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相处 中
    第一百一十章相处(中)

    翌日,天微明,虫鸣鸟啾,空气中有丝舒适的凉意,沉寂了一个晚上的居士林渐渐从睡眠中醒来,静谧中偶有窸窣的脚步声在窗外响起。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随喜利落地打水梳洗,穿了一套素淡的裙衫之后就来到厨房,熟悉地找了面粉和糖做馒头,这两年来,每逢师父和师兄要出远门,她都会亲自做些馒头让他们带在路上吃,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很快馒头蒸好了,随喜展开一块白布,将馒头放在上面,她蒸出来的馒头又白又大,而是香甜,师父每次都说比在外面买的要好吃呢。

    想了想,她留下几个,准备一会儿给顾老侯爷送去。

    拿到随喜的馒头,悟悔笑得见牙不见眼,直夸随喜心灵手巧,青居眸色温柔看着她,低声叮咛了几句,要她好好治好老侯爷的病之余,也要注意山下的情况,如今来要清凉茶的百姓越来越多了,如果有得了热寒病的都要马上就医,免得到时候引起疫疾。

    听到疫疾二字,随喜心中微凛,将青居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有什么事,就去找三师兄帮你。”青居吩咐道。

    “是,师父。”随喜点了点头,目送青居和两位师兄下山。

    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随喜才转身折回,来到顾老侯爷屋里的时候,他老人家已经黑着一张脸在瞪她。

    “侯爷,您早啊。”随喜绽开绚烂的笑容,轻快地行了一礼。

    “哼”顾老侯爷睨了她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

    这又是怎么了?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随喜疑惑地看向路管家。

    路管家低声道,“侯爷等你好一会儿了。”

    真是个老小孩随喜笑了起来,“侯爷,我亲手做了几个馒头,您尝尝,然后陪您出去走走,可好?”

    顾老侯爷的脸色稍霁,但仍是不悦。

    “侯爷您是吃遍了山珍海味,这种粗粮未必能入您的口,就请您给随喜一个脸面了。”随喜笑着道,表情既调皮又真诚可爱。

    顾老侯爷这才动筷吃早膳,他已经许久没有胃口了,昨日吃了一天的斋菜,今日倒觉得这馒头比以前吃过的要香甜一些,他抬头看了嘴角挂着两个浅浅梨涡的小姑娘一眼,青居会收她为徒弟,总不会是因为简单的理由。

    路管家看到自家侯爷胃口似乎不错,心里也感到高兴,不由感激地看向随喜。

    随喜仔细观察着顾老侯爷的脸色,比起昨日的蜡黄憔悴,今日似乎好了一些,方觉得心稍安定。

    约过了半响,顾老侯爷吃完早膳喝了药,将目光投在随喜身上。

    “居士林北靠归月山,南望城河,绿树成林,苍松翠柏,很适合散步散心,侯爷若是放松心情走一圈,回来定会觉得神清气爽。”随喜过来搀扶着顾老侯爷的手,笑着说道。

    “不就是山吗?有你说的这么神乎?”顾老侯爷嗤之以鼻,并不以为然。

    随喜笑着不语,刚走出房门,却见顾衡走了过来,目光在随喜脸上飞过,跟顾老侯爷行了一礼,“祖父这是要到何处?”

    “出去走走,你也一起去。”顾老侯爷笑道,挺直了腰板,自己大摇大摆地走下台阶。

    顾衡低头看了随喜一眼,抬步跟在顾老侯爷身后。

    随喜瞪着顾衡的背影撇了撇嘴,还是没好气地跟了上去,却看到昨日被她扔出去的荷包仍然躺在角落的花丛中,心里不由得添了些堵。

    一路上,就听着他们祖孙在说些她听不太明白的事情,好像是在说顾衡在京城求学的事情,随喜有些无聊,眼睛四处瞟望着,突然就看到对面被拢在云雾之中的归月山。

    原来在这边看归月山是这般景致,若隐若现,如梦似幻,如果她没有亲身去过归月山上,大概会觉得那般美丽的地方是绝无可能踏足的吧。

    不知不觉就看得有些入神,想起当年在归月山救下李尤炀的事情……如果她没有再活一次,李尤炀大概会如前世一般,在那个时候就死了吧。

    忍不住轻笑,想不到她还能改变别人的命运,她一直想改变的只有她和阿娘的悲剧而已啊,竟然和李尤炀有了牵连,这个小霸王还突然转性,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

    想到这两年李尤炀的改变,随喜嘴角抑不住翘了起来。

    “随喜姑娘,随喜姑娘……”

    陷入沉思的随喜呀了一声回过神,有些羞赧地笑了起来,“路管家,不好意思,我想事情入神了。”

