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姐妹 上
    第八十四章姐妹(上)

    关大爷看到老夫人的脸色自知不妙,急忙给她端上茶盅,语气带着恳求和无奈,“娘,我这也是逼不得已之举,郑家乃是豪门大族,我只不过是一个府长,在南溪城更是无权无势,郑城主亲自来提亲,我总不能拂了他意,前程还要不要了,若是惹恼了郑家,这税务府我也是不用呆着了。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地方税务府听着是不错,但其实在那些真正的权贵面前,拿捏轻易如掌中蚂蚁。

    老夫人狠狠地瞪了关大爷一眼,“照你这么说,我们家纳了个寡妇为妾,那还是祖上烧了高香,是极其光宗耀祖的好事儿了?”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关大爷急急叫道,目光求助地看向关娘子,关娘子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他只好继续道,“娘,淑君对我情深意重,在南溪城时我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还是她一手照顾我,她对我有情……而且,我这次能到西里城来,也是她大哥出了力,否则不是凭谁都那么容易调职到这样的地方。”

    西里城在京城隔壁,同样的职位,油水和权势却是大大的不同。

    “凭个女人得到的官职,你以为很有出息?”老夫人疲倦地捂着额角,真是家门不幸,这个大儿子为何总是让她不省心,原以为媳妇有了身孕之后,他们之间定能恢复以前的相敬如宾,没想到才去了南溪城半年,就纳了个寡妇做妾,这简直是……不知所谓

    “娘,难道您想看到儿子一辈子在南溪城窝窝囊囊的没出息吗?”关大爷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现在有什么不好,淑君也是个贤良淑德,名门大家出来的小姐,只不过上天对她不公才会成了寡妇,若是早些年遇上我,她也不会如此……”

    声音在看到关娘子错愕震惊和愤怒的眼神时,静了下来。

    他的意思……是如果他早些遇上那个郑淑君,便是会娶了她,他们两个人才是天生注定的一对,郎有情妾有意,只不过因为相遇的时间不对,所以才有了如今的委曲求全吗?关娘子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原来,她以前所执着的过去,只是她一个人的执念而已,在别人眼中,是一场笑话吧。

    “我累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老夫人抬了抬手,无力说道。

    “娘,让淑君给您磕个头吧。”如果老夫人接受了郑淑君的磕头,也就是承认了她的身份,如此一来,她在家里的地位也不会太尴尬。

    老夫人失望看着关大爷,“不必了,今日我倦了,谁也不见。”

    关大爷还想说什么,老夫人已经让翠碧和翠丝扶她进了内屋,眼不见为净,她实在不知该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当着媳妇的面……多少要留点面子,但如果要她轻易接受了那个寡妇,她也是做不到的。

    儿子伤了媳妇的心,她总不能也让媳妇在这个家没了地位。

    关大爷皱眉看着老夫人进了内屋,转头望向关娘子,张了张口似是想解释什么,关娘子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牵起随喜离开了上房。

    回到正院,随喜小心翼翼地看着关娘子,见她脸上神情平静,似乎没有什么伤心悲痛的绝望,随喜心里反而有些忐忑不安,阿爹一而再做出打阿娘面子的事情,阿娘虽然伤心,但到底对阿爹还是有情,今日阿爹说的那些话,更是每一句都如刀子一样刺进阿娘心里,怎么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随喜,你师父可有说让你何时回居士林?”关娘子淡然地喝了口茶,抬眼看向坐在她旁边一脸担忧的随喜,眉梢眼角轻染笑意。

    “师父没说……”随喜轻轻地倚在关娘子的肩膀上,“阿娘,你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阿娘有你,以后还会有你的弟弟或者妹妹,就够了。”关娘子满含平和温柔的眼睛流露出毫不勉强的笑意,“是不是担心阿娘,所以才要回家的?”

