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过招 上
    一般而言,凡是妾室的娘家都不会视为亲家,只有正室的娘家才会作为亲家走动,小妾向来被当作出不了厅堂的附属女子,也就比家里的丫环高一点的位置。

    在这个三十岁之前不能纳妾的国家里,小妾更是成了一种可以买卖的生意,所以但凡有点家世的女子都不会轻易与人做妾。

    接见郭夫人的是关娘子,老夫人并无意想要去见这个郭夫人,这是为了关家的脸面,更是顾及到罗家,如果将来被罗家知道他们关家以亲家之礼对待郭家,这就怕无法交代了。

    郭家来的人是郭静君的大嫂,是个身形高挑,身段绰约,脸略显得有点长的年轻女子,随行有两个丫环,长得姿色一般,站在郭夫人旁边,就犹如绿叶衬鲜花。

    随喜就站在关娘子身后,郭家大嫂身穿靓青色大袖圆领对襟潞绸裙衫,外罩着松花色褙子,挽着一个垂鬓,斜插一枝赤金穿枝梅花纹钗,耳垂坠着长长的镶玉银珥,手上戴着金丝缠翠镯子。

    真是珠翠闪烁,好不奢华!

    “关夫人,贸然到访,多有冒犯还请原谅,若不是为了我们家的小姑,我也实在不愿走这一趟。”郭夫人客客气气地给关娘子欠了欠身,言语间似对郭静君多有抱怨。

    “郭夫人不必客气。”关娘子浅浅一笑。

    “都是我那小姑不懂事,竟然做出这等不要脸皮的事情,这要是传出去,谁不是说她不知自爱,哪里怨得是关大爷……她大哥也说了,只要关家一句话,该怎么处置都由着你们。”郭夫人看了关娘子一眼,语气似乎有些生气。

    随喜侧着头,睁着一双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变化,这个郭夫人的声音圆润动听,说话的时候有一种酥软的尾音,身上也有一种和郭静君很相似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一家人的关系?

    “郭姑娘和大爷情意相投,一时情动也是难免的,只是如今已成定局,我们关家也不会亏欠了郭姑娘。”关娘子微笑说着,就是不就着郭夫人的话意顺下去。

    郭夫人眼神一闪,笑了笑,“情意相投就能不顾着名声了?关夫人,不瞒您说,我们家姑娘虽然不是名门世家的闺秀,但自小在家里也没受什么委屈,凡事都照着千金小姐的派头,如今就为了那点什么情意弄得身败名裂,明明是可当嫡妻主母的命,偏偏成了无名无份的外室,她大哥都气得不愿认这个妹妹了。”

    关娘子的面色微微一凝,手指轻轻碰了一下炕桌角。

    随喜清澈明亮的大眼闪过一丝讽笑,勾引别人夫君,未婚先孕,暗藏媚药,私焚媚香,哪一点是大家闺秀会做的?郭家的家教也不过如此。

    站在关娘子另一边的湖湘突然就对着郭夫人道,“哪家的嫡妻主母会未婚先孕,哪家的夫人需要给爷下药的,郭夫人,奴婢们可没见过这样的主母。”

    关娘子轻拍炕桌,“放肆!”

    湖湘跪了下去,头也不抬,“夫人,别人只觉得那郭姨娘委屈,可谁又知道您的委屈,分明是有人全无羞耻心,有了身孕还不知节制勾引大爷……”

    “够了,你一个奴婢懂什么,没见有客人在吗?家丑不外扬!”关娘子轻声喝斥着,当着郭夫人的面将郭静君当成了家丑。

    郭夫人脸色沉了下来,看着湖湘的眼神有些阴沉。

    “奴婢不敢,请夫人责罚。”湖湘恭敬地趴在地上。

    关娘子拿眼看向郭夫人。

    郭夫人咬了咬牙,知道这是关娘子借着丫环的嘴在跟自己叫板,她想替郭静君在关家争取地位,也得看她自己的本事,可除了肚子里那块肉,郭静君根本没一点本钱能在关家立足的。

    要怎么争,拿什么去争!

