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过招 下
    湖湘领着郭夫人来到偏院。

    郭静君激动地迎了出来,眼眶盈满泪水,好像挤压了多少委屈一样扑倒在郭夫人怀里,“大嫂!”

    “我的姑娘啊,可见到你了。”郭夫人搂住郭静君,连叫了几声可怜见的,“当初说你怎么不听,偏偏落得现在这样的地步,你以后要让你大哥怎么做人啊。”

    “大嫂,是我错了。”郭静君哭着道,满面晶莹的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

    姑嫂两人搂着哭了半天,旁边的丫环面面相觑,竟无人相劝。

    刘妈妈白皙圆润的脸庞含着淡淡的客气笑意,“郭姨娘,您身子这几天才见爽利了,还是要多注意一些,不如请郭夫人到屋里说话吧。”

    郭夫人迅速扫了刘妈妈一眼,拭去眼泪劝着郭静君,“这位妈妈说的是,秋老虎不是闹着玩的,咱们到屋里说话去。”

    “大嫂,君儿有好多话想跟您说。”郭静君挽着郭夫人的手亲热地说着,一同进了内屋。

    刘妈妈尾随其身后跟了进去,湖湘见把人带到了,便转身离开了。

    进了屋里,郭静君就拉着郭夫人的手坐到炕床上,妙琴和妙音捧着填漆茶盘都了进来,将四碟放着精致糕点的白瓷小碟放在炕桌上,还有两杯冒着轻烟的碧螺春茶,

    清香怡人茶香萦绕在鼻尖。

    “刘妈妈,我与大嫂许久不见,有许多体己话想说,你和妙琴妙音都下去吧,我这儿暂时不需要服侍的。”郭静君客客气气地刘妈妈道。

    刘妈妈眼神一闪,圆润的脸庞浮起笑意,褔了福身,“是,郭姨娘。”然后给妙琴和妙音使了了个眼色,三人前后退了下去。

    直到厚厚的蓝格子棉布动也不动了,郭夫人才瞪了郭静君一眼,起身去撩起帘子,见刘妈妈和丫环都站在外间的台阶上,才走回来坐下,“你这个小蹄子,要不是我精明看出那封信的意思,看你怎么收拾这下场!”

    “兰娘,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找的你,那老货把我禁足了,我连出个门都不行。”郭静君轻哼了一声,歪在大迎枕上压低声音说着。

    “这还不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哪个不好勾引,偏就找了家里有这么两个不好惹的货色。”郭夫人捻了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也是低低声骂着。

    “也就那老货厉害一些,罗惠云跟棉花似的,想怎么捏都行。”郭静君撇了撇嘴道。

    “你别小看了关夫人,我刚和她斡旋了一番,不好应付。”郭夫人点了点郭静君的头,“你把我找来,是想要做什么?”

    郭静君掩嘴笑了起来,眼波流转着妖娆妩媚的笑意,“我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那信还真能到你手里。”

    “你还说呢,要不是家里是我在管事儿,那信能到我手里吗?就不怕穿帮?”郭夫人没好气地道。

    “穿帮了就来个鱼死网破,反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不就拼着被赶出关家的下场么?”郭静君冷声一笑,与其被断手断脚什么都做不了,不如放手一搏,她还有争一争的机会。

    “你到底想做什么?”郭夫人皱眉问道。

    郭静君拉了拉衣袖,慢声说着,“兰娘,我如今也就求下半辈子的安稳了,好不容易让我抓住了关大爷,就不能轻易放手,你能凭着手段将郭家握在手里,就连郭大爷也对你千依百顺的,明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的……也没有计较,只要我生下儿子,我也能在关家有立足之地,有孩子当靠山,谁还敢把我赶出去呢?”

    “你想越了关夫人那一头,有你想的容易么?她虽是无所出,但出身到底比你强……”郭夫人轻声说着。

    郭静君尖声打断她的话,“我的身份又低到哪里去?我可是郭家的姑娘!”

