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身世 下
    第七十七章身世(下)

    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响起,没多久就安静下来,静谧的树林,只有几声虫鸣鸟啼,她也不敢再多逗留,急步地往山上赶去。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阿尤已经站在木屋大门前等她,见到随喜的小身影出现在路口,俊美的脸庞立刻扬起笑意,大步迎了上来,“关姑娘,你回来了?可有打听到什么消息?”

    随喜看着他一张英挺俊美的脸庞,实在无法和那位让人憎恶的小霸王联想在一起,但想到他竟然是被自己的大哥害死,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却不知改如何跟他提起这件事,只是迟疑地看着他,“尤大哥,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

    阿尤脸色微微一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是个锐利的人随喜摇了摇头,“回屋里再说吧。”

    回到大厅上,阿尤眸色深幽地直盯着随喜,明白定是这小姑娘打听到什么关于他的事情,只是难以启齿,或是不知该怎么跟他说。

    “尤大哥,你那块玉佩还在吗?”随喜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定惊之后,才看向阿尤,事情还是早些跟他说清楚的好,虽然他做过很多坏事,但到底和她无冤无仇,而且还是因为她在活了下来,又什么都忘记了,总觉得自己多少有点需要照顾他的责任。

    阿尤从怀里掏出那块羊脂玉,“关姑娘说的可是这个?”

    “上面尤炀二字……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这也许是你的名字。”随喜拿过那块洁白无瑕的玉佩看了看上面的两个字,抬头对阿尤说道。

    “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也不知如何上山,是不是得罪了何人……”阿尤的声音低了下来,浓密的眼睫毛挡住他眼里的眸色,他的记忆并没有关于这具身体点点滴滴,但他总不能跟一个小丫头说,我他**是个穿的好死不死赶上了最流行的穿越。

    “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李家的二少爷,这玉佩既然在你身上的,总该不会有错的,你姓李,名叫尤炀,是大将军李傲的嫡子,如今将军府的人都在山下找寻你,不过……”随喜咬了咬唇,看了他一眼。

    阿尤……也就是李尤炀,他愣了一下,倒没想自己的身份会是大将军的儿子,古代的阶级观念他算是明白一点,不过没觉得多高兴,反而觉得事情更加复杂了,他既然是将军的儿子,那出去的时候,身边肯定有随从吧,为何却一个人都没有?

    随喜叹了一声,就将刚刚在山下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你什么都忘记了,就算下山去也不知到底是谁要害你,而且我觉得你大哥也并非好人,你自己觉得呢?”

    李尤炀听完随喜的话不由觉得莫名其妙,从来不看流行小说的他并不懂古代大宅门内的弯弯绕绕,忍不住笑问,“既然是我大哥,为何要陷害我?杀了我他有什么好处?”

    “……”随喜无语地看着他,这个还需要问原因吗?

    他被一个九岁的小女孩鄙视了吗?李尤炀哑然失笑,“难道还为了家产之争?他既然是我大哥,家产就算没有比我的多,也应该是平分吧,对自己的亲生弟弟下手,也真他**太……”习惯性的粗话在看到随喜诧异的目光时哽在嘴里。

    随喜叹息,“你真是神志不清了,你是唯一的嫡出,他是姨娘所出,将来你才是将军府的主子,他到了行冠礼之后就得离开将军府独自开府,你的身份比他要金贵得多,怎么会是一样,将你害死了,他就是理所当然成了将军府唯一的少爷,难道你都不懂吗?”说到最后,都有些有气无力了,她这个不是出身世家名门的,都懂得这个理儿,他反而一点都不清楚。

    李尤炀的眼角抽了抽,他从来不看流行小说,更不懂古代这些大户人家的那些弯弯绕绕,思想上还是认为兄弟之间血浓于水,根本不知道还有嫡庶之分有这么严重。

    “如果害我的人不是外人……那我现在就不能回去。”李尤炀虽然不清楚那将军府后院纷争,但他有敏锐的判断力和直觉,如果那些杀害他的人见他出现,肯定还会下第二次杀手,而他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判断哪些人是要害他,哪些人是对他好的?只能等他了解一切之后再作决定。

    “多的是人不想你活着。”随喜小声嘀咕道,要是西里城的百姓知道是她无意中救了这个小霸王,不知道会不会连她也给讨厌上了。

    “什么意思?”李尤炀眼神一肃,凌厉地看着随喜,还有他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吗?

