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小产 下
    第五十九章小产(下)

    外面依旧安静,平灵几次想要去打探消息都无功而返,后来,就听说偏院被关起来了,两个上房使去的婆子在守门,谁也不让出也不让进。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看来是真的小产了……随喜将脸埋在柔软的被褥上,一股热流从心底涌上眼眶,被生生给忍住了,有什么好伤心的,有什么好内疚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郭静君的孩子不死,就是她和阿娘死,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只是少了个会跟在她后面总是缠着她的弟弟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她不会后悔的

    “姑娘,大爷回来了。”平灵悄然无声地走进来,看到从下午开始就不大说话的姑娘忍不住有些担心。

    随喜抬起头,除了眼圈有些发红外什么异样都看不出来,“老夫人屋里有什么动静?”

    “翠丝姐姐和翠碧姐姐守在外面,奴婢什么也打听不到,不过却使人去偏院那边把妙琴和妙音带过来了。”平灵道。

    随喜缓缓地点了点头。

    平灵咽了咽口水,小声地继续道,“姑娘,听说……听说那郭姨娘死掉的孩子,是位少爷。”

    果然是个男的不怪老夫人那边要大动肝火了。

    “……肯定是她太坏了,上天才这样惩罚她,只是可惜少爷了。”平灵替随喜穿鞋,一边低声说着,言语之中既有可怜也有庆幸,“如果她真是生下少爷,那肯定要骑到夫人头上去了。”

    随喜只觉得外面泼墨般的天空如一张令人透不过气的黑幔,思绪不知飘去了哪里,耳边听不太清楚平灵的话。

    可惜了吗?如果她没有撺掇妙雪接近阿爹,没有挑起她去和郭静君争宠的野心,郭静君就不会被妙雪气得动了胎气,就不会一直下不来床榻,如果没有威胁悟明道长将郭静君肚子里的孩子说成是女的,老夫人和阿爹就不会觉得失望,就不会因此放松了对郭静君的注意,才让会有今日下场……

    如果的事情,从来没有答案。

    一切只看结果,她赢了第一步,而从此,她会一直赢下去,即使这条路她要走得比别人更加辛苦。

    吃晚膳的时候,随喜几乎是食不知味,心心念念不知老夫人屋里究竟是什么情况,妙琴和妙音刚被带着回了偏院,如今是刘妈妈在里头,老夫人该不是怀疑刘妈妈吧?这不是不信任阿娘吗?

    难道阿娘会被无辜受累?不要弄巧成拙了才好,她是想阿娘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更好,而不是让她被老夫人误会。

    “平灵,你快去看看,刘妈妈从老夫人屋里出来没有。”随喜放下筷子,有些急切地对平灵道。

    平灵用力地点头,转身就破了出去,随喜在屋里也坐不住,噔一声也往外面跑去,跑过长长的门廊来到老夫人屋前,平灵正在门前和翠丝在说着话。

    随喜躲在柱子后面,紧盯着那门外的动静。

    还没探知屋里是什么情况,就见到陈姑妈扭着肥胖的身子从另一边门廊走来,同样被阻挡在门外,翠丝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姑奶奶请见谅,老夫人和大爷交代了,没有他们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屋里一步。”

    陈姑妈笑道,“说的是外人不能进去,我又不是外人。”说着,硬是要挤进去。

    翠丝和翠碧急忙阻住她的脚步,“大姑奶奶,请不要为难奴婢们。”

    陈姑妈没好气地叫道,“没长眼的奴才。”

    不得其门而入,陈姑妈自是不肯罢休,硬是说担心老夫人,想要闯进去给老夫人请安,闹将了一会儿,屋内的帘拢被一动,关娘子面色沉重地走了出来。

    “大嫂,娘可好,我听说郭姨娘胎死腹中,哎呀,真是可怜见的,好不容易怀了个儿子,想不到就这样没了,到底还是没福气……”陈姑妈垫着脚尖看向屋里,拿起袖口拭着眼角。

    关娘子淡声道,“娘无恙,大姑奶奶放心,只是有些累了,今夜就不方便和大姑奶奶叙话,大姑奶奶不如先回屋里去,明日再来给娘请安?”

    “可是,娘她……”陈姑妈不死心地想要进屋里去。

    “大姑奶奶,娘累了。”关娘子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陈姑妈这次啊终于死心,哼了哼转身离开,脸上还有些悻悻然,关娘子看着她的背影幽微地叹了一声,目光一转落在随喜躲避的柱子上,眼底泛起一丝温柔的笑。

    被发现了,随喜吐了吐舌头,娇小的身影在昏黄的灯影下显露出来。

    关娘子没心思和女儿多说什么,只是交代平灵,“赶紧带姑娘回屋里去,”就返身返身进了内屋了。

    翠丝和翠碧一向喜欢随喜,看到她偷偷躲在柱子后面只觉得趣致好笑,“姑娘是担心老夫人吧,放心吧,老夫人没事儿。”

    “那就好那就好。”随喜精致白皙的小脸在灯笼下被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芒,眼底充满了忧心,“屋里是谁呢?”

