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 二
    她就这样和他定亲了?

    端木悦有些恍惚,好像前几天在书房听到的那些话只是在梦中一样,可是……她低头看着他临走前放到她手中的玉佩,他说这是定亲的信物……

    李尤炀真的要娶她?因为她是端木云的女儿,还是其他?她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很快一年就过去了,李尤炀毫无意外当上了皇帝,而她被册立为皇后。

    心里有一点点的期待和一点点的担心。

    父亲在她临出嫁的前一天,跟她说过,当一个平凡男子的妻子和当皇帝的妻子是不同的,她不能将李尤炀视为丈夫,只能将他当皇帝。

    她沉默,她能爱丈夫,却不能爱皇帝。

    对于李尤炀,她能敬着,却不能爱吗?她很清楚当皇后不容易,但如果不能爱,她要怎么在**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经过了许多繁缛的礼节,她终于被送到和宁宫,这里是她的新房,也是属于皇后的宫殿,她一身庄重华贵地等候着李尤炀。

    头上的凤冠有点重,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层又一层,她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迷迷糊糊之间,她看到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寝室里的宫人被他打发了下去。

    “小丫头,累了吧。”低沉温柔的声音传进耳里,端木悦心里一暖,因为他的那声小丫头,让她知道,他还是李尤炀。

    头上的凤冠被轻轻地取了下来,李尤炀惊叹道,“这谁设计的东西,没把你的脖子压垮可真是奇迹。”

    端木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经过精心妆点的容颜明艳动人,堪称得上倾城绝色,饶是李尤炀以自制力为傲的,也不禁愣了一下。

    温润如水的眸光透出一点火热,端木悦别过头,娇嗔地哼了一声,“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

    李尤炀笑了起来,将凤冠放到一旁的矮几上,随口问道,“今天轮到你成亲了,可将拿洞房之术看明白了?”

    端木悦大窘,俏脸羞得通红,竟一时失了分寸,抬起脚用力地踹过去,“你混蛋!”

    “哈哈哈!”李尤炀眼明手快地握住她的脚踝,手指一挑,将她的珠履挑落,“啧,真是越来越泼辣了,这样哪里像个皇后,分明是个小野人。”

    端木悦本来还在懊悔不该失态,忘记如今李尤炀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只能听之顺之决不能反抗,可一听到他这话,又忍不住叫道,“我才不喜欢你这个皇后呢,放开我的脚。”

    “你不稀罕?我可稀罕你这个小丫头!”李尤炀握着她的脚踝用力一扯,端木悦整个人倒在宽大的床榻上,嫩黄色的帐幔轻轻晃动,恍惚了她的双眼。

    李尤炀欺身压了上去,将她另一只珠履一并挑落

    “我可学不来当皇后,哪天你

    要是后悔可别怨我不懂规矩。”端木悦双手抵在他精壮的胸膛,美眸流光溢彩。

    他低低声笑着,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当皇帝本来就够烦够无聊了,我要是再找个木头一样只懂规矩的皇后,那不是太亏本了。”

    选择端木悦,并不是他真的看中端木云的能耐,而是难得有一个女子能让他心情放松,她又不像古代女子那么思想传统,且想到将来她嫁给别人,他心里也挺不爽,所以就让青居替他先把亲事定下来,他跟她应该是能过一辈子的。

    “李尤炀!”端木悦推了他一下,随即咬住了唇,小声又喊了一句,“皇上……”

    听了别人喊了他几天皇上,都没有她这一声来得酥软舒服,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哑声地笑道,“你这声皇上有多少真心?”

    端木悦嘟着唇,“你想要有多真心?”

    “你还是喊我名字来得好。”说完,他低下头,吻住她娇嫩的唇。

    李尤炀带茧的指腹细细摩挲着她柔嫩白皙的脖子和锁骨,有一种奇怪的酥麻感蔓延到背脊,端木悦微微呻了一声。

    他趁机将灵活的火舌探入檀口,勾住丁香小舌吮含着,绵密而火热吻让端木悦心尖一阵轻颤,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的肩膀。

    在她快要透不过气的时候,他终于离开她的唇,双手捧着她脸细看着,她如蝶翅的眼睫颤了几下,睁开如水流动的双眸,眼中含情凝睇,娇媚羞涩,还有一点欣喜。

    李尤炀在她熠熠动人的眼中看到被**灼热的自己,再看到她脉脉回视她的模样,心里最后一丝克制终于消失殆尽。

    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伴随着他粗重的呼吸。

    “还是我来教教你,什么是洞房之术。”他咬住她的耳垂,哑声地说出口。

    脑海里浮现起那**的各种姿势,其中就有如他们现在这般的,端木悦羞恼地张口咬了他放在她唇上的手指一口。

    “你敢咬我?”李尤炀忍着笑,装着不悦地喝了一声。

    端木悦瞪着他,“谁让你胡说。”

    李尤炀笑了出来,双手往她腰间探去。

    “啊!”端木悦惊叫了一声,她的腰部最是怕痒了,轻轻一碰都受不了。

    她胸前高耸的双峰激烈起伏着,双颊更是红润如霞,李尤炀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一个点冲了过去。

    猛地重新将她压在身下,重重吻住她的唇。

    厚实的大掌有些笨拙地解开她的衣襟,腰带……心里不由得诅咒,古代的衣服该死太难解开了!

