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静修 下
    居士林从来不收女香客在道观中过夜,但青居真人声名在外,有许多远道的官宦贵人的内眷前来祈愿,偏居士林又是在郊外偏林,等下山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为了方便这些贵人,道观便在山下建了一处庄子,让女香客们可以歇脚。

    关老夫人她们就在这山下的庄子住下,安置下来之后,便和关娘子上山去添了五十两的香油钱,顺便给随喜祈福,希望随喜的身子赶紧爽利起来。

    随喜虽没有发热发汗,但身子还很虚弱,所以没有跟着上山,她们住的厢房在一处花园后面,很静谧清幽,适合让人沉淀心灵。

    翠丝怕她在屋里闷着,又见今日阳光明媚,便在门廊放了一张藤椅,随喜手里捧着一杯热茶坐在藤椅上,身上盖着软被,嘴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目光越过飘落着黄叶的树枝不知在看什么。

    “……你若不想被郭静君再一次赶出关家,就必须找到比她更大的靠山,如果不能和她相抗衡,你迟早还是会被赶出去的。”

    “我救了你一次,救不了第二次,何况我也自身难保,你只能靠你自己。”

    “这几天老夫人和夫人都不在家里,机会可一不可再,你自己斟酌斟酌。”

    “……”

    想起和妙雪的对话,随喜眼底闪过一丝寒意,不知那丫头到底能不能听明白她的暗示,家里就那么大,妙雪总有见到阿爹的机会,能不能成功,就看她自己了。

    阿娘不是郭静君的对手,而她自己又人小势力单薄,稍微做出点什么就会被别人找到借口说她是妖孽,那就只能利用妙雪了,这也是她当初救她的原因。

    “姑娘,日头就要下了,有些起风,不如到屋里坐着吧。”翠丝听外面树叶沙沙作响,姑娘还不知在想些什么,只好低声提醒着。

    随喜回过神来,对翠丝眯眼甜甜笑着,表情娇憨而可爱,“好啊,可是阿娘和祖母还没回来呢,天黑了就不好下山了。”

    才刚说着,就见到关娘子扶着老夫人的手走进了角门。

    “祖母,阿娘。”随喜放下手中的杯子,欢快往老夫人她们跑去。

    老夫人沉下脸,“身子还没大好,怎么就在外面跑了,翠丝哪里去了?”

    翠丝急忙过来磕头认错。

    随喜拉着老夫人的手笑嘻嘻地道,“祖母,是我在屋里嫌闷,所以才在外面坐了一会儿,正要回屋里去呢,您就回来了,我这不是高兴吗?”

    老夫人嗔了她一眼,“那还不赶紧进屋里。”

    关娘子牵过随喜,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有没乖乖喝药呢?”

    “当然有,不信您问翠丝,我可乖了。”随喜讨好地拿脸颊蹭了蹭关娘子的手臂。

    说说笑笑地走进厢房,没多久就有两个道姑打扮的婆子给她们送来了斋饭,吃过饭之后,老夫人拉着随喜进怀里,“明天翠丝带着你上山,青居真人想见你。”

    随喜嘴边的笑容滞了一下,那青居真人怎么还留在居士林,不是应该云游四野去了吗?想到他看着自己那种仿佛洞悉一切秘密的目光,心里就一阵的发寒,她一点也不想再见到那个青居真人。

    “祖母,我头晕,不想上山。”她怏怏地扁嘴,没了方才的那种欢快。

    老夫人点了点她的额头,“之前还说自己大好了,怎么现在就说头晕。”

    “是啊,刚刚已经不头晕了,现在又晕了。”随喜撒娇着叫道。

    关娘子闻言便对老夫人道,“娘,这上山需要费大力气,不如就过两天,等随喜大好了再去见真人吧。”

    老夫人不悦地道,“那些名门世家的想见真人一面都难,我们还端什么架子,你要真没力气上山,就让翠丝背着你去。”

    随喜撅着小嘴,委屈地低下头,心里却将那青居真人骂了不止十遍。

    “老夫人,山上的小道士给姑娘送来了药丸,说是青居真人使他来的。”翠碧边说边笑着走进来,语气还有掩不住的惊喜和兴奋。

    老夫人脸上一喜,“青居真人给姑娘送了什么?”

