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救人 上
    第七十二章救人(上)

    第二天,随喜起了个大早,梳洗之后就到厨房去准备晚膳,在山上的时候,因为时常到山林去采药,她并没有穿那些累赘的绸缎纱裙,只是一身简单的白色粗布衣裙,走路干活也比较自在轻松。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她利落地淘米生火,搓面做几个素菜包,很快炊烟升起,淡淡的米香味飘逸在空中,她呈了两碗米粥放在桌子上,包子也熟了。

    她夹了几个包子放在盘子里,其余的都用一块干净的白布包了起来。

    青居身着一套青色长袍站在门外,含笑看着她,“看来你的厨艺大有长进了。”他吃过她第一次做的包子,虽然不至于咽不下口,但也绝对称不上美味,如今倒是精进了许多。

    “师父。”随喜回过头来,清脆了叫道。

    青居在桌边椅子坐了下来,看了随喜一眼,“我要离开数日,你能照顾你自己?”

    随喜将包子放到他面前,笑道,“师父,难道随喜不是向来都自己照顾自己吗?您放心吧,我不会私自跑下山的。”

    “端冕送给你的书看了吗?”青居拿起包子,含笑咬了一口。

    “还没,怎么?”随喜在另一边坐了下来,就着白粥吃包子,这个把月来,她识字不少,基本都能自己读书认药了,只是时间有限,还没来得及看大师兄送了什么书给她。

    “这几天若是得空就看看吧。”青居淡声提醒了一句,便不再言语了。

    吃过早膳之后,青居便要下山,随喜将一包白布塞到他怀里,“路上可以填饱肚子,师父,路上小心。”

    青居低眸看着她,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本书,“在我回来之前,把这个学会了。”

    随喜伸手接过,疑惑地看着青居。

    “学会了如何针灸,将来说不定派得上用处。”青居意味不明地丢下这句话,就阔步走上下山的山路。

    针灸?随喜翻开那本书,都是描写人体身上穴位的……她嘴角微翘,眼底有大喜之色,师父的意思,是她学会了针灸,将来就能救阿娘吗?

    随喜急忙回到书房,将大师兄送给她的书拿了出来,仔细一读,才知这本书是介绍疗哮喘之症的方法,其中有一种叫虫草的药材如果能时常进食,便能预防哮喘之症发作。

    虫草?随喜激动地拿椅子垫脚去找药书,有好多草药的形状用途她都还没背到,这个虫草长什么样子?药谷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她是不是能让人带去给阿娘呢?

    找了大半天,才终于找到描述虫草形状和功效作用。

    难怪叫虫草,这形状似草非草,似虫非虫的,颜色呈金黄色,有滋肺阴补肾阳的作用,既止血化痰止痨嗽,时常进补还能保肺治喘。

    保肺治喘……随喜笑了起来,有一种愉悦的感觉在体内蔓延开来,全身都觉得无比轻松,她抱着端冕送的书认真看了起来,里面有一些比较复杂她不认得的字,在旁边都有注释,不禁觉得有些窝心。

    她曾经追问过大师兄该怎么治疗哮喘之症,他只是说她将来自然就知道了,没想到他会给她送来这么一本书,还这么细心地在书里给她注释。

    随喜花了两天时间把这本书看完了,然后每天上山都开始去寻找虫草,可是因为季节不对,药谷里面也很少有这种药材。只好一边慢慢找,一边将青居留给她的穴位书背下。

    只有随喜一个人的木屋,在这山上显得特别安谧和孤单,每天只有清脆悦耳的鸟鸣声陪伴着,一个人采药,一个人种菜,一个人吃饭,自己跟自己说话,这样的生活虽然孤寂,随喜却也怡然自得,每天也是过得十分开心。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悟明才背着两袋白米和面粉出现,和随喜也没多说话,只是将东西放下之后,到屋后摘了些荜茇就要离开。

    “三师兄,等一下。”随喜急忙叫住他,有些踌躇干笑几声。

    “何事?”悟明回头平淡地看着随喜。

    “那个……你见过虫草吗?”随喜看了他一眼,小声问道,她心里也清楚悟明或许不太喜欢跟她说话,但如今师父和大师兄他们都不在,她能问的只有他。

    “再过两三个月,药谷里面会有许多虫草,你现在就要的话,就去药房找找,或许里面有。”悟明低声说道。

    随喜脸上一喜,“真的?谢谢三师兄。”

    悟明扯了扯嘴角,“虫草名贵稀少,你要用来作甚?”

