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冲突 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冲突(下)

    就在郑淑君被挡在门外的时候,随喜和顾衡都在顾老侯爷屋里陪着老侯爷在下棋。追书必备

    顾老侯爷的棋品就不必再说了,得知随喜棋艺不怎样之后,就把顾衡一脚踢开,要随喜陪他下棋,还下了赌注,一开始的赌注是如果他赢了明天就不扎针,自然是被随喜驳回,后来又要赌银子,每局五十两,随喜身无分文,不愿答应下来,老爷子笑呵呵地说没关系,要是她输了,就拿青居真人来抵债。

    随喜犹豫起来……拿师父当赌注,似乎也不是很好。

    一旁的顾衡却悄悄地给她打了个眼色,有他在,绝对不会让她输的。

    “就这么说定了,来来来,下棋”顾老侯爷却不等随喜愿不愿意答应,已经摆开了棋局,兴致高昂地搓手准备大显棋艺,想到将来能奴役一下青居,他老爷子的心情真是无比的好,就算让他喝十碗八碗药也不会觉得不爽。

    棋局已开,随喜只好苦笑地奉陪,顾衡站在顾老侯爷身后,黑黝黝的眼眸含笑看着随喜,灯光在她洁白无暇的脸庞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在眼底印出一圈剪影,有一种安详静谧的平和之感,让人看着都觉得心里柔软下来。

    察觉到顾衡灼灼的视线,随喜抬眼看了过去,粉嫩的唇瓣还吟着来不及收起来的笑容,对上他一双明亮乌黑的眸子,又急忙低下头,俏脸微微感到发热。

    顾衡忍不住就对她的头顶笑了起来,心情甚是愉悦欢快。

    “快,轮到你了。”顾老侯爷却不知他们二人表情,只顾着要赢了随喜,催促着她赶紧走棋。

    随喜嘟起唇瓣,为难地看着棋盘,犹豫着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忍不住又抬眼看向顾衡,顾衡忍着笑给她做了个手势,随喜抿了抿唇,执手走棋。

    这下轮到顾老侯爷皱起眉思索了。

    顾衡眼底蕴满了笑,还有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

    屋里一片安谧,柔和的灯光将他们三人的身影拉在地上,在旁边煮茶的丫环都不敢做出声响,轻手轻脚地给他们送上花茶。

    门帘微微一动,夏兰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情景,也不由得放轻了动作,声音尽量地压低,“侯爷。”

    “嗯?”顾老侯爷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心不在焉地应着。

    “关夫人亲自来接关姑娘,正在门外候着。”夏兰低敛眉目,轻声说着。

    正准备走棋的随喜怔了一下,才明白夏兰口中的关夫人指的是郑淑君,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顾老侯爷才不管什么关夫人不关夫人的,现在他哪里肯让任何人将随喜接走,“让她过两天再来。”

    夏兰答了一声是,转身就撩帘出去了。

    顾衡挑了挑眉,毫不犹豫地跟了出去,把夏兰叫住,低声交代了几句,夏兰声音轻快地回道,“三少爷放心,奴婢晓得怎么做的。”

    返回屋里的时候,随喜几乎被顾老侯爷杀得片甲不留,鼓着腮子瞪着在嚣张得意大笑的顾老侯爷,“哈哈哈,认输吧认输吧,你死定了。”

    随喜嘟嚷着,表情娇憨可爱,“还没到最后一刻呢,怎么知道我输了。”看到顾衡走了进来,眼睛马上亮了起来,求助地看着他。

    清澈明亮的眼眸颤颤动人,像无辜幼鹿的眼神楚楚可怜……顾衡忍着笑,走到顾老侯爷后面看了一眼棋盘,又给她打了个手势。

    顾老侯爷输得莫名其妙直嚷着随喜是走了狗屎运才赢了他,又要再来一局,于是,顾老侯爷连输了随喜十局,自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输给自己的孙子就算了,本来打算在随喜面前拿回信心,没想到也更受打击。

    “十局,每局五十两,一共五百两,祖父,您输了。”顾衡俊脸依旧冷峻端严,声音却有几分的笑意。

    “不用了,不用了。”随喜急忙道,她赢得也不光彩,哪好意思再要人家的银子,“下棋只是娱乐性情,不是赌博。”

    “小丫头,你以为老夫说话不算话啊,既然我输了自然就愿赌服输。”顾老侯爷却不高兴随喜的拒绝了。

    “可是……”随喜咬唇看向顾衡,她这是作弊的啊。

    顾衡轻咳一声,对顾老侯爷道,“祖父,是你自己要赌,关姑娘又没答应。”

    “那……也罢,既然你不要银子,那我把夏兰指给你,以后她就是你的丫环。”顾老侯爷想了一下,突然就眼睛一亮,想到了个好办法。

    可怜的夏兰,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成为老侯爷的赌注输给随喜了。

    随喜啊了一声,还来不及拒绝,顾衡马上就道,“如此甚好”

