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废话者九死一生
    一阵风,吹过湖面,带起点点涟漪。

    湖水清澈,深处有金色光源。湖旁有座高山,被云雾遮掩,不能看清真面目。

    一颗杏树立在湖旁,亚瑟站在杏树下,看着眼前突然出现,明显画风不对的环境,他不但不惊讶,反而内心深处,涌现出种种感悟。

    突然,杏树上传来嘎嘎怪叫。亚瑟感悟中断,抬头望去,看到的是一直乌鸦,眼中有豪不掩饰的嘲笑,非常人性化。

    亚瑟反应过来。

    是了,自己中了别人的秘技,还有心情在此地感悟,心脏未免也太大了点。

    苦笑一会,亚瑟闭上双眼。山水杏树空间,如同玻璃般支离破碎,他重新回到竞技场的赛场上。

    精神力严重透支的疲倦感,侵袭亚瑟全身,然而就算如此,他还是靠毅力坚持,努力让自己不晕倒。

    亚瑟喉咙发出轻微声音,对站在他面前的严白道:“这是什么剑技?”

    严白想了想道:“算是问心剑吧,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亚瑟勉强一笑,念了句‘我输了’,径直栽倒在赛场中。

    场外的导师和学员,包括特殊区域的大人物们,除了知道严白底细的山德鲁一伙外,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疾风战队的小胡子队长,失手将胡子扯掉了一些,嘴巴张大的可以塞下一个拳头。

    残影战队的五位盗贼,摆出五个即夸张又难看的姿势,面部表情又好笑又容易判断他们此刻的心情。

    赛场上,迪丽雅和雪莉早已停手,雪莉不敢置信的看着亚瑟,一种叫做心痛的东西,悄然在她心中升起。迪丽雅一双美目停留在严白身上,惊喜,好奇,嗔怪等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此时此刻非常纠结,不知是不是应该像之前那场一样,抱住严白庆祝胜利。

    亚瑟另外的三位队友,弓箭手连弓都惊掉了,法师感觉腿有点软,身为第二指挥的盗贼,吓意识的想要出声告诉小伙伴们,比赛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没有输。

    然而话都到嘴边了,盗贼却无法说出口。以往情况下,熟练到被身体记住的接替指挥行为,这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激活。

    这似乎是直觉在警告,又似乎是身体在拒绝,或者是两者都有。

    也有可能是,那个家伙看了我一眼的缘故。

    盗贼对视线非常敏感,加上严白没刻意隐瞒,亚瑟倒地后,严白确实看了盗贼一眼,这一眼刚好成为盗贼的台阶,让盗贼继续保持沉默。

    比赛,在雪莉的认输中宣布结束,奔雷战队火急火燎的送亚瑟去治疗时,美女战队的五人,也在竞技场中央,享受学员们的欢呼。

    不管怎样,冠军就是冠军,虽说有点虎头蛇尾,甚至是蛇头蛇尾,但学员们没有吝啬他们的热情。

    不知道谁喊了声‘摘头盔’,欢呼的风向一变,全场都是要求严白摘头盔的声音,严白无所谓,在迪丽雅四女同样期待的目光下,他摘下头盔,露出本来面目。

    没有隐藏容貌的打算,严白露出他那张说帅又不帅,看久了又觉得帅的脸皮,学员连同导师都愣了愣,这货是谁?怎么没有一点印象?接着更大的欢呼声,送给了敢于露脸的严白,面子是相互的,严白给他们面子,他们当然要回应。

    少数人心中的疑问,也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冲淡,只有山德鲁等人不清楚严白的用意。

    托鲁道:“大人没有变化面容,会不会有危险?”

    旁边的凯里开玩笑道:“大人如果变化了面容,那才是冈赛公国最大的不幸。”

    托鲁想想后,觉得自己确实脑子短路了。

    站在那里的,可是以一己之力,帮助他们复国的超级强者。

    破坏之王黑龙领主巴哈姆,在他面前头都不敢抬高。传说中的不死之王阿加德,被他呼来喝去,没有半点怨言。

    如果冈赛公国的人,能够调查清楚两年半前的事件,知晓严白的存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调查不清楚的话,那只有为他们默哀了。

    思索一会,托鲁道:“应该通知当年的那一批元老,让他们守口如瓶。”

    凯里补充道:“还有当年的那批战俘,最好叫几个法师过去,施展失忆魔法。”

    罗德里克大公适时插话道:“关于这个,我早已让那批战俘,记不起大人的面容了。”

    凯里和托鲁看着罗德里克:“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罗德里克谦虚:“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三个老狐狸对视片刻,忍不住嘿嘿坏笑出声。

    当年还有人记得严白的相貌吗?