    随喜被他身上那种军人特有的威严震了一下,只是她不知道这是李尤炀原来的性格,还以为这小霸王记忆是没了,可性子还是没变,“你别凶我,我说的可是实话,整个西里城谁没被你欺负过的,你要是真的……他们才高兴呢。”

    李尤炀瞪圆了眼,“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说别犹犹豫豫的。”

    这哪是有求于人的态度啊随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叫道,“横行霸道,目中无人,凶恶残忍,所作坏事擢发难数、罄竹难书……”声音低了下去,眼角瞄向那个脸色铁青的男子。

    李尤炀听着随喜的话,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沉下一分,很明显这位大将军的二少爷肯定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官二代了,奶奶的他下半辈子就要为这样的混蛋买单了?“他……我以前真这么令人憎恶?”

    随喜见他并没有要对自己发火的意思,重重地点了点头,“总而言之,你就不是个好人。”

    “那是以前,我现在什么都忘记了。”李尤炀神情一冷,冷声说道。

    “虽说是以前,那也是你的错……”随喜嘀咕着,想到他什么都忘记了还要被亲兄弟杀害,心里也有些同情,便道,“你现在下山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在这里养病,等我师父回来了,说不定他能治好你的,到时候你就能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他对过去的记忆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也不可能再想起来,但他也不想再被害死一次,得等他了解这个世界之后才能下山了,“那我就要继续麻烦关姑娘了。”

    随喜笑了笑,现在看这个李尤炀,怎么都觉得和那个小霸王联想不在一起,罢了,先等师父回来再说吧,如果这时候将他交回将军府,肯定也要遭那李大少爷暗算的。

    跟随喜点了点头,李尤炀捂着胸口走回了屋里。

    随喜则到厨房去准备两个人的午膳,之后给李尤炀送了过去,再到书房去继续看书。

    第二天,随喜照样下山去打探消息,这次却没有见到将军府的家丁在路口拦道,她直接到了居士林找净空,才知原来昨日那位彭副将在冰湖附近找到李尤炀的佩剑,而在归月山却找不到他的踪迹,便认为李尤炀是在冰湖中溺水了,如今已经找人将冰湖围住,无论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虽然将军府没有使人在路口拦道,但却派了不少带刀的士兵在居士林里面到处走着,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吓得好些个来上香的女香客惊慌而逃,净空他们也只能在旁边干着急,赶也不是骂也不是,只希望青居真人赶紧回来。

    随喜到了居士林后,经过大殿要去找净空,却就在大殿的角落见到了他和净能并几个小道士,她看了大殿里面的情形一眼,悄然走到净空他们旁边,冷眼看着两个官兵打扮的年轻男子将一位要去香炉上香的娘子挡住,流里流气地叫道,“滚一边去,没见到爷要上香吗?”

    那娘子被吓了一跳,脸色苍白地搂着怀里的稚子退缩到一旁,净空和净能见了,脸上都浮起怒色,净空不顾随喜在拉他的衣袖,上前就叫道,“两位官爷,这里是大雄宝殿,可容不得你们在这里横行霸道。”

    两位官爷对视一眼,大声笑了起来,眼带不屑地看着净空,“你们居士林害死我们二少爷,等着被朝廷下旨封门吧,还管起爷爷来了。”

    净空听了,更是大怒,“你们二少爷出事与居士林何干?当日贫道已经多加劝阻,是李二少爷一意孤行,如今出了事儿,你们将军府倒是将责任全赖在居士林头上?”

    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官兵伸手揪住净空的衣襟,“臭道士,我看分明就是你们居士林故意要害李二少爷。”

    净能见他们动手,也抑不住怒火,出手将那官兵推开,“两位官爷,若是要在居士林动手,贫道们也不会坐以待毙,虽然将军府势倾朝野,但居士林也不是随便能由人拿捏冤枉的,官爷要在这里行凶动手,还请三思才好”

    居士林虽然无权无势,但其威名和影响力在大元朝而言,却是无法忽视的,将军府若是想将丧子之痛报复在居士林头上,只怕没那么容易。

    两位官兵却是油盐不进,仗着有将军府撑腰,就要动手打起净空和净能来,其他小道士见了,都纷纷上前帮忙。

    本来神圣肃静的大殿吵闹了起来,随喜看着皱起眉,看来将军府真的恨上居士林了……

    “住手”大殿门外,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