    “我不需要丫环服侍,老侯爷,我不要银子也不要丫环,要不,我们再来下棋?”这次她一定不跟顾衡求助了,输给老侯爷几局,就一切都扯平了。

    “君子一言,就这么说定了,好了,天色不早,老夫要歇息了。”顾老侯爷挥手赶人,让千梅和迎菊上前服侍他回屋里休息。

    随喜这下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顾衡眼底蕴慢了笑,低声在她身边道,“你一直住在山上,身边也没有用得着的贴身丫环,祖父这也是好意,而且你回了关家的话,有个信得过的丫环会好一些。”

    “你是说,这是侯爷故意的?”故意要和她赌棋,知道她不会要银子,所以顺水推舟把夏兰送给她当丫环,是这样吗?

    “我送你回去吧。”顾衡浅笑不语,祖父是不是这个心思他也不清楚,他没有跟祖父说过她家里的事情,但总觉得祖父其实是知道的,所以才会留下她,还把夏兰送给她。

    在祖父身边的这四个丫环里,夏兰是最得他心的一个,不止心思灵活,身手也不差,没想到竟然愿意割爱……看来祖父也挺喜欢这小丫头的吧。

    说到回去,随喜这时才想起郑淑君要来接她的事情,便问顾衡,“你方才去跟夏兰怎么交代的?那人竟然也会亲自来接我。”

    夏兰就跟在他们身后往客房走去,听到随喜的问话,马上就低下头。

    顾衡将脸扭向另一边,眼底有飞快而逝一抹流光。

    随喜见他没有回答,转身问夏兰。

    “三少爷让关夫人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才使人去跟她说,让她明日再来接姑娘。”夏兰瞄了顾衡一眼,见他没有不悦的意思,便将刚刚故意刁难郑淑君的事儿说了出来。

    “你……”随喜诧异地看向顾衡,他这是在帮她出气吗?

    顾衡黝黑的脸庞浮起可疑的红晕,好在夜色昏暗看不出来,“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不知为何,随喜觉得心跳有些加快,这个别扭冷傲的顾衡……其实也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不近人情,今天似乎都帮了她好几次了。

    “好了,到了,进去吧,我先走了。”原来已经到了客房,顾衡站在院门口就停住了,神情依旧淡漠地丢下这句话,就大步离开了,高大挺拔的身影很快淹没在夜色中。

    夏兰笑着和随喜走进院门,一边说着,“三少爷让奴婢去找长生,让长生去应付关夫人……您不知道,关夫人气得脸都绿了。”

    郑淑君会有什么样的脸色,随喜也是能想象得到,不禁笑出声,可是……夏兰怎么会知道她和郑淑君之间的恩怨?

    好像是看出随喜的疑惑,夏兰在打起帘子让随喜进了屋里之后,便低声解释起来,“侯爷吩咐奴婢,以后要好好服侍姑娘,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您,说您在关家受了委屈,那郑氏不是好人,要奴婢以后警觉一些。”

    “侯爷跟你说的?”随喜惊讶地呼道,“原来他早就打算将你……”

    “侯爷早些时候就跟奴婢说过了,让奴婢以后都跟着姑娘。”夏兰露出一个俏丽的笑容,早在侯爷让她来服侍姑娘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来侯爷的意思了。

    随喜歉然地看着她,“委屈你了,你若是不愿意,我明日就跟侯爷说,让他收回成命。”

    夏兰一愣,露出绝望的神色,几乎要红了眼眶,“姑娘不喜奴婢么?”

    “不是,当然不是,你很好,只是让你跟着我,实在大材小用了。”随喜解释道。

    “不委屈不小用,能够跟着姑娘,是奴婢的荣幸。”夏兰马上就笑了起来,服侍姑娘怎么可能会委屈,别说姑娘身份尊贵,她还是侯爷的贵人,既然侯爷让她视姑娘为主子,那么,以后她就一定会保护主子,一心一意服侍主子。

    随喜忍不住上前握住她的手,甜甜一笑,“那以后……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且说郑淑君回到关家之后,再无法保持以往的矜贵形象,刚进了屋里就摔花瓶摔杯子地发泄心中的怒火,把歪在软榻上看书的关大爷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发生什么事情?”

    郑淑君指着他嘶声裂肺叫道,“怎么了?你去问问你那好女儿,给了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了,有本事她一辈子别回来”

    “你怎么没把随喜接回来?是不是又乱发脾气惹恼了她?”关大爷皱眉,语气有些不悦。

    郑淑君听了他的话,只差没气得吐血,“我难道不想接她回来吗?是她不肯回来,还羞辱我,竟然让我在顾家大门站了一个时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