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千金 下
    到偏院作法给郭静君安神定惊除邪的时候,关娘子也在一旁看着,换了个地方,换了个人,就没有生相八字相冲的忌讳了。

    隔着屏风,郭静君双手紧紧抓着被褥,呼吸有些急促,耳边是那道长低沉的念咒声,她听着心烦,但不得不强忍心头的烦躁。

    她想方设法才求了老夫人请道长来做法,可不是就这样让他念几句咒语,贴几张灵符就完事儿的,她听兰娘说过,当初她之所以能一举得男,也是求了道长的灵符戴在身上,甚至那道长还能说出兰娘怀的是男是女,算出她命**有三儿。

    这道长既是从居士林而来,又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想必道行也算高深,应该也能知道她这肚子里怀的是男是女吧。

    如果她有兰娘的运气,那她下半辈子就无忧了。

    可眼见那道长的作法就要完毕了,屋里还站了不少的人,罗惠云不离开,她就没机会开口跟道长问话,心里愈发地焦急,脸上的不耐烦再也遮掩不住。

    除了站在床边的妙琴和妙音知晓郭静君此时的不耐之后,站在屏风外面的关娘子等人并未察觉。

    悟明道长已经将灵符交给关娘子,嘱咐只要放在郭姑娘床头,便能避开噩梦,不再受梦魇之苦。

    关娘子温声答谢,让妙琴过来将灵符拿去安好。

    悟明不留痕迹地看了屏风一眼,与郭静君的心情一样,他也有些焦虑,总不能他突兀开口,说那郭姑娘怀的是女儿吧……

    郭静君听到悟明道长就要告辞的意思,再顾不得还有那么多人在场,急急地开口,“道长请慢,信女尚有一事求道长解答。”

    关娘子目光微沉地看向屏风,又看向悟明道长。

    悟明暗自松了一口气,低眉敛目,“郭姑娘请问。”

    屏风后的郭静君安静了许久,才压抑着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自如,“道长可否算出信女能否顺利诞下麟儿?”

    关娘子脸色微微变了变,目光更加冷凝起来,在场各人的脸色也都十分难看。

    悟明掐指细算,屋里安静得针落可闻,俊俏的道长额头已经蒙上一层薄汗,心里正受煎熬折磨,一旦他照着关姑娘的意思说出来,将来居士林的名声岂不是……

    可若是不然,他心爱的人就会……眼神顿时坚定起来,他收了掐算的手指,面无表情地抬起头。

    “如何?”郭静君焦急地问。

    “以姑娘生辰八字算来,结合孩子出世时辰,应是千金之躯才是。”悟明缓缓开口,一字一句,仿佛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吐出嘴唇。

    郭静君脸色顿时成灰,颓然倒在床榻上。

    关娘子挑了挑眉,亲自送着悟明道长出去,还照着老夫人的意思,厚礼奉上。

    悟明道长目光掠过掩在人群后的随喜,看到她对自己绽开一抹绚烂的笑容后,才和关娘子客气寒暄了几句离开关家,心中不无忐忑,不知关姑娘是否真愿意替自己守住秘密。

    送走悟明道长之后,关娘子返身来到郭静君屋里,交代她好生养胎,有了悟明道长的灵符,相信不会再收梦魇影响才是,言下之意,其实也是警告郭静君不要再作怪。

    郭静君仍沉浸在悟明的打击之中,对关娘子的话置若罔闻,又笑又哭的自言自语着。

    关娘子摇了摇头,低声交代刘妈妈等人好好照顾郭姨娘,便到上房去跟老夫人汇报今日之事。

    屋里只剩下郭静君和妙琴,鼻息之间尽是尚未散去的檀香味,妙琴把窗户打开了一面,来到床沿看着仍旧还没缓过神来的郭姨娘,忍不住出声安慰,“姨娘,那道长说的话未必是真,说不定也有算错的时候呢。”

    “他说我生的是女儿……”郭静君轻轻摇头,双手捂着肚子,泪盈于睫。

    “哪能道长说是女儿就是女儿,姨娘还是且放宽心,莫要耿耿于怀。”妙琴劝道。

    “我要生儿子,我要生儿子!”晶莹的泪珠滑落在大红色的被褥上,如盛开的花儿般浸晕着。

    “姨娘,您别激动,保住孩子要紧,就算……就算是女儿,也是大爷的孩子啊。”妙琴见郭静君听不见自己的话,心里也有些着急,生怕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她们当奴婢的就逃不了罪责了。

    郭静君一巴掌甩了过去,“谁敢说我生的是女儿,是儿子,是儿子!”

