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乍喜 中
    第六十一章乍喜(中)

    关娘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屋里的人都愣住了,郭静君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绿的。更新最快去眼快

    老夫人扫了停下搜寻动作的丫环们一眼,才让湖湘出去照看关娘子。“夫人昨天到现在都没好好休息吧,先扶她回屋里躺会儿。”

    湖湘点了点头,撩帘出来照顾关娘子,待关娘子将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之后,脸色已经变得十分苍白,却仍不放心这里,想要再进屋里和老夫人一起处理郭静君的事儿,无奈一闻到那浓郁的香味,她就觉得一阵的恶心,只好歪在外间的榻上休息一会儿。

    翠丝她们将郭静君的屋里搜了个遍,也没有找出什么可疑的东西。

    郭静君躺在床上,咬着唇对老夫人道,“难道老夫人以为我屋里还藏了什么不见得人的东西吗?”

    老夫人沉着脸不语,真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也不知是谁要害郭静君,难道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想起缘浅的孙子,她心头怒火又起,这次不追究个明白,要是再有下一次该怎么办?

    “你再仔细想清楚,这几天到底做过什么?吃过什么?”老夫人炯炯地盯着郭静君问道。

    郭静君一阵的气结,心中不由觉得委屈,痛失儿子的是她,如今因小产躺在床上的也是她,这老货从一进门到现在一句关心她的话都没有,只关心到底是谁陷害她,根本就是在包庇那个罗惠云,这个家里还有谁比罗惠云更想她死的?

    “害我的人就是罗惠云,老夫人为何不将她抓起来,就是她害我的。”郭静君用力地捶床柱,指着外面对老夫人喊着。

    “既然你说是夫人害你,你倒说说,她如何害你?”老夫人冷笑一声问道。

    郭静君愣了一下,小厨房是在她这里的,厨娘是后来罗惠云派来的,但因为在关家的日子短,她轻易就收买了,所以她不怀疑是厨房的问题。

    除非是刘妈妈,她是罗惠云的奶妈,只有她会有机会且会下手害她

    “是刘妈妈,老夫人,一定是她受了夫人指使来害我的。”郭静君大声叫道,她失去了孩子,就一定要拉罗惠云替她的孩子垫背。

    “刘妈妈如何害你?她每日只是提醒你该注意什么,叮嘱你该怎样养身子,可曾碰过你的膳食,可曾对你做过什么?”老夫人冷声问道,昨日她早已经询问过刘妈妈,郭静君根本没让刘妈妈近身服侍,更别说让她照顾膳食了。

    郭静君一时语凝,须臾,低声辩解,“她总是在跟前,会有下手的机会。”

    “何须等到现在,早就能害了你。”老夫人哼道。

    “如果不是她,还能是谁?可怜我的孩儿……”郭静君低声啜泣起来。

    老夫人只是盯了她一眼,对翠丝道,“把郭姨娘扶到软榻上,翠碧,你去床榻上看看。”

    郭静君的忍耐几乎到了极点,要不是仅存的一丝理智提醒她,如今她已失去最终的护身符,只有让老夫人觉得可怜她,怜惜她至少为大爷怀过一个儿子,她才能在关家久待。

    床榻上只收到两三个香包,再去其他可疑的东西。

    郭静君被重新扶着躺到床榻上,老夫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蔡大夫过来给郭静君把脉了。

    只是失血过多,已经并无大碍,只是以后可能难以再生养。

    这是蔡大夫的诊断,于郭静君而言,几乎是晴天霹雳。

    关老夫人轻轻摇了摇头,眼底平淡无波,她本来也没指望要依靠郭静君为大爷剩下子嗣,自然也没有什么失望的,她不顾郭静君的失声痛哭,请蔡大夫也为在外间歇息的关娘子把把脉,别是累出病来才好。

    蔡大夫捋了捋羊须,禁不住腹诽,这关家最近是不是撞了什么邪神,一会儿是动了胎气,一会儿是胎死腹中,如今连当家主母也生病了,他这老骨头每天在关家跑来跑去的,也差不多要散了。

    关娘子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儿,脸色才好了一些,只是感觉有些胸闷。

    蔡大夫替她把起脉来,老夫人坐在一旁的太师椅看着。

    屋内还传来郭静君呼天唤地的哭声。

    蔡大夫眼底闪过一丝惊异,似乎有些不确定,又仔细号脉。

    老夫人见着有些担心,便低声对翠丝交代了几句,翠丝点了点头,领着一个婆子悄然走近屋里,没一会儿,郭静君的哭声就安静了下来。

    蔡大夫皱眉沉思,再一次疑惑地将手搭在关娘子的脉搏上。

    “大夫,没什么大碍吧。”老夫人忍不住问道。

    蔡大夫沉默了片刻,沉声问关娘子,“夫人最近可是常感到胸闷容易疲倦?”

