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宴席 上
    第一百三十四章宴席(上)

    翠碧说起将军府的二少爷时,眼底有恐惧的神色,声音微微颤抖着。追书必备

    李尤炀来了随喜眼睛亮了起来,立刻就笑着问,“在哪里?”将脑海里的猜想置之度外了。

    “在正房大厅,大爷和老夫人正陪着说话。”翠碧急急地道。

    随喜马上就往正房走去。

    关老夫人和关大爷正战战兢兢地招呼着李尤炀,这将军府的小霸王在西里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突然就上门来找随喜,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只是和这小霸王同坐屋檐下没多久,他们都已经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

    李尤炀刚毅俊美的脸庞淡淡带着笑容,却不能让人觉得亲切,反而有种冷漠的疏离压迫感。

    “李二少爷,您请喝茶,小女很快就回来了。”关大爷小心翼翼地说着,他们仍旧以为李尤炀是以前那个欺男霸女的小霸王,就怕他一个不小心惹他生气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就连郑淑君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站在关大爷身边,别说将军府是他们关家得罪不起的,就是郑家……也不敢轻易惹毛了脾气暴躁的李大将军,何况最近将军府在朝廷如日中天,皇上又开始重用李家了。

    李尤炀轻轻颌首,刚回西里城的时候,他就去了居士林,听说随喜已经回了关家,他有马不停蹄地赶来了,没想随喜竟然不在家,面对着关家这三位当初逼得随喜不得不离家避在山中的人,他只能靠修养让自己保持微笑。

    小随喜的丧母之痛,无家可归之悲都是拜他们所赐,还要自己亲手烧了母亲的灵柩,他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关家的。

    不过毕竟这不是现代,这个世界讲究的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随喜一天是关家的女儿,就必须听从关家长辈的命令做事。

    他不能让随喜受这样的委屈啊在这个世界而言,随喜对他来说跟其他所有人是不一样的,没有她,也许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关大爷还在那里说一些可有可无的客气话,李尤炀听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眼角就瞥见一抹熟悉的娇小的身影在门外走了过来。

    “尤大哥”随喜刚跨过门槛,立刻就清脆地喊了一句,眼睛润亮润亮地看着李尤炀。

    于是,关家的其他三位被李尤炀的气场压得大气不敢出的人就看到这位李二少爷对着随喜露出温暖而亲和的笑容,那股森寒凛冽的压力感随之消失。

    “小随喜。”李尤炀看到她灿烂的笑容,脸色红润,似乎不像受了什么委屈,心里这才放下心来,伸手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额头,语气十分宠溺,“什么时候回家的?”

    “前几天回来的,尤大哥,你不是要去打仗了吗?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随喜没有看到关老夫人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只关心着李尤炀要去打仗的事情。

    就算她不太懂战事,也知道打仗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嗯,回家里准备一下,过几天就起程了。”李尤炀低声说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总是忘记在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小随喜还没满十三岁,但在这个年代,已经是到了男女大防的年纪……即使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小女孩,可别人已经不这么看了,他不能让她的名声受损。

    关老夫人看到他们这样旁若无人地说了起来,心里有些不悦,却不敢表现出来,轻咳了一声,“随喜,还不请李二少爷坐下说话,哪有让客人站着的道理。”

    随喜对李尤炀腼腆笑了笑,“尤大哥,坐下说话吧。”

    李尤炀只是淡淡对关老夫人点了点头,坐回了椅上。

    “祖母。”随喜给老夫人行了一礼,站到她旁边,眼睑微微下垂,心中暗叹,如今在家里到处受到约束,连和李尤炀轻轻松松地说话也不行了。

    “没想到李二少爷和小女还是旧识。”关大爷不悦地扫了随喜一眼,真是越来越没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竟然也没跟他行礼。

    李尤炀好看的薄唇勾起意味不明的微笑,状似轻松地开口,“随喜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年前,她救过我一命。”

    如同在波澜不惊的古井扔下一块大石般,让关家三位主人都变了脸色,皆震惊地看向随喜。

    随喜秀眉轻蹙,只是不解地看着李尤炀,不太明白他怎么提起这个。

    李尤炀似笑非笑地睨着关大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在椅背上轻敲着,发出细微的声响,却在这个寂静的大厅显得特别突兀,“怎么了?难道随喜不能是我的救命恩人?”

