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救人 下
    第七十四章救人(下)

    少年到底还是跟随喜回了木屋,不过他因失血过多,走几步路就会轻喘,好不容易过了铁索桥来到木屋,他的脸色苍白如死,看起来就像块晕倒的样子。追书必备

    随喜将他安置在青居旁边的厢房里,拿了一套青居的衣裳给他换上,然后跑到药房去翻找师父留下的药丸,有止血的也有补气的,都是适合这位公子的。

    师父的药……吃了应该都不会有事的吧,随喜看了看手里的两个梨形瓷瓶,站在门外有些犹豫不决,师父和师兄他们都不在,出了什么事儿,她一个人怕是应付不来啊。

    正踌躇着,房门却咿呀一声打开了。

    换上师父的白色道袍的少年身姿挺拔地站在门边,低头看着随喜,笑着问,“怎么不敲门?”

    “我来给你送药的。”随喜干笑着道,“这药是师父留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适合你吃,万一要是错了……”

    “我想老天不会那么容易让我死的。”少年桀骜一笑,拿过随喜手里的几个药瓶,各倒了两粒红色药丸丢进嘴里,回身自己倒了一杯茶和着吞了下去。

    随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公子,你怎么都吞下去了?”也不问是什么药,就不怕吃错了有生命危险吗?

    “你还有别的纱布吗?我这身上的伤口得重新包扎一下。”少年只是淡淡地一笑,他倒是希望再死一次,说不定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不过……只怕原来的身体已经被摔得面目全非了吧。

    “哦,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找来。”随喜转身又去药房给找了干净的纱布和药酒。

    将纱布药酒交给那少年之后,随喜就低着头出了房间,在药谷的时候他昏迷不醒,她才好意思给他包扎,如今他既然已经醒来,她自是不好意思留在屋里。

    少年看着随喜的背影,脸色沉了几分,他拿起那瓶药酒在鼻尖闻了闻,才动作娴熟地擦药包扎伤口,他眉毛皱了起来,目光锐利地看着自己腰腹的伤势,根本不是野兽抓伤,更不是利齿所致……看起来更像以尖刀刻意划出来的伤痕

    这具身躯……到底是什么身份?少年将目光落在三脚架上的铜镜,放下手中的药酒,拿起那铜镜,镜面反射出一张年轻稚嫩的脸庞,长得是很好看,如果不是因为受伤,脸色显得苍白无华,应该是圆润秀雅的贵公子了。

    和他原来粗犷黝黑的形象真是天差地别

    他苦笑,放下铜镜,继续走到桌边去上药包扎,不管怎样,既然这种离奇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就只能去适应,在部队那么多年,适应能力自然是不差的。

    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把伤养好了,然后再了解这个国家的情况,那个小女孩说这里是大元朝,中国历史似乎没有出现过这个王朝,姓赵的皇帝……也就宋朝的赵匡胤了,可明显这年代不是宋朝。

    想着想着,许是药力发挥作用,他觉得眼皮沉重起来,将长衣披上之后,就倒在床榻上睡下了。

    说不定睡醒之后,一切不过是一场庄生梦蝶。

    天微暗,已经是夜幕来临之际,随喜将院子里的草药收拾回药房,又到厨房下了一碗面,一边想着那位公子的身份。看他穿着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怎么会到归月山上呢,应该是随家人到居士林,然后跑上山的吧。

    那一身的伤……如果真是野兽所致,那她以后还能去药谷吗?不对,她在药谷来回也都一个多月了,根本没遇到什么野兽啊,如果有野兽的话,师父和大师兄就不会这么放心让她到药谷了。

    那他是怎么受伤的?想不明白,随喜只好放弃,用一碗加了几根青菜的面条放到托盘上,来到少年的房外,“公子,你在里面吗?”

    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过了一会儿,门才打开了,那少年有些歉意地看着随喜,“让你久等了。”

    随喜诧异地看着他,脸色好像红润了一些,难道师父的药真那么厉害,“公子,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我给你下了一碗面。”

    少年看了看刚刚拿在手里研究的玉佩,对随喜笑道,“你别叫我公子,我听着不习惯,就叫我阿尤或者尤大哥吧。”

    随喜愣了一下,笑着点头,“尤大哥,吃面吧,这山上没有荤腥,只能委屈你将就了。”

    “已经很不错了,谢谢你。”阿尤笑着道,虽然是笑得客气,但总有一种疏离感。“对了,这里最近的城镇是在哪里?”

