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置死 下
    第一百零一章置死(下)

    “不可能也得和离”罗老夫人冷冷地哼了一声,正眼也不瞧着关大爷。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关大爷最受不了罗家的人以这种嘴脸对待他,好像他仍旧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声音也强硬起来,“我若是不同意,你们还能奈我何?休想我写休书。”

    “你若是不肯写休书,那就到官府去签义绝书。”关娘子淡淡地道。

    “你还要跟我义绝?”关大爷脸色大变,他真没想到关娘子会有这样的决心,他是笃定了妻子不会离开他,不会离开关家才这么肆无忌惮地要求她答应自己的要求,从来没想过她会离开自己。

    “昨日我已经去信给你,和离之后,随喜和这孩子暂且跟在我身边,等他们长大一些,再回关家去认祖归宗。”关娘子放软了语气,略带恳求。

    “你休想”关大爷咬牙切齿地道,“你想和离?可以,等你把孩子生下来送回关家,我立刻休了你,但你这辈子永远也不能见两个孩子,罗惠云,你不要以为没了你,我会怎样,就算没有你,我一样过得快活自在。”

    关娘子听了他的话,不怒反笑,嘲弄道,“你怎么会不快活,没有了我,还有郭姨娘还有郑姨娘,在你心目中,她们远远比我更重要,没有了我,你的前程更是一片光明。”

    “说来说去,你也就是不愿意我纳妾”关大爷脸色稍微好转,原来只是嫉妒了,并不真的对他没有感情了。

    “你纳妾与否,跟我没有干系,但是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说的话,就算和离了,随喜也是我的女儿,还有我这即将出生的孩子,我绝对不会把他交给郑淑君的。”关娘子冷声道。

    “那你就休想和离”关大爷脸色又冷了下来。

    “你愿意给一纸休书就给,不愿意的,我们也不强求,但今**也别想带走惠云和随喜。”罗老夫人斜睨着关大爷,冷笑着开口。

    “我倒要看看,你们罗家能奈我何”关大爷伸手拽住关娘子的胳膊,对罗老夫人道,“一日没有休离,她罗惠云就是我关家的人,你们罗家难道还能怎样?”

    说完,扯着关娘子往外面走去。

    罗老夫人气得颤抖,对唐子菁叫道,“快拦住他”

    门边的婆子急忙挡住去路,唐子菁走过来要拉过关娘子的手,“你简直就是蛮不讲理,放开我二姐的手。”

    关大爷死拽着不放,用力将关娘子扯到身后,怒瞪着唐子菁,“我带回自己的妻子怎么是不讲理,要说不讲理,你们罗家才是不可理喻”

    随喜看到关娘子脸色已经有些发白,立刻扑了上来,“放开我阿娘,放开我阿娘”

    “逆女”关大爷抬脚要踢向随喜,幸好唐子菁眼明手快将随喜拉开,否则肯定是要一脚踢中胸膛。

    “你还是不是人,竟然打自己的女儿。”唐子菁怒声问道。

    罗老夫人见随喜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对关大爷更加厌恶愤怒,“你给我滚我们罗家要不起你这样的女婿,给我滚”

    关大爷哼了一声,更加用力拉着关娘子往门外走去。

    随喜听见关娘子呻了一声,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她脸色一白,失声大叫,“你住手,住手,阿娘有了身孕,你不可以这样对她。”

    关大爷脚步迟疑了一下,回头却看到关娘子满脸痛苦地叫了起来。

    “好痛”关娘子几乎脚软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冷汗从她额头冒了出来。

    “怎……怎么了?”关大爷急忙松开她的手,有些愕然地问着。

    罗老夫人被丫环扶着走了过来,看到关娘子裙摆有血迹流出,吓了一跳,“快,快,是动了胎气,赶紧去找大夫。”

    “外祖母,家里不是已经请了两个稳婆吗?也赶紧请过来。”那种就要失去最重要的人的感觉像一张不能透气的黑幔罩在随喜的心,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双手有些颤抖地搭在关娘子脉搏上。

    她不能失去阿娘……

    她重生了一次,不是要来经历再一次失去阿娘的痛苦,而是要来改变这种命运的安排,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勇气承受一次那样的死别。

    关娘子用力抓住随喜的手,忍着痛强笑道,“阿娘没事,只是要生了……”

    关大爷闻言一惊,“怎么现在就要生了,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话音刚落,就收到数道谴责含怨的目光。

    但大家现在都没时间去谴责关大爷,全副心思都放在关娘子身上,“快将二姑奶奶抬回屋里。”

    随喜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这个时候不能慌了手脚,阿娘绝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几个粗使婆子小心地抬起关娘子,裙子染上触目心惊的血水。

