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行礼 上
    求票啊求票~

    ******

    郭夫人在偏院吃过午膳,就在厢房歇了午觉。

    到申时一刻才醒来,关娘子给郭静君请了蔡大夫过来诊脉,自从半个月前落红的事情之后,老夫人每天都会过问郭静君的情况,关心是有,但更多的是不愿意关大爷因为这个女人没了名声。

    郭静君这是头三个月,倒是没有孕吐的情形,能吃能喝,只是比较嗜睡而已。

    郭夫人穿戴整齐从厢房出来,就见到关娘子身边的丫环亲自送了大夫到院门折回来,她踩着碎步进了正屋。

    正好关娘子从里屋走出来,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客气的微笑,彼此心中都自有计较。

    互相行了礼,两人便在花厅坐下说话了。

    “刚又睡下了,大夫说胎儿很稳,郭夫人可以放心的。”关娘子换了一套月白色妆花素面裙衫,乌黑的发丝绾成侧髻,只插了一支点翠荷花玉钗,和郭夫人的珠围翠绕相比,显得更加秀美清雅。

    “是夫人您心疼我们姑娘,凡事照顾周到,我哪里有什么不放心的。”郭夫人感激地对关娘子笑着,很谦和诚恳的模样。

    “郭姑娘如今身子娇贵,仔细一些准是没错的。”关娘子笑道。

    “哦,对了,今日我只顾着来看我们姑娘,还没去给老夫人请安呢,我带了些手礼,总得亲自给老夫人送去才是。”郭夫人看了关娘子一眼,试探着问道。

    “老夫人深居简出,喜爱清静,还请郭夫人见谅。”关娘子歉然说着,老夫人早已经交代了,这几天想要清修,不见任何客人,这也是不想见郭夫人的借口。

    郭夫人闻言,嘴角的笑容有些滞住,随即又掩嘴轻笑了几声,“老人家不都喜欢热闹么?关老夫人却是喜欢清静了。”

    “老夫人平时喜欢听道,自是喜欢安静。”关娘子笑了笑。

    “原来如此。”郭夫人点了点头,拿起茶盏若有所思地啜了一口茶。

    “夫人,郭姨娘醒了。”妙琴的声音刚响起,郭静君就扶着妙音的手慢慢地走了出来。

    “刚喝了安胎药,怎么不多歇息一会儿?”关娘子看着她淡淡一笑。

    “每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人都快麻木了。”郭静君褔了福身,低着头说道,语气似意有所指。

    关娘子微微浅笑,当是没听明白,“我还有事儿忙,你们慢聊。”

    郭夫人站起来相送,“您忙,您忙。”

    瞪着关娘子消失在门外的身影,郭静君差点没忍住发作出来,郭夫人拉住她的手臂,狠狠地横了她一眼,这才将火气忍了下来。

    刘妈妈挑眼一扫,面上不流露一丝表情。

    郭夫人将郭静君拉着进了里屋说话,压低声音没好气地道,“你这是要忍的态度吗?这一点点委屈都受不了,你还怎么去和人家斗?”

    “我见着她那好像施舍我的高高在上的模样就来气!”郭静君甩开她的手,气鼓了一张脸在炕床坐下。

    郭夫人挨着她坐下,低声教训起来,更是教她如何人前乖巧讨好主母……

    傍晚的时候,关大爷下工回来,经过倒座的时候,见到有一辆陌生的马车,难道是家里来客人了?怎么昨晚没听夫人提起?

    只是想了想,便往外院的书房走去,等回到正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家里是不是来了什么客人?”一面接过关娘子手中的绫巾拭脸,一面语气轻松地问着。

    关娘子怔了一下,柔美的脸庞微微转开,“是郭夫人来了。”

    正在拭脸的关大爷顿住,侧头诧异地看着她,“郭夫人?郭静君的大嫂?”

    “嗯。”关娘子低声应着,目光平淡地看着他微变的脸色,“怎么了?”

    “你怎么不先与我说一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一点准备都没有。”关大爷摔下绫巾,脸上闪过一丝慌色。

    “郭夫人要来也没使人来说一声,还需要准备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把郭家当亲家一样对待?”关娘子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目光更是冷然地看着关大爷。

    湖湘捧着铜脸盆退出里屋。

    关大爷瞪着她,“好歹我与郭大爷是旧识是同年,他的夫人到我们家来了,难道我们不该盛情款待?”