    “很名贵吗?”随喜一怔,她以前不曾经过这个虫草,还以为是一般草药,家里更是从没买过这个,难道真有那么稀罕?

    “对别人而言或许名贵,在药谷中就不一定。”悟明道。

    随喜了解地点了点头,突然有些尴尬地看了悟明一眼,其实她和悟明说话次数寥寥无几,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对自己有怨愤的不满,但她心中难免生出愧疚,忍不住懦嗫叫了一声,“三师兄……”

    悟明低头看着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对不起”随喜大声叫道,目光清澈明亮透着几分歉意看着他,说完之后,她心里也轻松了一些,她一直恨的只有那些让她和阿娘丧命的人,利用威胁他人……也实在出于无奈。

    悟明一愣,心中不免苦涩,说他对这个小师妹没有半点埋怨那是骗人的,一直以为这是个心肠恶毒,嫉妒狭隘的小人,可没想到她在关家也不容易,要恨她也恨不起来,“你不必跟我道歉,一切都是我自取的。”

    随喜低下头,轻声道,“我只是希望自己好过一些。”是她威胁他,是她害死了郭静君的儿子,是她害死了妙雪……她从来没这么心狠手辣过,可即使会觉得抱歉,她也不会后悔,再让她选择的话,同样是这样的结果。

    有些事情,是不能回忆过程的。

    悟明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头,“你还点醒了我,我也要谢谢你的。”

    随喜怔住了,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你和那位姑娘的事儿……”

    “她上个月初六已经成亲了。”悟明淡淡地道,清秀俊逸的脸庞飞快闪过一丝悲伤。

    “啊”随喜说不出话来,“是因为……”

    “不是因为你,师父早已经知晓了,你说的对,既然我不能跟她在一起白首偕老,何必耽误她的一生。”悟明笑了笑,似乎努力想让自己释然,只是时间还不够让他忘记这段不容于世的感情,心中仍如刀割般刺痛。

    随喜同情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悟明轻笑出声,“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你还是个孩子,好了,我下山了,你自己小心一些。”

    看着悟明消失在视线中,随喜叹了一声。

    她的确不懂男女之间的感情为何能让人不顾一切,阿娘如此,连悟明也不顾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可以,她真想劝阿娘离开关家,可是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她又该如何开口?岂不是要让人将她当是妖怪,想到阿爹就要去南溪城,随喜心里仿佛千年寒窖,如果……阿爹再一次伤害阿娘,她就不会再顾虑那么多了。

    什么名声,什么孝顺,就算要被赶出关家,她也不在乎了。

    她将篓子里的草药拿到庭院去晒干,然后就往药房去了,拿着虫草的样图慢慢地找了起来,找了大半天,才发现药柜里并没有虫草,无意中看到旁边柜上放着几个锦盒,她走了过去打开一看,一个装着看起来有些年月的人参,一个装着灵芝,一个装着就是虫草。

    虫草数量并不多,只怕还没三两,随喜心中一喜,但又皱起眉,没有经过师父的同意,她也不能随便就取了送去给阿娘啊。

    想了想,便拿了一根放在怀里,待明日到药谷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摘到一些。

    第二天却是下起了毛毛春雨,山的那边一片蒙雾,铁索桥因雨水而滑脚,随喜一个人不好过去,只能放弃去药谷采药,留在书房怜惜针灸。

    悟明在午后的时候给她送来了一些粉果,说是今天老夫人到居士林来参拜,特意给她送来的,随喜眼眶一热,思家的情绪又被勾了起来。

    装粉果的食盒里,还有一封阿娘给她写的信。

    是跟她说阿爹就要去南溪城的事情,言语之中隐有忧心之情,但更多都是在关心随喜在山上的生活。

    随喜立刻给回了信,絮絮叨叨地讲起她山上的生活,碰到不会写的字,就问站在门边等她回信的悟明,整整三页纸的信,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悟明,“三师兄,让你久等了。”

    悟明只是笑了笑,“没关系。”

    随喜将信上的墨迹吹干,小心翼翼地折叠整齐装进信封中,“三师兄,你能不能帮我交给老夫人身边的丫环,就是那位嘴边有颗痣的,叫翠丝。”

    “我认得。”悟明笑道。

    随喜笑了起来,眼睛晶亮晶亮的,突然觉得这阴霾的天气让人觉得心情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