    “……是我们郭家管教不力,竟出了她这样不要脸的姑娘,关夫人,长嫂为母,今日我定替我们郭家好好教训一下静君。”郭夫人明艳的脸涨得通红,一副被郭静君丢尽了人的愤怒。

    “郭夫人息怒,到底是年轻,难免有些意气用事,好生劝说便是了。”关娘子柔声说着,不管从气质还是举止上,都合乎大家的端庄和优雅。

    看得郭夫人眼角抽搐,顿觉得自己和关夫人比起来,也显得有些浮躁欠稳重。

    “关夫人,我们姑娘虽说品行有缺在先,但到底是良家闺秀,总不能成了贱妾,如此一来,教我如何跟郭家的列祖列宗交代,我们关家还从来没出过当妾的姑娘。”说着,郭夫人拿了衣袖拭泪,声声悲戚。

    关娘子眉头一挑,“那么,郭夫人的意思……是想将郭姑娘带回去?”

    郭夫人怔了一下,随即在心里暗怒关夫人明知故问装糊涂,“这……我如何还能将她带回去,这不是更没脸吗?”

    “那么以郭夫人的意思,该如何?”关娘子恰到好处地扬唇笑着。

    “既然我们姑娘是关大爷的人了,难道还能嫁二夫?自然……自然是要嫁入关家了。”郭夫人看着关娘子的微笑,只觉得碍眼。

    “大爷是朝廷命官,断不能违了律法娶二妻,相信郭夫人也是明理之人,知道有些事情可为有些事情不可为。”关娘子端起茶盏,以茶盖滤去茶叶,轻轻地啜了一口茶,眉目一片淡然之色。

    随喜看着关娘子这处之淡然的姿态,忍不住抿开一抹微笑,阿娘好像跟以前也有些不一样了,上辈子的阿娘可从来不敢违抗阿爹的话,一切以阿爹惟命是从,也从来不懂得为自己争取什么。

    她记得阿娘临死的时候说过,因为她爱阿爹,所以甘愿自己变得卑微,甘愿让自己一直活在梦里。

    只要阿娘不再爱阿爹,一切就会不一样的。

    “关夫人的意思,是要静君做妾?”郭夫人沉着脸问。

    “如果你们郭家愿意的话,关家从不强人所难。”关娘子反驳了回去,让不让郭静君当妾是他们郭家的问题,关家自然不会强留人。

    郭夫人觉得自己就要气得吐血了。

    那小蹄子哪家的男人不勾引,怎么偏偏勾引了这么一个家中主母不好惹的,就凭那蹄子的心机,能将那关大爷紧紧抓在手里?

    郭夫人拿眼角又打量关娘子一眼,白皙如玉,面容秀美,举止端庄……哪里是郭静君比得上的?

    “关夫人,我能不能见见我们姑娘,毕竟是她的终身大事,得看她的意思。”她缓了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湖湘,你带郭夫人到偏院见郭姑娘。”关娘子对还跪在地上的湖湘吩咐道,然后才对郭夫人道,“你们姑嫂二人许久没见面,想必有许多话要说,我已经吩咐了下人在偏院收拾出一间厢房,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原谅。”

    郭夫人干笑地道了谢,跟着湖湘往偏院那边去了。

    在郭夫人消失在软帘处时,关娘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转头看到随喜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才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比刚刚对着郭夫人的笑容要温暖得多。

    “阿娘,您好厉害!”竟然就这样将郭夫人打发了。

    关娘子摸着随喜的头,“不是阿娘厉害,是阿娘看破了一些事情罢了。”

    随喜歪着头疑惑看着她。

    关娘子苦笑着,眼底透着无可奈何的悲凉,“只是不再相信一些东西才看清更多的现实,随喜,世间有些太美丽的东西是不能相信的,切记切记。”

    她有今日下场,就是太相信关大爷曾经的承诺,以为这场她义无反顾的感情一定如她所想,会一直美好地生活下去。

    *******

    晚上加更,求p票,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