    “是刘妈妈。”翠碧道。

    “啊”随喜惊恐地张大眼睛,“难道……难道……”

    “不要担心,老夫人只是想知道郭姨娘最近都吃了什么做过什么,不是要对刘妈妈作甚。”翠丝赶紧拍了拍随喜的背说道。

    随喜和翠丝磨蹭了一下,多少打听到今日郭静君那边的一点情况,老夫人听说那郭静君怀的是男娃之后,大怒要追究责任,将偏院的丫环都叫过来问了一遍。

    听翠丝那闪烁的语气,偏院那近身服侍郭静君的两个丫环是留不住的,必定被迁怒打死,倒是刘妈妈……老夫人如今还没怎么说,如果不是念在她是夫人的人,只怕也……

    刚要回自己屋里,就见到刘妈妈脸色如灰地从屋里走出来,身后还跟了两个粗使婆子,随喜心中一惊。

    那两个婆子却是客气地对刘妈妈点了点头,脚步匆忙地离开。

    翠碧和翠丝进了屋去服侍老夫人,随喜见打听不到什么了,只要回了自己屋里,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一直不能安稳,有一点风吹草动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就这样时睡时醒熬到了天蒙蒙亮。

    外面还一片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她翘耳细听,片刻后才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是咿呀的开门声。

    “姑娘,您这么早就醒了?”平灵收拾铺盖,刚站起来就看到姑娘已经睁开眼,正怔怔地看着头顶的帐幔。

    随喜坐了起身,对平灵笑了笑,“睡得不安稳,你去给我打水洗脸吧。”

    “诶。”平灵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将铺盖塞进床底,已经穿上棉袄走了出去。

    随喜离开温暖的被窝,将已经薰暖的小袄穿上身,等平灵端着铜盆走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穿戴整齐,将自己裹得只剩下一张小脸了。

    “夫人已经在老夫人屋里了,奴婢刚刚见到湖湘呢。”平灵一边绞绫巾一边道。

    死去的是老夫人心念了许多年的男孙,如果不追究个水落石出,只怕难以消她心头盛怒,她不担心最后会查到她身上来,她早已经有应对的方法,只担心会让阿娘被拖累怀疑而已。

    随喜梳洗完了之后就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可是同样被打发了回来,说今日不必去请安,让她留在屋里不要到处去。

    只能让平灵仔细注意外面的动静了。

    上房,内屋。

    老夫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疲倦,看来是昨夜睡得并不好,不过目光依然炯亮,看了在为自己布菜的关娘子一眼,她淡声问道,“那边的醒了吗?”

    “已经使人去看了,娘,您要不要再吃一点?”昨天到现在,老夫人的胃口一直不太好。

    “惠云,你认为,郭静君这次小产……是意外吗?”老夫人轻轻摇头,放下筷子低声问道。

    “这个,媳妇也不知道,是我太疏忽了。”关娘子拧眉回答,她确实不知道郭静君这次小产究竟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是要陷害她还是只是要对郭静君下手?这是一石二鸟,背后之人只是坐收渔翁之利。

    老夫人深深看了她一眼,“我昨晚想了一夜,这个家里最恨郭静君和她的肚子的只有你。”看着媳妇依旧无波毫无畏惧的脸庞,她嘴角微扬,“可最不可能这样做的亦是你,昨日我盘问刘妈妈,也只是做给别人看,刘妈妈是你的人,既然你光明正大让她留在郭静君身边,就不可能会让她对郭静君下手。”

    “娘……”关娘子心底一暖。

    “不管这个人是什么目的,都绝不能姑息,否则难保不会有下一次。”老夫人目光锐利,想到家中留着一个随时会对关家子嗣下手的祸害,她的心就觉得不安。

    “老夫人是不是怀疑了谁?”关娘子低声问。

    “已经把人抓起来关在柴房,等郭静君醒来之后再审,毕竟是她的人。”老夫人冷声道。

    话音刚落,翠碧就急忙撩帘走了进来,“老夫人,夫人,郭姨娘醒了,好像……好像得了癔症一样吵着要杀人。”

    老夫人神情一肃,抓住关娘子的手腕,“过去看看。”

    啊啊,终于上架了,撒花~~求粉红票嗷,今晚加更哈~

    推荐朋友的《管家很忙》,很不错的文,虽然这家伙更新很令人蛋疼,但这文不错,很欢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