    “三,三年前?”关大爷喉咙动了一下,才艰涩地开口,“那时候小女不过是个孩子……怎么能救李二少爷呢,您开玩笑了。”

    “我再认真不过了,随喜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三年前她救了我一命,两年前你们将她挡在门外的时候,我确实想过要砸了你们关家替她出一口气……”李尤炀的声音很缓慢,好像刻意又似无意地配合手指的声响,一字一句地敲入关大爷的心间。

    说这些话不符合他沉稳的个性,但他很清楚,面对什么人就该有什么样的态度,关家这几个……不需要太客气。

    虽然关家不是名门大族,也从来没人这么嚣张地说要砸了……就算是顾老侯爷也不曾说得这么明显,关大爷一口气梗在喉咙里,想发作又没那个勇气,涨红了脸瞪着李尤炀。

    “不过,我是斯文人,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李尤炀在他们提着一口气的时候,又缓缓地接下去道。

    关老夫人和关大爷都松了一口气,心中不免埋怨,这个随喜到底怎么回事,才在外面住了两年,认识都是些他们惹不起的人物,之前的顾老侯爷现在的李二少爷,哪一个都是他们不敢惹得……

    随喜抿紧了唇,生怕憋不住笑意,这个李尤炀也说得太那么一回事儿了,她知道他是担心她会受了委屈,所以故意要这么说让关家的人有所忌惮,其实她也没那么好欺负啊。

    自从随喜回来之后,一直处于下风的郑淑君几乎要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好歹也出生名门,为什么要一而再地被危险,特别还是因为这个小贱人

    “李二少爷怕是有误会了,两年前随喜是因拜青居真人为师才上山的,我们关家虽不是名门望族,但也不会不认自己骨血的道理。”到底还是姜老的辣,关老夫人很快就镇定下来,眼角瞥了随喜一眼,严肃地看着李尤炀。

    “没错,小女既是我们关家的姑娘,受了什么委屈也是我们关家的事情,即使对李二少爷有恩,也不必让您出头。”关大爷也附言着开口,对于随喜是李尤炀的救命恩人一事,他心里其实有些窃喜的,随喜是李尤炀的救命恩人,那不就等于关家于将军府有恩吗?

    李尤炀淡淡地笑了笑,有些话点到即止就行了,毕竟随喜还生活在这里,他不能真的为她强出头。而他来自善于利用权势压迫别人的现代,自然深谙此道,虽然以前不屑为之,但能够偶尔利用利用,也无所谓,且他只是警示一下姓关的这些人,随喜已经不像两年前那样无依无靠,他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负她了。

    “原来只是误会,实在是很抱歉。”他看了随喜一眼,不怎么真诚地表示歉意,随喜这两年为什么住在山上的原因他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是给个台阶让他们下而已。

    关大爷急忙笑着说无妨。

    接下来便是客套的寒暄,随喜根本无法跟他单独说话。

    李尤炀也没有提出要单独和随喜说话,在这个对女性要求过分苛刻严厉的社会,一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实在经不起一点点的闲言闲语。

    还是最后李尤炀告辞要离开,关老夫人才点头让随喜亲自送他到垂花门。

    “……尤大哥,此番征战,你要万事小心,平安归来。”随喜和李尤炀隔了有两个人的距离前后走着,身后还跟着老夫人身边的两个丫环,但她也顾不上太多,低声说出自己的担心和关切。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李尤炀放慢脚步,缩小他们之间的距离,压低了声音问,“你知道你师父最近去了哪里吗?”

    随喜微微一怔,“师父不是又去了京城吗?”

    李尤炀眉心一皱,不知为何,总觉得青居真人有意在帮他,但这种帮助是有目的性,他是个军人,有敏锐的直觉和眼力,但还是看不出青居究竟想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名利吗?青居真人的道号天下皆知,还有什么他能给的?

    “那就可能没遇上。”他很快又松开眉头,不想让随喜知晓太多是是非非。

    随喜知道他有些话没有跟她明说,也就没有多问。

    “过两天我就离开西里城了,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拿着我之前给你的玉佩去将军府找李总管,知道吗?”李尤炀停了下来,像个温心体贴的兄长般交代着随喜。

    两年前他给过她一个玉佩的……还收在匣子里呢,随喜笑着点头答应。

    李尤炀这才放心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