    最后在他想要干脆撕开这喜服的时候,终于解开了腰带,一层一层地脱下,如同在打开花瓣,只为了最里面的娇嫩。

    纤细的娇躯仅剩绣着鸳鸯交颈缠绵的红色兜儿与亵裤了。

    他深喘了一口气,压抑着强烈的欲|望,将她抱入了怀里,咬开她颈后的绳结,红色兜儿滑落,晕黄的烛光照在她如凝脂软玉的娇躯上。

    他湿热的吻沿着她的耳垂一直来到她的胸前,大掌托起一方柔软,低头吸咬粉色嫩蕊,舌尖勾画顶尖的美好,热烫的触感令她全身轻颤,发出低低的轻吟。

    她双手紧紧勾着他的脖子,全身的力气好像都失去了。

    那洞房之术……都没有说会有这种让人陌生难耐的感觉,小腹深处的空虚让她觉得惊慌。

    他的手慢慢地在她身上抚摸着,从胸前到背脊,又来到她平坦的小腹轻轻地打圈。

    她一阵低呻,纤细修长的双腿绷紧,“李尤炀……李尤炀……”

    “我在这儿!”他暗哑地笑,气息不稳。

    “啊!”感觉到他的手突然滑入她的亵裤之内,她惊呼着要去抓住他的手臂。

    他的手已经挤进她的双腿间,手指或轻或重地磨蹭她的敏感之处。

    “不要……”她羞赧地轻呼着。

    他轻轻咬了咬她胸前的敏感,她全身一阵颤栗,快感突然蔓延到四肢百骸,只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传起,“真的要我停下?嗯?”

    说着,指尖用力地按了她一下腿心的娇嫩。

    “别……”她说不出来,无法拒绝。

    她的幽径已经足够湿润,他的手指轻易就滑了进去,慢慢地抽动着,粗糙指尖勾动她的快感,引动幽径深处春水蔓延,湿濡娇嫩花瓣,长指滑动得更为顺畅了。

    快感如潮涌一般席卷着她,呻|吟声再也忍不住溢出唇瓣。

    身体好像不是她的了……她看着他脱下她的亵裤,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最羞耻的地方裸|露在他面前。

    一种不知名的快感在她身体凝聚,接着在他快速的动作下,彻底将她淹没了过去。

    李尤炀抽出被染上晶莹液体的手指,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她更多……

    他慢慢地将身上的龙袍脱了下来,随意扔到床底。

    看到他那壮硕的昂扬,端木悦倒抽了一口气,急忙别开了头。

    李尤炀吻了吻她的唇,“难道在那**上没见到?”

    “混蛋!”端木悦气得瞪了他一眼。

    这娇嗔的俏丽模样让他的昂扬又轻颤了几下,他已经把持不住了。

    慢慢地拉开她的双腿,一手扣住她的腰,缓慢轻柔地滑进她的体内。

    她嗯了一声,秀眉紧紧蹙了起来。

    “疼?”李尤炀满头大汗,停下了动作。

    “还好。”端木悦细声地回道,为他的体贴和细心感到悸动。

    他低头吻着她,大手再次在她娇躯点燃欲|火。

    她意乱情迷,抬起腿勾住他结实的腰,浑圆的臀轻轻动了起来。

    他终于忍不住,挺力将自己彻底送入她体内。

    她痛呼了一声,咬住他的手臂。

    他扶着她的腰,轻柔地抽动起来,直到痛感慢慢在她体内消失。

    娇吟声断续地溢出她的檀口。

    他终于放开了自己,用力地在她体内驰骋着。

    像是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上起伏着,又像踩在柔软的云端上,端木悦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身体在他的律动中渐渐失去了自己的掌控。

    看着她在他身下盛开的样子,李尤炀更觉情潮涌动。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想要这么珍喜呵护一个女子。

    他紧抱着她,将她和自己一起带入高|潮的巅峰,“悦儿,我会保护你的。”

    端木悦软在他怀里,闭上氤氲的水眸,未来如何……她并不知道,但这一刻,她愿意相信,他会保护她一辈子。

    而她,也会爱他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