    “说是知道姑娘身子不爽利,怕明日无法上山,所以特地送了药丸。”翠碧将手中的小匣子呈给老夫人。

    梨木雕花飞鸟的精致小匣子里面装着三颗红色的药丸,没有刺鼻的药味,倒是有几丝淡淡的清香,老夫人不无惊喜,“真人连随喜生病也知道了,我们可一句话都没提过。”是对关娘子说的。

    关娘子也笑着点头,“青居真人神机妙算,跟神仙似的,这药肯定对随喜身子有用的。”

    随喜猛地摇头,“我不要吃!”

    老夫人瞪了她一眼,“青居真人的医术了得,这药丸可是千金难买的,不许任性,翠丝,去给姑娘倒一杯水,让她和着吃药。”

    翠丝应喏。

    翠碧笑道,“那小道士还说了,若是明日姑娘没法上山,会有轿子来接。”

    “这怎么好,我们姑娘没那么娇气!”老夫人马上就道,还直直地盯着随喜,只有步行上山才能表现自己的虔诚。

    随喜不敢再挑剔,只要苦着脸将那药丸和着水吞了下来,暗骂青居真人真是多管闲事。

    翌日,随喜起身的时候已经是精神百倍,心中不仅惊讶那青居真人的药丸如此神奇,这位万人敬仰的真人应该不是徒有其表,难道真能跟神仙一样厉害不成?

    突然就想起阿娘之所以会难产而死,主要还是因为哮喘之症发作……阿娘一直有这个毛病,但因为很注意所以从来没有发病的时候,除非是喝了酒才会受不了。

    心头起了疑问,随喜这一路上山倒是安静,也不觉得累,已经没了那种轻易就气虚的感觉,青居真人送来的那三颗药丸,她昨天吃了一颗,刚刚要出门的时候吃了一颗,看来还真是不错的东西。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翠丝和平灵都有些气喘,随喜也觉得有些口干,便在旁边的凉亭歇下了,喝了几杯温水,随喜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姑娘,您看,这时候竟然还有油柑子呢。”平灵刚喝了几口水,眼睛转悠着落在凉亭对面的丛林中,顿时发现了几株油柑子,上面果实累累。

    随喜抬眼看了过去,赤黄色的油柑子结满在树杈枝叶之间,看着让人忍不住两颊生津。

    翠丝笑着道,“姑娘,油柑子能润肺清嗓,奴婢去摘一些拿回去给老夫人和夫人尝尝。”

    平灵已经一副嘴馋的模样,随喜看着就笑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山,免得回去的时候忘记了,先去摘一些放在篮子里,回去腌了盐再给祖母和阿娘送去。”

    “还是姑娘想着周到,奴婢这就是采摘。”翠丝笑道,那了装茶杯茶壶的篮子准备走到对面的丛林。

    随喜让平灵也跟着去了,她一个人在凉亭等着她们。

    不过是隔了一条山路的距离,平灵和翠丝放心地到丛林去采摘油柑子,随喜笑眯了眼看着她们,心情难得的放松了一些。

    突然,身后的树林传来窸窣的声音,随喜怔了怔,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紧接着又是一阵似有似无的说话声。

    她将杯子放在石桌上,站在凉亭垫脚看着树林的下坡处,隐约能看见两道身影在纠缠着。

    心里不免有些好奇,正打算看个清楚的时候,就见到其中一道桃红色的身影气呼呼地往她这边走来,随喜才看清楚那是个年轻女子,穿着桃红色的比甲,月白色的百花裙,只顾着埋着头走路,根本没发觉凉亭上站着一个小姑娘。

    随喜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充满好奇地看着那女子,又看向急急跟在她身后的人,是个穿着灰色道袍的道士,眼里好像只有那女子似的,也没有发现随喜就站在凉亭的柱子后面,他大步追上那女子,一把将那女子搂进了怀里,不知低声在说着什么。

    难道是……随喜瞠大了眼,脸颊忍不住生晕涨红,道士竟然和良家姑娘私通?

    平灵和翠丝也在这个时候走回凉亭,平灵还笑嘻嘻地叫道,“姑娘,这油柑子很清甜呢。”

    那道士被莫名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抬头与随喜的目光对上,脸色微微一变,拉着那女子迅速消失了树林中。

    随喜没怎么在意地笑了笑,和平灵翠丝一起往山上走去。

    ——————

    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