    “郭夫人是以郭静君的大嫂身份来的!”关娘子在另一边炕角坐了下来,拐着脸不看关大爷。

    关大爷沉默了下来,以郭静君的大嫂……而郭静君如今虽还没正式进门,但家里的下人都对她行妾礼了,要是盛情对待郭大嫂,未免落了夫人的面子。

    想通了这一点,关大爷心里的怒气就云消雾散了,“好了好了,吃饭吧。”

    关娘子心里添着堵,但想到自己如今想要的和以前所求的不一样,便没表露在脸上,关大爷给她夹了菜也笑着道了谢。

    第二天,是关大爷的沐休日,他睡得比平时稍微晚了一些,起床的时候已经是辰时三刻,关娘子从老夫人那里问安回来,服侍着他穿衣梳洗。

    “今日有同僚要过来,我去外书院,中午不必等我。”关大爷拿起绢帕拭嘴,交代着关娘子。

    关娘子给他递上茶,“要不要让人去先准备些下酒菜,让你和同僚一起喝酒时吃?”

    “啊,不必,我自会让人去交代厨房。”关大爷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送走了关大爷,关娘子便到正屋隔壁的次间去看账册,过了一刻钟,湖湘轻手轻脚走了进来,矮了矮身子才低声开口,“夫人,大爷去了偏院,没往外院去。”

    关娘子淡淡一笑,“知道了。”

    偏院,正屋内,郭静君与郭夫人刚吃完饭,正在商量如何见上关大爷一面,外面就传来妙琴的声音,“郭姨娘,大爷来了。”

    郭静君脸上浮起狂喜的惊讶,“大爷来了?自那次之后,他从来没来过偏院的。”说着,就站起来要出去迎接关大爷。

    “回来!”郭夫人沉下脸喝了一声,“坐下,这么轻浮,岂不是让人看轻了你!”

    “可是……”郭静君顿住了脚步,犹豫地看着门帘,又咬唇看着郭夫人。

    “老夫人不是不许你见他的,你还想再惹她生气?吃亏的只有你。”郭夫人下了炕床,点了点她的脸颊,“我出去会一会。”

    “是大爷来了偏院,又不是我去见他,那老货还能对我如何?”郭静君没好气地叫道。

    郭夫人瞪了她一眼,“稍安勿躁!”

    郭静君忍住心头迫切想要见关大爷的念头,只要让她见着了这男人,她就有把握让他重新宠爱她!

    关大爷踏进偏院的时候,不由自主就想起郭静君那妖娆滑腻的缠绵,耳边仿佛听到她呢喃柔软的轻声细语,心头一阵的发热,倒是把上次被下药的愤怒忘得一干二净了。

    “大爷,郭夫人和姨娘正在屋里说着话呢。”刘妈妈在看到关大爷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不满,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将人请进了花厅。

    “刘妈妈,这么多年没见,你依然如当年啊。”关大爷笑着对刘妈妈道,他还记得当初刘妈妈对他的帮助。

    刘妈妈笑了笑,“大爷您是比以前更是风光出色了。”

    关大爷露出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刚还想说什么,就见到花厅门外走来一个身形高挑的妇人,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是几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郭夫人。

    他站起来拱手一礼,“郭夫人。”

    郭夫人盈盈地还礼,心中却惊异不已,这关大爷与当年还真是天差地别,当年一脸颓丧,满面胡渣,穿着粗布长衫,走哪里都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落魄读书人,如今却是一身绸缎,光看那绣工就知道是上好的绸子,面容又是俊逸不凡,身上只有意气风发的潇洒,哪里还有当年的落拓?

    难道郭静君死缠着不放,这么俊逸的男子,又有家底,是女人都不想松开手。

    客客气气地见礼之后,郭夫人和关大爷又坐下说话。

    “当日郭兄盛情款待,一别数年,不知郭兄现今如何?”关大爷问起郭大爷的近况。

    “去岁升了知县,外面的事情我也不多懂,倒是还常提起关大爷您。”郭夫人笑得端庄稳重,眼角扫了刘妈妈一眼。

    关大爷听着笑了起来,“一定要找机会再与郭兄把酒言欢才是。”

    郭夫人听着就眼神一闪,转开了话题,“……收到静君的信时真是吃了一大惊,没想到和关大爷您还有了这缘分,都是我们教导无方,才让您难做。”

    “咳,静君贤淑乖巧,是在下……是在下……”关大爷尴尬地笑着,他白白占了人家黄花闺女的便宜不说,如今还不能给个名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不对。

    郭夫人也不跟他提名分的事儿,只是说起了别的,“有了身孕不能每日都呆在屋里,大爷您看……是不是让静君每天到外面去走走,她孤身一人在西里城,我们又离得远,难免有些不习惯和骄纵,您可要多担待一些。”

    关大爷心中一软,顿时觉得自己和老夫人对待郭静君是不是有些太严格了,“是,是得出去走走。”

    郭夫人嘴角露出笑纹,“那不如趁今日天气好,我就陪着静君到庭园去走走。”

    “好,我也好几日没见静君了。”关大爷松了一口气,觉得郭家真是宽容体谅,并没有怪责他占了郭静君便宜不说,也没有要求什么名分,他若是不对郭静君好一点,如何对得住郭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