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离开 下
    第九十五章离开(下)

    罗家的大宅要比关家的宅子大上许多,景致幽雅,看得出一花一草都是精心照顾着的,到处透着一股学者气派。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随喜目不斜视地跟在关娘子身后走着,虽然心中好奇,但怎么也要保持大家闺秀该有的矜持和礼仪。

    七弯八拐之后,终于来到罗家的上房。

    刚走进院门,迎面就走来一个年轻的女子,约莫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套白色绣暗花纹的百褶如意月裙,外罩一件杏色的夹子,身姿俊俏,模样妍媚,杏眼带笑,声音清脆悦耳,“是二姑奶奶来了。”

    罗传瑱在关娘子身边附耳,“她是子菁。”

    关娘子眼睛一亮,嘴角漾开一朵笑花,“女大十八变,你们两个小冤家到底还是成亲了。”

    刚走近来的唐子菁正好听到关娘子的话,俏脸微红,娇嗔了罗传瑱一眼,“又在二姐面前说我什么坏话?”

    “别乱冤枉人,我才没说你什么呢。”罗传瑱没好气地道,眼底有浓浓的笑意和宠溺。

    “他哪敢在我面前说你坏话,小时候被你打得还不够吗?”关娘子掩嘴笑了起来,唐子菁是罗老夫人的外甥女,自小和罗传瑱青梅竹马,两个是对欢喜冤家,每次见面都一定要吵架的,没想到最后结成连理,她以前就很喜欢这个玲珑剔透的姑娘了。

    罗传瑱窘迫地叹息,“二姐,以前的事儿就不要提了。”

    唐子菁吃吃笑着,亲热挽起关娘子的胳膊,“二姐,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我很想你呢。”

    “等二姐见了娘之后,你们再叙旧吧。”罗传瑞在一旁道。

    “是呢,娘和大嫂都在屋里等着二姐呢。”唐子菁笑道,然后才注意到关娘子身后的随喜,惊喜地叫了起来,“二姐,这就是小随喜呢,样子可真好看,跟二姐当年一样好看。”

    随喜羞涩地笑着,“小舅母。”

    “真乖,走走走,小舅母带你去给外祖母请安。”说着,牵起随喜的手大步往屋里走去。

    罗传瑱摇头叹息,“都是当了母亲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还不是你宠出来的。”罗传瑞斜睨了他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难道大嫂就好应付?”罗传瑱反击道。

    关娘子低低声笑了起来,初到乌黎城的那种近乡情怯因为他们兄弟依旧亲切平复了不少。她知道他们都想让她放松,不要因为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就对这里感到陌生。

    他们没有说出来,她却知道他们是想告诉她,他们永远都是她的至亲。

    “别让阿娘等了,二妹,我们进屋吧。”罗传瑞低头看着关娘子,眼神含着温暖的笑意,还有坚定的鼓励和支持。

    关娘子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屋子,心中又有些紧张。

    随喜被唐子菁先牵着走进了屋里,一股浓郁微涩的药味扑面而来,她抬眼看向床榻,对上一双微红的眼睛。

    床榻上,躺坐着一位有五十出头的老夫人,鬓角梳得很整齐,眉目慈祥温和,身上雪白的薄被盖到腰间,脸上的肌肤白皙,可是因为带了病气,显得有些苍白憔悴。

    床榻旁边的锦杌上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穿着紫绡翠纹裙,眼睛细长,肤色红润白皙,有一种婉约的温雅气质。

    “这就是二姑奶奶的女儿,小随喜吧。”那紫衣女子站了起来,笑着问道。

    唐子菁道,“可不就是小随喜,我拉着先进来了。”然后,指着紫衣女子对随喜道,“小随喜,这是大舅母。”

    随喜脸上的笑容灿烂如六月的骄阳,“大舅母。”

    “快过来给我瞧瞧。”床榻上的罗老夫人叫道。

    大舅母叶罗氏笑了起来,“随喜过来见过外祖母。”

    随喜走到床榻边,一双清澈的大眼明亮如星,也没有怕生的紧张,甜甜地对罗老夫人笑着,行了个大礼,“随喜给外祖母请安。”

    罗老夫人对随喜伸出手,“快过来给外祖母瞧瞧。”

    随喜从地上起来,被罗老夫人搂在怀里,“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们母女俩,那天杀的关炎波,竟然如此待我女儿和孙女。”

    看着随喜精致可爱的脸蛋,罗老夫人想起二女儿小时候的模样,心中更是一阵的感慨,眼圈都忍不住发红了。

    “外祖母,我们都很好,不要担心。”随喜怕外祖母太激动影响身子,急忙稚声安慰着。

    罗老夫人有些气喘,说话显得中气不足,“我还不知道那厮是什么人吗?只怪我脾气太硬了,否则早让人去把你母亲接回来。”