    郭夫人愕然看了她一会儿,摇了摇头道,“这事儿瞒不了一辈子。”

    “兰娘,郭家有你在,就不怕拆穿我的一天,郭大爷将你如珠似宝宠着,郭家的家下人谁不是将你当正经夫人尊着敬着,那正室嫡妻敢如何?再说了,关大爷也一直认为我是郭家的姑娘,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去打探这真实,而且,我只是个姨娘,娘家也不会被当亲家走动,指不定这辈子也见不上面的,等我根基打稳了,就是被识破也不怕。”郭静君精心妆点的艳美脸庞充满坚定自信的神色。

    想到自己在郭家的地位,郭夫人坐直了身子,脸上也浮起自得的笑意,不是她自夸,她在郭家的位置和正经夫人还真没区别,若是她吹一吹枕头风,郭大爷自然会毫不犹豫认了这个妹妹,可是真要让这个旧时姐妹那么春风得意吗?

    她端起了茶盏,似笑非笑地看着浮在水面的茶叶,“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

    郭静君看向郭夫人笑了笑,有几分讨好的味道,“兰娘,你我姐妹一场,当初也是互相扶持才能逃开那地方,如今你是好过了,可我下半辈子还没个依靠,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无论如何我是要把握的,你帮了我这一次,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

    郭夫人听着,眼色微微一动,片刻后才叹了一声,“你我之间没这么多计较,只是我来了,也未必能帮你什么,刚刚我可是探过关夫人的口气了,你想从正门进来是不可能,只能依着姨娘的礼了,将来在她面前永远要矮一截。”

    “只要让她们知道,我不是随便就能踩低的就行了,至于什么形式进门,早就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还有两年时间,等大爷到了三十岁能光明正大纳妾的时候,我都已经站稳了脚步,到时候再跟那贱人一争。”郭静君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笑得更加妩媚。

    “最重要的,是要将孩子生下来,还得是少爷!”郭夫人的目光落在郭静君肚皮上,关家虽不是侯门世家,但关大爷身居要职,如果将来能借着郭静君谋点好处,也不是不可能。

    有了利益计较,郭夫人自然愿意帮助郭静君。

    “一会儿你就去跟那贱人提,别再禁足我,这样对胎儿不好,我若能到处去走走,还能多方打点收买人心,不然如何在这个家里立足,如今我完全是被断手断脚的,连妙雪那贱丫头也被养在那边了。”提起妙雪,郭静君就气得咬牙切齿。

    郭夫人闻言一惊,“怎么留着妙雪在身边,她对你可是知根知底的。”

    “哼,知道又如何,她敢说出来吗?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郭静君冷冷哼了一声,“只恨我身边如今没有一个得力的,全是不中用的,刘妈妈还是那贱人的奶娘,难道不是来监视我么?我偏不让她找出半点不是来。”郭静君说得口干,拿起茶盏大大地喝了一口茶。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懂得这样想就好,如今我既然来了,就会替你争一争,能不能成,还得看你自己。”郭夫人道。

    郭静君眉开眼笑,“多谢大嫂。”

    “当初不过一句戏言,没想真让你捡到了。”郭夫人嗔了她一眼,四年前关大爷还落魄的时候去了南平城,郭大爷请了他在家里吃饭,她和静君在庭园里说着闲话,正巧遇上他们,郭大爷含糊着不知该如何介绍郭静君,她就自作主张说了是他们家姑娘……

    那时候的郭静君不叫这个名字,更不是姓郭,不过事隔这么多年,关大爷怕早就什么都记不住了,那时候她也是刚进了郭家,正是浓宠时,关大爷还以为她就是郭夫人……这也是郭静君如此胆大写信给她的原因。

    假装为姑嫂的两人不知说起以前的什么趣事,低低声地笑了出来,郭静君耳尖听到外面窸窣脚步声,急忙停下笑声给郭夫人打了个眼色。

    软帘微动,刘妈妈圆润的脸出现在眼前,“郭姨娘,时候不早,您看这午膳是要摆在屋里,还是在外面花厅呢?”

    “就摆在屋里吧。”郭静君笑道。

    妙琴和妙音进来将炕桌摆上,很快就将饭菜呈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