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轮塞翔的技巧
    中队长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有些后悔赖在这里看戏的行为。

    可怜他这位中队长,接到个紧急任务,屁颠屁颠跑去救人。结果要救的人根本不用救,自己就把敌人俘虏了。

    好吧,不用救人,那就护送一程,结果碰到了戴里克拦路事件。原本只是囚车归属问题,转眼功夫,就演变成双方人马对峙。眼看严白等人被包围,即将就范,结果约瑟夫突然投诚严白,指认出了内奸戴里克。

    这个结果来的实在太突然,突然到中队长想要置身事外,都变成了不可能的选择。

    不仅是不能置身事外,还会惹来一身骚,老油条如他,都能想到他未来的遭遇。

    充当证人描叙整个事情,被军中大佬要求守口如瓶,再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他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若死掉最好,没死掉的话,继续执行任务,或者打发他去边远小地方,如同发配一样直到终老。

    中队长心里有数,事关自己儿子的清白,他们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绝对干得出来以上那些事。这种事他见多了,只要运作得当,他们的那位副官老大都保不住他,除非托鲁老大亲自过来保他。

    想到今后横竖都是悲剧,中队长一咬牙,对着戴里克拔出兵器。事情都这样了,那就管他三七二十一,管他戴里克是不是真的内奸,先给他裤裆中,塞点屎进去再说。

    戴里克莫名愤怒,对中队长道:“上尉,你想干什么?敌人的话你也相信?”

    中队长此刻影帝附体,将自己想象成苦主,双眼通红道:“我表哥死了两个,因为情报错误。我表弟死了三个,因为情报错误,我兄弟死了一百多个,还是因为情报错误。戴里克少将,是你出卖了他们,对吗?”

    将反问句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话中描叙语调起伏,勾动人心。中队长充分展现出了塞屎的功力。看戴里克手下中,几人犹豫的脸色就知道,中队长的这波表演,10分可以给9分,不给满分是怕他骄傲。

    人才,这他娘的绝对是个人才。严白眼前一亮,中队长这一波骚演技,无疑是让戴里克骑虎难下,说不是内奸吧,那位中队长绝对可以继续飙戏,再用精湛的演技打败戴里克,逼戴里克承认。

    说是内奸吧,非常好,你戴里克裤裆里果然有屎,到时候你老爹都保不住你,除非你老爹父爱如山,肯吃掉你裤裆里的屎。

    局势轻松逆转,不出意外的话,戴里克的命运已经注定。严白却知道,事情离结束还早的很,因为有一大波人马,正在朝他们这里赶来。

    “大胆,是谁敢在军营门前闹事,想要被斩首示众吗?”

    人没到,大嗓门倒是率先传递过来咆哮之音。

    大家看过去,见到的是集脸毛,胸毛,手毛于一体的三毛大汉。他的脸毛堪比猩猩,他的胸毛犹如艺术般的难看,他的手毛连魔兽皮都能刮伤,看他身下那匹魔兽坐骑就知道,平时没少被手毛误伤过。

    三毛大汉出场的气势压过全场,没人敢跟他对视超过三秒,没办法,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大汉扛着巨型战斧,大步走到戴里克旁边,露出难看的笑容道:“小少爷,原来是您在这里,是这些不长眼的人冒犯了您吗,我马上劈了他们,为您出气。”

    中队长暗道可惜,收了演技,眼前的多毛大汉实力有点强悍,又是个二愣子,他若再跟戴里克飙戏,很可能真的会被多毛大汉给一斧头劈了。

    演技再高,也怕菜刀。装的再好,一斧劈倒。

    戴里克得到大汉助威,脸上重新浮现迷之自信。没错,这里是他老爹的军营,所有人都要听他老爹指挥,他在这里怕过谁?没有,他从来就没怕过谁。

    对大汉微微点头,戴里克道:“多劳,你来的正好,我刚发现了一位敌国的奸细,带领你的人,将他抓住,慢慢的严刑审问吧。”

    说严刑审问时,戴里克看着严白,语气残忍。这一次他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曾几何时,像严白这样的小角色,也敢忤逆于他。