    “我想陪在阿娘身边。”随喜轻声说道,“阿娘,您一定要留在关家吗?留在这里,您一点都不开心,阿爹他……只会一直伤你的心,还不如……”

    “随喜”关娘子认真严肃地看着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随喜大声回道,屋里只有她们母女俩,安静得只剩下她们的呼吸声了。

    “我知道的,阿娘,您总是以为我还小,但其实我什么都懂,阿爹根本不值得您去等去爱的,之前有了郭静君,现在又有一个郑淑君,再过些时候呢?他永远不懂得您的好,只会一再地伤害你,留在这个家又有什么用?如果日子不能过得开心自在的话,那样有什么意义?既然都是要生存下去的,为什么……不能换个方式?”随喜睁大了一双纯净清澈的眼睛,坚毅的小脸第一次露出对关大爷的怨恨。

    关娘子怔愣地看着她,几乎是不敢置信地开口,“你这是……在劝我和你阿爹和离吗?”

    “难道阿娘还有什么期待?”随喜反问,她已经不在乎是不是被阿娘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今日阿爹那一席话,已经足够让阿娘死心了,他从头到尾都没关心过阿娘的感受,他只想到自己的前程,只想到那位郑淑君能不能名正言顺地留在他身边。

    她看得出来,这个郑淑君和郭静君在阿爹心里是不同的,如果说郭静君只是逢场作戏,那这位郑淑君就真的以她高贵的身份……走进了阿爹的心里,将阿娘在阿爹心中的位置一点一点地挤走了。

    “稚儿”关娘子伸手敲了敲随喜的额头,“倘若我与你阿爹和离,你该怎么办?再过几年就要议亲了,如果没有家世没有嫁妆,你嫁到夫家又怎么能有立足之地?妯娌之间最是喜欢攀比,翁姑也会看轻了你,虽说关家不是豪门大族,但起码你阿爹也是出仕了,将来给你找的亲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一旦……那就不一样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阿娘,随喜情愿一生独自一人,也不要您为我委曲求全。”随喜跺了跺脚,若是为了她阿娘才要留在关家,那她情愿一辈子都不要嫁人。

    “好了,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还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有些话是不该说的。”关娘子摸了摸随喜的头,语气坚决。

    随喜在心里叹了一声,阿娘到底还是认为她说的只是稚言,当她不懂事才随便乱说的吗?“我知道了,阿娘。”

    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湖湘的声音,“夫人,大爷回来了。”

    关娘子眼底的笑意快速退去,低声对随喜道,“跟你阿爹请个安就先回去吧。”

    随喜欲言又止,但在这个时候又不能再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好。”

    关大爷的身影出现在门边,见到随喜的时候,眉毛挑了挑,不怎么热络地问道,“不是去山上静修了吗?怎么在家里?”

    “回来几天,已经大半年没见着了。”关娘子淡淡地回了她,扶着肚子站了起来,“大爷是不是有事儿要吩咐妾身?”

    冷漠且显得陌生的语气,一点见到他的喜悦都没有,好像他回不回来都无所谓的态度,关大爷有些堵心地看着关娘子,“怎么?不想见到我回来吗?”

    关娘子淡淡一笑,“怎么会,大爷您是家中的主心骨,您回来了,妾身自然是要高兴的。”说着,给他倒了一杯茶。

    随喜就静静地站在角落,冷眼看着那个该是她父亲的人。

    “你是否不欢喜我纳妾?”关大爷接过茶杯,直直看着关娘子。

    “如今律法已改,大爷纳妾与否已经无须顾忌,妾身又怎会不同意。”关娘子浅笑道,然后深觉这个话题不该再女儿面前说,便对随喜道,“随喜,你也是刚回来,不如先回屋里却歇着吧。”

    随喜低声应道,“是,阿娘。”

    “慢着。”关大爷叫住她,目光在她面上一掠而过,对关娘子道,“让淑君过来给你敬茶吧,这样她也算正式入门了。”

    “大爷怎样安排,妾身自当照做。”关娘子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伤不悲不哀不怒,仿佛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个不怎么重要的路人,她的心情不会再被他影响。

    关大爷眉心皱成川字,“你就没别的话想对我说?”

    “大爷还有别的吩咐吗?”关娘子低头问道,双手轻轻地放在腹上,他再一次不顾她的颜面在外纳妾,再一次将她的心践踏在尘埃中,说不伤心……那只是自欺欺人,只是她比以前看得明白,如今什么才是对她最重要的。

    “你……很好,很好,我使人去让淑君过来给你敬茶。”关大爷含怒瞪着她问,然后又道“也该让随喜认一下妹妹,以后两人才能好好相处。”

    随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妹妹?

    今天我默默地加更……大家也悄悄地留个言表扬一下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