    路管家笑道,“没关系,侯爷说要回去了,随喜姑娘,不如就……”

    “回去吧。”随喜笑着点头,抬头看到顾老侯爷已经走在回去的路上了,正皱眉在看着他。

    她急忙走了上去,“不好意思,侯爷。”

    顾老侯爷倒是没有说什么,旁边的顾衡却皱眉看着她,冷冷轻哼,“呆子”

    你才是呆子随喜瞪了他一眼,在心里骂道。

    看到随喜的瞪视,顾衡眸色一沉,瞬间就散发出一种令人倍感压力的威慑气势,随喜吓得脸色微变,不禁往后退了两步,有些怯怯地看着他。

    顾衡脸色更加难看了。

    顾老侯爷却好像没发现他们之间的矛盾,大手一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随喜都绷紧了小脸表示对顾衡的不满,这个顾衡不禁幼稚傲慢,还非常无礼,特别是那种看她的眼神,那就是在看一个傻蛋

    他凭什么叫她呆子啊?

    好像是察觉到随喜的不悦,顾衡的心情反而舒畅起来,脚步也十分轻快,只是走进二道门的时候,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漠然地看着前方。

    “祖父。”前面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一个穿着紫色华服的男子大步地走了过来,长得斯文白净,眉目带笑,和顾绍观有几分相似。

    才发现顾老侯爷的门前站了好几个小厮打扮的男子,而除了这个穿着紫色华服的男子走过来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穿着白色绸衣的年轻男子走在他身后来到顾老侯爷面前,也是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祖父,您可安好?”

    顾老侯爷看着他们二人,又皱眉看了看他们身后的小厮,沉声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祖父到居士林来养病,孙儿怎能不来探望您呢。”紫色华服的男子低头微笑,言语之中充满关切之情。

    “我没事,你们都回去吧。”顾老侯爷淡声道,“有衡哥儿在这里陪我就可以了。”

    顾衡略微低头,声音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大哥,二哥。”

    原来这二十三四岁的紫色华服男子便是顾衡的嫡出大哥,顾勃,而另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就是顾家的二少爷,顾惟。

    “三弟,你明知祖父有疾在身,怎能带着祖父出来吹风,太不懂事了。”那顾勃转头就对顾衡摆起脸色,言语犀利地教训着。

    “你刚回来肯定不了解,祖父是吹不得风的。”顾惟在旁边低声说着。

    顾衡的脸色越来越沉了下去,却是抿紧了唇,一句话也没说。

    “是我自己要出去走走的。”顾老侯爷冷声说道,已经有些不悦,“我乏了,你们既然已经来过就是了,回去吧。”

    说完,就让路管家扶他回屋里休息。

    辛辛苦苦上山来看望祖父,没想到却不被领情,长子嫡孙在祖父的心里竟然比不上顾衡这小子,顾勃心里有些不甘,看向顾衡的眼神不免有些嫉恨,“你明知祖父身体有恙也不劝阻他在屋里休息,三弟,你知错否?”

    “我何错之有?”顾衡瞥了他们一眼,冷声问道。

    “你还嘴硬?去京城求学这么久,怎么一点孝义礼仪都没学到,反而教出你这么一副性子?”顾勃端着长兄的样子教训顾衡,那顾惟就在一边直点头。

    顾衡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冷笑,“大哥还有什么要教训的?”

    “你……简直是不知所谓祖父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定要唯你是问”顾勃咬牙切齿地道。

    随喜实在听不下去了,这个顾大少爷也太武断不讲理了,嘴里讲着孝义,却口口声声说老侯爷会出事,这到底什么意思?而且提议老侯爷出去走走的人,好像是她吧顾衡竟然一个字也不替他自己解释……

    “顾大少爷,侯爷出去外面走走的话,对身体反而有益,不会有事的。”忍不住就出声解释了,真要有什么事儿,那也是她的责任。

    “本少爷说话的时候,轮得到你插嘴吗?”顾勃怒瞪着随喜,不悦地叫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让侯爷出去走走的人是我,并不是顾三少爷,您要责怪也是责怪我。”随喜秀眉轻蹙,怎么顾家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不过顾衡和这个大少爷对比起来,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贱丫头也敢自作主张”顾勃一看顾衡脸上那嘲讽的笑,心中怒火更盛,大手一扬,就要挥了下来。

    另一只大手迅速握住顾勃的手,只差一寸距离就要打在随喜脸上,随喜的脸色有些发白,心底被牵出一丝怒意。

    “你敢阻拦我?”顾勃瞪向握住他手腕的顾衡,声音透着愤怒。

    顾衡只是面无表情地甩开他的手,目光森然地斜睨着他,冷冽地一字一句说道,“你敢碰她一下试试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