    随喜的手无意间搭在罗老夫人的脉搏上,有些诧异地看向她的双目,目暗羞明……正欲在确认一下的时候,罗家兄弟已经并关娘子走了进来。

    罗老夫人震了一下,情绪更加激动起来。

    “娘……”关娘子颤抖着开口,眼泪簌簌掉了下来,不顾自己大着肚子,就这样跪在罗老夫人面前。

    罗老夫人的脸颊滑落两道泪痕,强忍着不去看关娘子,只有坐在她身边的随喜感觉得到她有多激动。

    “娘,是女儿不孝,是女儿让您担心了。”关娘子泣不成声,十数年不曾见面,甚至音讯全无,如今见母亲已不如当年年轻貌美,鬓角都出现了银丝,到了这一刻,她才深觉自己到底多狠心,竟然为了那么一个男人,与至亲至爱的家人失去联系这么久。

    罗老夫人含泪闭上眼睛,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血……是她在心底挂念了十数年的女儿……

    “娘,二姑奶奶都回来了,您不是整天念叨着吗?”叶罗氏拿着衣袖拭了拭眼角,给唐子菁使了个眼色,笑着对罗老夫人道。

    “就是就是,娘,您原谅二姐吧,她还大着肚子呢,里面可是您的亲外孙。”唐子菁也帮忙说着,其实她们都清楚罗老夫人心里并没有怨着关娘子了,只是面子上有些不好拉下来。

    罗传瑞和罗传瑱两个人也劝着,“娘,二妹不是不想回来,是那关家的人不让她回娘家,这一次还是二妹和关炎波撕破脸才能出门的,在路上都奔波了数日,二妹是实实在在挂念着您的。”

    “是呢,外祖母,其实我阿娘天天都念着您的。”随喜小声地说着。

    “那关家算什么东西,竟然还不准你回娘家?”罗老夫人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心中的伤心怨怒消了大半,却又听到关家不准女儿回娘家一事气得瞪眼。

    关娘子泪落,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当初太过执拗,是她有眼无珠以为关炎波是良人,为他不惜与家人翻脸,她落得这样的下场,是咎由自取,“不管怎么说,都是女儿的不对,若是女儿能早些来看望您,您就不会因为女儿的事气倒了……”

    “过去的事儿就不要提了,你起来吧,就是不顾着自己,也顾好肚子里的孩子。”罗老夫人因为动了肝火,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歪倒在床上了。

    “娘,您别激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叶罗氏急忙过来揉着罗老夫人的额头,声音急切地劝着,她是知道罗老夫人的病情的,不能轻易动怒,否则又要加重了病情。

    关娘子急忙从地上起来,“娘,您怎么样了?”

    “我没事儿。”罗老夫人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一会儿,才慢声道,“回来了就好,就在这里住下吧,我倒要看看,关家还能将你如何了。”

    “娘……”关娘子哽咽着。

    叶罗氏轻声对罗传瑞道,“还是赶紧请大夫过来吧。”

    罗传瑞点了点头,转身就出去吩咐下人去把大夫请过来,屋里的人都安静地站着,不敢出声打搅闭着眼睛在休息的罗老夫人。

    随喜就站在床柱边,外祖母的病况是她曾经见到过,当时还是她诊的脉抓的药,师父说过,这是肝火上炎,目生翳膜,如果没有仔细调理,对身子的损坏是极大的。

    只是……如果她说出让她来请脉下药,怕也是没人愿意相信她。

    “随喜,你不是跟青居真人学了医术吗?大夫还没过来,你且帮外祖母先看看,可否有要紧的?”罗传瑞吩咐下人去请大夫之后走回来,看到随喜的时候,想起她曾经说过跟了青居真人学了医术。

    屋里几道诧异的目光都落在随喜脸上,连罗老夫人都微微睁开双眸。

    随喜摸了摸额头,尴尬道,“我只是学了些皮毛……”

    “能跟着青居真人学些皮毛,那就很了不得了。”罗老夫人轻声开口,言下之意很明显,她也想知道随喜到底有什么能耐。

    随喜只好在锦杌上坐下来,伸出三只手指按住罗老夫人的脉搏。

    脉象浮躁,时急时缓,再看外祖母微黄的脸色,眼睛也是一片的赤红,她轻声开口,“外祖母这是一时气血攻心,引致肝火上炎,目赤肿痛,视物昏暗,有时还要偏头痛,只需平心静气调理一段时间,配合针灸治疗,很快就会没事的。”

    不是重病,但如果心结难开,等于药石无灵。

    上一世外祖母之所以会病倒医不好,很大的原因是阿娘没有回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