    随喜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脚有些虚软地跟了上去,走几步又回过头,目光清寒地看着关大爷,声音从所未有的冷冽,“你最好祈祷我阿娘能平安无事,否则我会更恨你”

    关大爷震惊地看着随喜,这是他第一次在随喜脸上看到毫无遮掩的恨意。

    女儿恨他……他这时候才知道,心里又怒又惊,张口想大骂,却见随喜和罗家的人已经大步出了大厅的门。

    将关娘子送回了惜云居预备好的产房之后,已经请在家里的稳婆很快就赶来,撩开关娘子的裙子察看了一下,“宫口已经开了两指,是要生了。”

    那就是早产了……罗老夫人身子有些不稳,幸好被唐子菁扶住。

    “会不会有什么事?”罗老夫人强作镇定地问道。

    两个稳婆相视一眼,低声道,“只能听天由命,老夫人,二夫人,你们还是到外面等着吧。”

    唐子菁扶着罗老夫人出去,“随喜,我们出去吧。”

    随喜摇了摇头,走到床榻边握着关娘子的手,声音坚决地道,“我要留在这里陪着阿娘。”

    “姑娘,您还是出去吧,这里不适合您在这里。”哪里有未出阁的姑娘家留在产房的。

    “你们快点给我阿娘接生别理我。”随喜抬头冷冷地看着两个还没动作的稳婆,“我阿娘要是有什么闪失,为你们是问”

    罗老夫人看了随喜一眼,“由着她去吧。”

    随喜紧紧握着关娘子的手,在她耳边哑声道,“阿娘,您一定要平安生下来,不要离开随喜。”

    关娘子虚弱地笑着,“别担心,阿娘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但生产过程并不顺利,胎儿的位置不对,又是早产,关娘子的身子也不是很强壮的,如果不是一直用人参补气,根本无法坚持下去。

    关大爷在外面也来回度步,每次听到关娘子的大叫都想冲进去,后来被罗老夫人赶了出去,连外间大厅也不让进来。

    他更是焦急了,孩子可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关大爷瞪着那些在挡着他路的婆子,愤愤地想着。

    屋里不断地端着血水出来,又端着热水进去,他的心也被提了起来。

    好像没有听到妻子的声音了……不知道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闻讯赶来的罗老太爷父子三人从院门走了进来,一眼便瞧见站在甬道上的关大爷。

    “岳丈,您来得正好,这几个贱妇不让我进去,惠云要生了,我得进去看看。”关大爷脸上一喜,以为岳丈大人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罗传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关大爷看也不看他,只是恳切地看着罗老太爷。

    罗传瑱在罗老太爷耳边道,“爹,不必理会他,我们赶紧进去瞧瞧吧。”

    罗老太爷扫了关大爷一眼,抬脚就走上台阶。

    关大爷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这罗家的人简直都是蛮不讲理的

    屋内突然就尖声叫了一句,“二姑奶奶血崩了”

    什么?关大爷大惊,血崩?

    罗老夫人和唐子菁闻言,快步地走进产房里面,随喜脸色灰白,眼中悬泪,“阿娘,阿娘……您一定要坚持住。”

    稳婆脸色凝重地对罗老夫人道,“胎儿位置不正,二姑奶奶突然大出血……只怕,只怕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个。”

    唐子菁大叫,“保住大人”

    “不行,要保住……保住孩子”关娘子咬牙喘息着,几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阿娘”随喜痛声叫道。

    外面传来关大爷的叫声,“惠云,惠云,你和孩子都没事吧”

    罗老夫人看了关娘子一眼,对唐子菁道,“去问问那人,想保住哪个?”

    唐子菁眼圈发红地点头,出来站在门边看着关大爷,冷声问,“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住一个,你想保住谁?”

    关大爷想也不想叫了起来,“当然是孩子”看到唐子菁嘲讽的眼神,他立刻又道,“两个都要保住”

    唐子菁已经不想再跟他多说,返身进了产房。

    听到罗老夫人在跟关娘子道,“你听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你拼了生命替他生下孩子,值得吗?”

    关娘子含泪不语,根本无法下决定。

    唐子菁忍不住哭了起来,刚当母亲没多久的她自然是清楚怀胎十月的孩子对自己的重要,那是从自己身体掉下来的肉啊,“要是有神丹妙药就好了。”

    一句话却提醒了随喜,她急忙抬起一张雪白的脸,从怀里摸出一个梨形瓷瓶,倒出一颗药丸,“阿娘,吞下,快吞下,这是师父给的,是能救命的。”

    明天是粉红票双倍最后一天了,姐妹们还有没投出来的粉红票要记得投哦~

    汗,每次写到生孩子的情节,总觉得特纠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