下。

    翠丝托着填漆茶盘走来,上面放着两杯温茶,随喜看了老夫人一眼,也跟着拿起热茶漱口。

    这有样学样的天真模样,也实在逗趣!老夫人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陪我到炕上坐坐。”她淡声对随喜道。

    随喜眨了眨眼,低声应喏,是要教训她了吧。

    翠丝和翠碧把炕桌搬开,老夫人歪在龙凤吉祥掐丝大迎枕上,目光有些严厉地看着随喜。

    随喜讨好地坐在锦杌上,“祖母,我给您捶腿吧。”

    老夫人好笑地道,“坐到炕上来。”

    随喜悻悻地坐在老夫人身边。

    “知错了吗?”老夫人看着孙女白皙娇嫩的脸蛋,声音不疾不徐地问着,没有特别严厉,也不像生气的责问,轻轻的语气,难得的温和。

    随喜听着,略觉疑惑地看了过去,对上一双深沉幽静的眼睛……以前她看不见,想象中祖母的眼睛应该是锐利的不可直视的,如今看着,便觉得这是一双历尽沧桑看透世情的眼睛,眼角已经生出深刻的皱褶,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探究和……一种她看不明白的神情。

    祖母已经不年轻了。

    随喜低下头,压住心中的感慨,“随喜知错了。”

    老夫人的嘴角勾出淡淡的笑纹,“错在哪里?”

    “随喜不该没得祖母的同意就跟去了偏院。”随喜绞着手指道。

    老夫人轻哼了一声,“就这些?”

    “祖母?”随喜略作娇憨地看着她。

    “这是你一错,你最错是不该明知那场面不适合你听你看,还在那里听了不该听的话,你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言行举止要严谨端庄,自幼更要注意名声,女子最重要的也就是名声了,如果品行不端,自己甘愿堕落,将来谁还能尊敬你?你阿娘便是一个惠心纨质的女子。”老夫人沉声说着,虽说是在训话,语气却很温和。

    随喜乖巧地点头,“我以后会改过的。”

    老夫人满意地点头,“你还小,更需要端正自己的言行举止。”

    “是。”随喜应着,她当然知道品德是否端正对一个女子的重要性,今日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不然也不会冒着被祖母厌恶的危险去了偏院。

    认错态度诚恳,老夫人露出满意的微笑,“念在你还年幼,这次就罢了,再有下一次,就要惩罚你了。”

    随喜咧嘴天真地笑了起来,是逃脱了惩罚的侥幸和高兴。

    真是个小孩子。老夫人笑了笑,“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开始,我会亲自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大家闺秀。”

    *********

    我恨加班我恨加班……已经两三个周末没休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