    其实早在当年,严白就动用世界之力,让那些小角色遗忘了他的长相,如今知道他相貌的,除了托鲁这一批高层外,也就只有那些从地球过来的内测者了。

    比赛有输赢,但一时的胜负,并不能说明什么。除了团队比赛,学院中还要举办个人赛以及最为混乱的大乱斗赛。这两项比赛严白都没参加,他已没了兴趣。

    有院长山德鲁的证明,严白学员的身份被确定下来,他的新名字叫做阿甘,于是学院中的人们记住了,有一位叫做阿甘的骑士,在团体赛上,打败了学院第一人亚瑟。

    一个星期后,毕业典礼结束。一些学员选择国内发展,一些学员选择去前线打仗,为收复国土做贡献。

    普通学员被马车运输,精英级别的学员,用魔兽运输。精英之上的学员,用战略级别的运输工具亲自运输。

    严白眺望远处的云彩,他脚下是军队战略级别的运输工具,一只体型庞大的黑鹫。

    黑鹫飞行速度快,稳定性良好。唯一的缺点是怕死,否则早就被人类驯养成了战争魔兽。

    包括严白在内,有资格乘坐黑鹫的,不到三十人,这些人毫无意外的,都是这批毕业生中的佼佼者。

    亚瑟、雪莉、迪丽雅就不说了,残影战队和疾风战队,还有各大战队的知名高手,以及在个人赛和大乱斗赛中表现出色的学员,成为了享受空运的人员之一。

    迪丽雅赖在严白身边,她的心情不是太好,除了她跟严白外,美女战队的其她队员,都选择了回家,迪丽雅尊重她们的决定,但这样的选择,让她需要时间来消化。

    严白旁边,坐着一脸虚心请教的亚瑟,严白也不藏私,将他施展过的问心一剑,一一讲解原理,这种涉及到世界之力的剑技,亚瑟练不练的成,那就要看亚瑟的造化,或者是严白的心情好不好了。

    亚瑟旁边坐着雪莉,暗中用美目瞪着严白,生怕严白把亚瑟掰弯了,断绝了她未来的幸福生活。

    其他学员则三五成群,聊天打屁,有的干脆拼起了酒量。负责控制黑鹫的军官笑了笑,年轻就是好啊,可惜战争是残酷的,军官知道前线战事并不理想,否则也不会学员们刚毕业,就火急火燎的过来拉人。

    黑鹫飞过某处峡谷时,突然遭到袭击。

    一只巨型箭矢由下而上,命中黑鹫的大腿,黑鹫悲鸣一声,开始向下栽去。军官大惊,赶紧尝试和黑鹫沟通,这时一根箭矢从远方袭来,准确飞向军官心脏位置。

    箭矢的速度很诡异,几乎是眨眼功夫,就从视野中跳跃到军官面前,军官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军官就要丧命,严白念头一动,军官福临心至,强行挪动上半身,箭矢射穿军官肺部,被严白随手抓住。

    军官想要倒地昏迷,严白念头再动,军官浑身颤抖,他想起了临行前长官的交代,于是咬牙稳住倒下的身体,重新和黑鹫沟通。

    雪莉第一时间来到军官身边进行治疗,军官硬抗到黑鹫跌跌撞撞落地后才昏死过去,学员们感动的眼眶湿润,这是一位伟大的黑鹫操控者。

    跳下黑鹫,领队导师带领学员们逃入森林,很明显,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敌人肯定还有后续袭击,导师不敢赌自己人的救援效率,于是做出了先自我隐藏的选择。

    黑鹫的降落点,是不可预料的,这给了学员们逃进森林的时间,导师的想法本来没错,但他低估了敌人灭掉他们的决心。

    一名男子,拦在了学员们面前,光凭气势就知道,这是一位强者。

    带队导师心中一凉,沉声道:“约瑟夫,这里的人都有家族,如果你敢动手的话,你的家族会被他们联合毁灭的。”

    大叔,我没家族的,严白在导师背后默默吐槽,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约瑟夫对导师的威胁无所谓:“家族原本就是用来背锅的,我亲爱的陛下,许诺了我无法拒绝的好处,所以只能对你们说抱歉了。”

    约瑟夫说完,手中多出了一个魔法卷轴,导师感知到魔法卷轴中封印的魔法后,急声道:“不好,是大范围魔法地动山摇,快向四周散开。”

    “已经太迟了。”约瑟夫摇头轻笑,撕开魔法卷轴,魔力波动冲向四方,周围魔法能量变得暴躁起来。

    四周开始震动,几乎是一个呼吸时间,就达到震动的最强点,地面裂开幽深的口子,树木东倒西歪,敏感的魔兽早已跑的没影,远离这片是非地。

    在场的学员得到导师率先示警,又都是学员内的佼佼者,加上严白暗中帮忙,抹去了运气不好等负面因素,大家全部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个魔法。

    当然,也不可幸免的,被魔法搅乱了阵型,分散于八方。

    地动山摇魔法当中,只有约瑟夫的位置安全,导师知道这一点,所以不跑反而向约瑟夫靠近,除了躲避魔法外,他也有缠住约瑟夫,给学员们更多逃跑时间的意思。

    约瑟夫看出导师的意图,赞道:“你和你后面那位,选择留下来拖住我,都是值得敬佩的战士。”

    导师一愣,我后面还有人吗?转头看到严白后,导师呵斥道:“胡闹,学员阿甘,你为什么不跑?”

    严白依旧是全身盔甲的造型,看不见脸上的表情,随意道:“导师,我觉得我能打败他。”

    导师摇头:“阿甘,他是位大剑师,拥有大剑师巅峰的力量,你虽然打赢了亚瑟,但跟他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约瑟夫表示同意:“年轻人,你的导师说的没错。人生有三大错觉,觉得对方喜欢你,觉得对方没看到你,觉得对方能被你打败。如果没判断错,你应该是这一批学员当中的第一人吧,最强的称号,让你自信心膨胀,但这也是你走向灭亡的根本原因。”

    “想当年,我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结果招惹了老一辈强者,运气好才侥幸活了下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啊。”

    约瑟夫瞬间进入了回忆模式,恨不得将他当年的事情都给说上一遍。严白一听,这还了得,瞬间移动到约瑟夫面前,在约瑟夫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一拳将他砸飞。

    约瑟夫落地,不能置信的看着严白,严白嫌弃道:“最烦你这种啰哩巴嗦的人了。”

    约瑟夫两眼一翻,直接昏迷。

    导师看的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