    关娘子点了点头,“很是嗜睡。”

    那就对了蔡大夫心里一阵的无语,觉得关家家事比戏剧说的还精彩,“那就要恭喜夫人您了。”

    关娘子一怔,“怎么?”

    老夫人闻言大喜,立刻就站了起来,“大夫,此话当真,你可确定了?”

    “已经一而再地确认了,确实是喜脉。”蔡大夫笑道。

    老夫人的眼圈发红,双手有些颤抖地握住关娘子的手臂,“惠云,听到没有?你有身孕了,你终于都……”

    等了快十年了,总算等到了。

    关娘子更是不敢相信,虽已有两个月不曾来小日子了,她只当是自己身子不好,从没往这方面去想,听蔡大夫一说,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云端之上,感觉不真实,好像在做梦一样,双手却不自觉地抚上小腹,孩子……

    老夫人双手合并,声音有些轻颤,难掩激动和高兴,“祖师爷保佑,祖师爷保佑。”

    蔡大夫对老夫人这种激动似已经见惯不惯,哪家夫人娘子有了身孕,翁姑都是高兴喜悦的,何况这关娘子这么多年来都难以怀上孩子,如今能再度有了喜脉,更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关娘子眼眶含泪,嘴唇轻颤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湖湘哽咽地看着她,“夫人,您总算苦尽甘来。”

    翠丝和翠碧也上前恭贺关娘子,这一意外的喜讯让她们都遗忘了昨日的不幸,谁记不起屋里还有一个刚失去儿子的郭静君。

    关娘子闻到翠碧手里拿着香包的味道,柳眉一拧,只觉得胸口又是一阵恶心。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不如先回屋里歇下,这以后可不能再劳累了,有什么想吃的就跟丫环们说。”老夫人急忙对关娘子道。

    关娘子指着翠碧手中的几个香包道,“只是觉得那香味闻着难受。”

    蔡大夫用力嗅了几下,眉头拧了起来,“姑娘可否将香包给老夫看看。”

    翠碧看向老夫人,见老夫人颌首,才双手将香包递给蔡大夫。

    蔡大夫一个一个地拿到鼻尖去细闻,屋里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这香包有什么问题。

    突然就见到蔡大夫脸色突变,拿着最后所有香包走到离关娘子最远的桌子上,把里面的香草都倒了出来,愕然看向翠碧,“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在郭姨娘的,前阵子说睡不安宁,所以床头挂了这些香包。”翠碧回道。

    蔡大夫啊了一声,“原来如此……郭姨娘本来就胎儿不稳,本该就要万事小心,怎能在这香包中放了麝香,这就是郭姨娘之所以会小产的原因了。”

    老夫人脸色微变,声音攸地拔高,“麝香?”

    关娘子捂着鼻嘴,惊惧地看着蔡大夫手里的香包。

    “湖湘,翠丝,你们送夫人回正院,把屋里都仔细检查一遍。”老夫人很快反应过来,看着蔡大夫手里的香包好似见到蛇蝎般防备惊惧。

    蔡大夫心里暗叹一声,将香包交回给翠碧,对老夫人道,“为了妥当起见,不如给夫人开几副安胎药。”

    老夫人如今的心思只在如何让关娘子的胎儿安全生下来,听到蔡大夫的提议,自然是连连点头赞成。

    送走了蔡大夫,老夫人面无表情站在门边,一抹狠厉在她眼中一闪而过,也不急着去看望关娘子,让丫环去外院传话,叫了个小厮去税务府将大爷叫回来,而后,才走进内屋,目光锐利地落在床上被用白布塞住嘴巴的郭静君。

    郭静君被一个粗壮的婆子摁着动弹不了,本来已经没了挣扎的气力,见到老夫人进来,又嗯哼叫了起来,她是听到外面蔡大夫的话了,自然知道她的孩子是被那香包害死的。

    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不能碰麝香,那不是她的香包,是别人放在她身边的,她想起了妙雪那日来看自己,一定是她……

    她千防万防,偏偏还有遗漏之处,如果不是那臭道士说断她怀里是千金,她又怎么会心灰意冷松懈了防备,说不定就连那道士也被收买了故意这样说的,就是要让她放松戒备。

    老夫人此时心思却已经大不同了,她如今只想着如何让关娘子的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即使要下狠心,她也不在乎了。

    既然查不出真相,那就干脆宁杀错不放过,以绝后患

    会双更~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