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回家 中
    第八十二章回家(中)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随喜每天都跟着青居下山行医赠药,有时候要到隔壁的城里,来不及回西里城就住在附近的道观里,风雨不改,她白天跟着行医,晚上回去就将青居教她诊病的方法记下来,虽然医术没有青居那般厉害,但也已经能诊断一些小病小痛了。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原以为会这样一直平静地过下去,没想到才过了两个月,就发生了一件她早有预料却仍旧无法接受的事情。

    那天几乎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才和青居回到山上,刚走进大厅就见到悟明欲言又止地看着她,早上她才托他给阿娘送了些虫草,如今见到他这表情,随喜心里一慌,以为是关娘子出了什么事情,“三师兄,你今日去了关家吗?”

    “去了。”悟明看了她一眼,“见到关夫人了,不过……”

    “怎么了?”随喜急切问道。

    “关夫人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好,听说……听说关大爷半个月前纳了一妾,昨日就回来了。”悟明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随喜的脸色,这数个月来,他都帮着这个小师妹传递信件药品到关家,一开始只是因为师父嘱咐要照顾她,后来渐渐得知她在关家的一些情况,心里不禁有些同情,总算明白之前她为何要威胁自己,心结也解开了,如今他是真的关心这个小师妹的。

    随喜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神色恍惚了一下不知想起什么,手指轻轻抖了起来,“师父,明日我要回家”

    青居低眸看了她一眼,好像有一抹流光在眼底流淌而过,轻轻地点头,“好,明日让悟明送你回去。”

    “好,那我先回屋里了。”随喜抱着药箱,脸色发白地离开了大厅。

    她的心在剧烈跳动着,因为愤怒而有些胀痛,好像就要裂开似的,竟然又纳妾了是不是那个寡妇,是不是那个骄傲得像公鸡从来不将她放在眼里的女人,她绝对不像郭静君那般好对付的,否则上辈子怎么还没进门,就怂恿阿爹连她这个女儿也不认了。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她已经有预感,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阿娘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她一定要回到阿娘身边,一定要保护阿娘。

    上山已经半年有余,她那么刻苦地让自己有能力去保护阿娘去改变原来的命运,怎么能轻易就被别人破坏,她握紧了双拳,想起郭静君那个来不及出世的孩子,既然她已经做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在她走向幸福的路上,谁也不会明白她是抱着怎样的决心。

    不管是谁,挡住她和阿娘前进道路的,绝对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翌日,随喜简单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穿着素雅的裙衫,半年多没添置新裳,已经有些不太合身,原来她在不知不觉长高了不少。

    背着包袱,随喜来跟青居告辞。

    青居眼睑微阖,薄薄的眼睑似有种透明的质感,深幽的眸色流淌着柔和的光芒,他张开手,洁白如玉的掌上是一瓶梨形白玉瓶子,很精巧雅致的模样,瓶身是她看不懂的花纹,看起来像是某种动物的样子。

    “带在身上,此药珍贵,不到最后一刻,切莫浪费。”他的声音清清淡淡的。

    随喜眼眶一热,感动地看着青居,胸口被一种暖暖的东西涨得满满的,“师父,我还会回来的。”

    青居轻笑,“我知道。”

    多余的话没有再说,随喜给青居磕了一头,将那个白玉瓶子收好放在怀里,这是救命用的,她知道,虽然青居没有明说,但她就是知道,他一直都清楚,她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青居看着她瘦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眼底有些无奈地,微微轻叹,他竟然还卜卦不出这个小姑娘的命运。

    随喜跟在悟明的身后下山,多次婉言谢绝他要送她回关家,可是悟明却不为所动,亲自驾车将她送到关家门外。

    “小师妹,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悟明放下脚凳让随喜下车,眼底有浓浓的关心。

    “谢谢三师兄,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她一定……不会再让自己和阿娘有事的。

    悟明笑了笑,看着她走进大门之后,才驾车离开,却不是去居士林的方向,他们远在郊外,就算随喜需要他们帮忙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还不如去拜托就在城里的那个人……

    随喜走进大门的时候,就被守门的小厮拦住,“哪来的小姑娘,怎么就招呼也不打的进门了?”话刚嚷完,就看清了随喜的脸,惊讶地呼了出声,“是姑娘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随喜淡淡一笑,这十二三岁的小厮她也是看着有些眼熟而已,并不知他的姓名。

    那小厮咧嘴笑着,“姑娘回来了,夫人肯定不知怎么高兴好了。”然后朝着垂花门叫道,“王婆子,姑娘回来了。”

    守着垂花门的王婆子急忙跑了出来,“哟,真是姑娘回来了。”

    “赶紧的,打发个小丫环去跟夫人传话,咱们姑娘回家了。”王婆子叫道。

    随喜急忙喊住她,“王婆子,别,我自己去见夫人就行了。”