    妙琴捂着脸颊,咬唇忍住泪水,“是,姨娘一定会生个小少爷的,是奴婢说错话了。”

    郭静君大笑起来,“你说的有什么用,道长都说了,这是千金之躯……就是个不值钱的贱丫头!”

    “姨娘……”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骨肉啊。

    “下去吧,我想静一静。”郭静君挥了挥手,让妙琴退下。

    躺在床上,她心头千万思绪,所有的期待和希望还想一下子如凋谢的花朵,好不容易攀上了大爷,好不容易怀了他的孩子,好不容易让他将自己带回关家,就差一步,她在关家的地位就无可动摇了,怎么会是是女儿……

    当日花了那么多银子才求来的偏房,明明说会生儿子的,怎么就是女儿呢?

    生下来和不生又有什么区别?看那个叫随喜的贱丫头,在家里还不是不受重视,大爷何尝有将她放在眼里?

    何况还是庶出的女儿,更是没地位吧。

    但到了这个地步,还能不生下来吗?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就算将来不得老夫人和大爷的喜欢,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只是不能为自己固宠,不免有些失望。

    想着想着,郭静君模模糊糊地睡了过去,梦中亦是不得安生。

    上房,内屋。

    屋内温度暖和,三足提炉上,水壶冒着水泡,茶香淡淡袅绕在空气中,老夫人歪在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张薄被,关娘子挨着坐在绣墩上,“……都已经作了法,消灾解难,想来也能安郭姨娘的心了。”

    关娘子只是将法事过程简单说了一遍,并未提及太多。

    老夫人听着轻轻颌首,“如此甚好,姑奶奶就要来了,别让她笑话家里乱七八糟的。”

    是要她紧盯着郭静君,别再让她不安分胡来的意思吗?关娘子低头应喏。

    “你也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老夫人拿起茶盅。

    关娘子应了一声,离开了上房。

    老夫人半阖的眼睑攸地睁开,锐利的视线扫过翠丝的脸。

    翠丝将三足提炉上的茶壶拿了下来,走到老夫人身边,低声耳语。

    “……郭姨娘自己问的,悟明道长掐算了半天,才道是千金之躯。”翠丝将关娘子掩去没说的一段经过说与老夫人听。

    “千金么?”老夫人平静的眼波看不出是失望还是喜悦,只是低声呢喃了一句,良久才一叹,“你们夫人的心还是太慈了,掩去不说,只怕是我失望吧。”

    翠丝轻声道,“夫人对您是一片孝心。”

    老夫人笑了笑,“她确实很好,只可惜……”在唇边消失的话其实就是不说起来,翠丝也是知道的,只可惜夫人没有为大爷生下传宗接代的小少爷。

    晚上,关大爷回来之后问起关娘子今日作法的事情,关娘子只是简单说了一遍。

    “以后她再有什么事儿,也不必去理会,尽是没事儿找事儿。”关大爷只是不耐烦地道。

    后来他去给老夫人请安,又从老夫人那里听说了郭静君怀的是女儿的事,心下对郭静君仅有的一丝眷恋也没了,对关娘子也愈发的温柔体贴。

    郭静君肚子里怀的是姑娘这件事却在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控制下,并没有在家里下人中传开。

    而郭静君在那日竭斯底里之后,竟也没再闹出什么事儿来,甚至比以前更加安分地在偏院里养胎,也不知是想通了还是另有他谋,对待下人也温和了许多,更没在摔开安胎药了。

    一直躲在后罩房刺绣打璎珞的妙雪更是不知郭静君的具体情况,从她接近关大爷的那一天开始,她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听说今日远在谷分城的陈姑奶奶来了,夫人和老夫人都只顾着和陈姑奶奶拉家常,翠丝等几个大丫环也都忙着,没有发觉妙雪走出了后罩房,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往偏院走去。

    郭静君冷眼看着曾经自己的丫环,嫉恨怒火深藏在眼底,“妙琴,你们都下去吧,我有话跟妙雪说。”

    把屋里服侍的丫环都打发了下去,只剩下郭静君和妙雪。

    “你是来瞧我如何失败的吗?”郭静君冷睨着妙雪,只觉得那张比她更显娇艳的脸庞很碍眼。

    妙雪露出无奈的笑,“姨娘何必这样说,好歹我们主仆一场,当初若不是你将我带离那地方,如今只怕我还不知什么下场。”

    “既然知道我对你有恩,为何还要恩将仇报?”郭静君冷嗤一声。

    “蝼蚁尚且贪生,我也只是想要活多几年,若非你待我心狠手辣,我又何须走到这一步。”妙雪苦笑,她虽为通房,却连正院的院门都不能接近,难道就比郭静君好了多少?

    郭静君冷笑,“我还后悔当初我手下留情了,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简介:且看穿越小佳人的幸福攻略史[=ame=《倾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