    “这里是西里城的郊外,下山之后还要走几里路才能到的,不过……你可不能贸然下山,师父在路口摆了阵法,若是不小心走错了,就很难走出来了。”随喜提醒他道,这阵法只有师父和他们几个知道怎么走,别人是走不进来木屋的。

    当初大师兄也花了好些功夫才教会她怎么走的。

    “你师父是什么人?”阿尤肚子已经叫了起来,大口地吃起面条,还不忘从随喜这边打听消息。

    随喜看了他一眼,笑道,“师父就是师父啊。”

    阿尤笑了笑,能够住到这山上懂医术识阵法的,恐怕就不是普通人了,难道是小说中的那种世外高人?“那你师父呢?”

    “我师父下山去了,很快就回来。”随喜马上回道,虽然她是救了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什么都忘记了,她也不能失了防备。

    “小姑娘怕我是坏人?”阿尤笑了起来,笑容很浅,像春风轻轻拂起的细细水纹。

    随喜这才发现,他醒来的时候和他昏迷的时候看起来是不一样的,在药谷时看他,只是个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少年,如今他醒来,一言一笑,一举一动,却又透着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的眼底好像隐藏着两泓湍流,掩盖在平静疏离的笑容之中。

    根本不像个涉足未深的少年。

    “怎么?”得不到随喜的回答,阿尤嘴角轻挑,戏谑地看着她。

    随喜回过神来,看着他温良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既然我救了尤大哥,就相信你不是坏人,我从来不救坏人的。”

    是在提醒他,她对他有救命之恩吧阿尤眼底笑意更深,这才认真打量起随喜,不过岁的模样,一双杏眼圆圆的,流光溢彩,如明星般熠熠动人,衬得整张小脸都明亮了不少,即使想努力隐藏,眼底的聪慧仍是遮掩不住。

    古代女孩都比较早熟吧。

    “姑娘贵姓?”阿尤问道,一直都没问起她的名字。

    “我姓关。”随喜笑道,并没有说出闺名,她跟老夫人学了那么久的规矩,自然知道女子闺名不能随便对外说起。

    “关姑娘,谢谢你,救命之恩铭感在心,将来定会报答。”阿尤一字字说道,那神情极为认真慎重,他是个讲究信义之人,谁对他有恩,他都会记得的。

    随喜只是娇憨地笑了笑,“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尤大哥你休息吧,我不打搅你了。”

    阿尤笑着点了点头,“关姑娘请。”

    随喜到厨房给自己下了面,吃过之后就回屋里练习穴位针灸,想着明日得下山去居士林一趟,如果尤大哥是来居士林而失踪的,那山下应该有他的家人才是,总不会在这附近失踪了,而没人来寻找吧。

    别人走不出那阵法自然是找不到这木屋的,那又怎么找到尤大哥呢?帮人帮到底,她就去帮他打听打听好了。

    翌日,天明,依然是*光明媚的天气,随喜到厨房煮了早饭,准备到屋后去摘一些青菜,却看到铁索桥头站立一道挺拔的身影。

    “尤大哥?”随喜诧异地叫了一声,放下竹篮走了过去。

    “关姑娘。”阿尤微微颔首,目光深沉地看着对面被白云萦绕的山头。

    “我今日下山去打听你的身世,你可要一道同去?”随喜问道,“不过你身上的伤,要上山下山的,怕是不容易。”

    阿尤却指着对面的山头低声问道,“平时这山可多游人?”

    随喜道,“听大师兄说,归月山的山路陡峭崎岖,极少有人上去,且下面还是一个冰湖,要经过不容易。”

    “关姑娘昨日救我之前,可有见到其他人的踪迹?”阿尤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喜摇了摇头,“尤大哥是我在归月山遇到的第一人。”

    “你经常一个人到那边去采药吗?就不怕遇到野兽?”他问道,眉心稍微舒展。

    “大师兄说归月山是没有野兽的。”随喜道,真有野兽,她早就被吞下肚子里去了。

    “这么说,我这身上的伤痕真不是野兽所致了。”本来还有所怀疑,如今听这小姑娘说来,他这身体的原主人受伤一事恐怕有些不寻常,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怎么会攀爬这样危险的高山,身边又怎么会没有人跟随?

    疑点太多了……如果没搞清楚就贸然下山,下场说不定就是再死一次。

    “不是野兽?”随喜惊讶地看向他,“那是怎么回事?”

    没存稿了,以后第一章更新改晚上七点~~~~能码出两更肯定就双更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