    王婆子诶了一声,满是皱纹的脸颊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似的了,姑娘回来了,夫人的心情就会好一点吧,哎,自从知道大爷又在外面纳了妾室,就感觉夫人脸上的笑容少了许多,这还是双身子呢,千万别憋出心病来才好。

    走进垂花门,入眼所见,都是熟悉的面貌和花草,她微微一笑,急步往关娘子的正院走去,守院门的小丫环看到随喜的时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等随喜走进她面前,笑着在她面前挥了挥手,她才眼圈一红,“姑娘回来了,姑娘回来了。”越说越激动,屋里的人都听见了。

    最先跑出来的是平灵,自从随喜上山之后,她就被关娘子叫到正院来服侍了。

    “姑娘……”平灵刚开口就含泪语咽,难掩激动看着随喜。

    “平灵。”随喜笑了起来,嘴角的漩涡漾着明媚春日,眼睛明亮如夜里的星星。

    湖湘扶着关娘子急急从里屋出来,站在平灵身后温柔平静地看着随喜。

    随喜眼睛微微一润,目光落在大腹便便的关娘子身上,思念和担忧一块儿涌上了心头,“阿娘……”

    “我儿。”关娘子张开双臂,慈爱看着随喜,这半年多来的思女心情化作无声的凝望,她真的没想到随喜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随喜几步地跑向关娘子,在她面前停了下来,眼眶凝着一层水雾,轻轻地拥住关娘子的腰,“阿娘,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就好。”关娘子温柔地抚着随喜的鬓角,从昨日得知丈夫又纳妾室的消息之后,她抑郁的心情到了此刻才终于好转。

    湖湘拭了拭眼角,心里暗想,在这个风雨欲来的时刻,姑娘能够回到夫人的身边,无论如何也成了夫人的一点支撑吧,大爷那般对待夫人,如果夫人再不能生下少爷,在这个家里又该如何有威信?

    愿上天保佑,一定要让夫人平安生下少爷。

    随喜牵着关娘子的手走进屋里,“……师父说我略有进步,允许我回家一趟,所以我便回来了,没有使人来跟阿娘说一声,是想给您一个惊喜。”

    决口不提已经知道阿爹纳妾的事情,她怕再提一次,她会更恨这个父亲一些。

    “确实是惊喜,我本想过些时日再去求青居真人让你回家的。”关娘子笑着道,目光温柔地盯着随喜,“长大了不少,样子是越来越好看了。”

    随喜俏脸一红,撒娇道,“阿娘,您看,随喜长高了呢。”

    旁边的湖湘和平灵都笑了起来,“姑娘不在家里的时候,夫人克天天念叨着,就担心您吃不好睡不好。”

    “我没有吃不好睡不好,在山上的时候,师父和师兄都对我很好,就是没有肉吃……”说着,委屈地摸了摸肚子,把屋里的人都逗笑了。

    “今晚让你吃个够。”关娘子笑着道。

    随喜笑眯了眼,伸手小心翼翼地摸着关娘子的肚子,“弟弟什么时候出来呢?我都迫不及待想抱抱他了。”

    “那还要两个月呢。”关娘子笑着道,转头又吩咐平灵,“赶紧去个姑娘重新拿一套裙衫来,梳洗之后,还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呢。”

    因为见到阿娘而太过高兴了,差点忘记还有老夫人呢,随喜抓了抓额头,她现在可更加要讨好老夫人了,绝对不能让别人取代她在老夫人跟前的位置。

    关娘子看着随喜笑得明艳俏丽的小脸,脸上露出苦涩的笑意,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犹豫着要不要将她阿爹的事情告诉她,恐怕会让她觉得伤心的,女儿刚回来,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但若是不说,一会儿也会知道的……

    “阿娘,怎么了?”随喜拉住关娘子的手,目光清澈明亮地望着她,其实心里也明白阿娘在迟疑什么,不就是阿爹那件事儿么?

    “今**阿爹也要回来了。”关娘子在心里叹了一声,低声开口。

    随喜只是轻轻应了一句,“哦,阿爹不是去了南溪城吗?”

    “他……他要纳南溪城城主的妹妹为妾,今日就要回来了,可能,以后就留在西里城了。”关娘子嘴角一直勉强扬着笑意,眼底的苦涩和伤痛却如此明显。

    “阿娘,不管他要纳多少妾室都好,您都一定要记着,您才是关家的夫人。”她实在不想阿娘再像以前那样委曲求全,那个男人心里都已经没有阿娘了,如今要争的,只是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关娘子眼底的软弱渐渐被一抹坚毅替代,她摸着肚子,沉声道,“阿娘知道该怎么做的。”

    求粉红票啊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