    他调查过严白的背景,应该说这一批被袭击的人,他都有基本的背景资料。没办法,他当内奸期间就是这么敬业,从来不拿小角色滥竽充数,跑去找罗德尼老鬼领赏。

    严白的背景普普通通,或者说是小角色一个,貌似是走狗屎运得到了上古传承,才有了如今的实力,可惜也到此为止,圣级强者都说过,他想再前进一步,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迪丽雅、亚瑟等人,维纶国内的背景较深,可以慢慢玩死,严白就不一样了,通常这种随手可以捏死的小角色,戴里克不会等到第二天早晨。

    哦对了,还有这个中队长,刚才差点把他忽悠瘸了的混蛋,这个人必须是奸细,而是还是个大奸细。一会让多劳顺遍也拿下,大刑伺候。

    多劳得到命令,奔跑两步,高高跳起,巨型战斧当头劈向严白,完全不在意严白身旁还有其他人,又或者料定其他人会躲得远远的。

    严白眼睛微眯,心中对这莽汉不满,在多劳还没落地时,严白跳到空中,一掌印在多劳胸口。

    一半的力量被胸毛抵抗吸收,这是世界信息告诉严白的结果。严白嘴角微抽,这这这,这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

    不过,哪怕只有一半力量,严白这一掌也不是区区多劳能够抗住的。在场众人,只见到严白轻飘飘一掌印在多劳胸口,多劳就倒飞回军营中,不知落到了哪里。

    戴里克看得目瞪口呆,知道严白能打,没想到严白这么能打,多劳虽然是个二愣子,实力绝对够强,在自家老爹挥下,多劳绝对可以排进前三,一点水分都没有。

    原本他都已经把严白想象的足够强大,跟多劳打成平手之类的,没想到严白还要更加变态,连多劳都能秒杀。

    这样的实力,就算终生不能入圣级,又有什么关系?

    戴里克心中起了贪念,对他这种修炼天赋平平,靠爹吃饭的人来说,严白的传承,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一定要严刑拷打,逼问出传承。

    有了**,行动就更加坚定。戴里克对手下道:“不要让奸细跑掉,所有人一起上,谁敢帮助奸细,就一起干掉。”

    戴里克玩起人海战术,囚车中的约瑟夫估测形势,对严白道:“大人,将我身上的禁制解开,我们助你逃跑。”

    绿衣男已经醒来,随时可以带着弓箭手跑路。约瑟夫相信,他们这几位强者联手,跑路绝对没有问题。

    严白淡笑道:“不用,没人敢对我动手。”

    他手掌一翻,一枚骨质徽章凭空出现在掌心,骨质徽章无风自动,飘到他胸口黏住。他穿着盔甲又佩戴骨质徽章,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偏偏没人敢嘲笑他。

    学院的领队导师判断出骨质徽章来历,声音有些颤抖道:“院长徽章,是山德鲁大人的院长徽章。”

    山德鲁有令,见到院长徽章佩戴者,如同见到他本人一样。这枚徽章是身份的象征,代表着整个斗气魔法学院势力。

    包括领队导师,所有学员对着严白施晚辈礼节。没有人敢对山德鲁院长不敬,除非他们想跟山德鲁扳扳手腕。

    戴里克犹豫了几个呼吸,再次下达攻击严白的命令。他是军队派系,又不是学院派系,山德鲁虽然强大,但还管不到他。严白的传承,他势在必得,山德鲁得罪就得罪吧,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彻底叛出维纶国。

    没错,山德鲁是圣级强者,但山德鲁并没有展现出让人印象深刻的战绩,哪怕是帮助卡特琳娜女王的复国战役中,山德鲁也只是从旁辅助提里奥帝国的法圣。所以戴里克不是很怕山德鲁,圣级强者又如何,他们贝内特家族中,又不是没有。

    见愣头青戴里克没有停手打算,严白有些无语,无知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因为无知,所以戴里克连法圣都敢怼。

    不过这样的变化,严白还是可以接受的。他转头对中队长道:“兰迪大魔导还好吧?当年我就感觉到,他已经触摸到了那个层次的门槛。他最近应该快要突破了吧?”

    中队长不确定道:“大人,您是?”

    “记的你是叫麦克吧。”严白笑道:“才过了两年多,就不认识我了吗?”

    世界之力的光辉,挥洒在中队长麦克身上,被封印的记忆,逐渐恢复正常。麦克眼前一阵恍惚,随后他发现,眼前这位阿甘骑士的身影,与当年的那位大人重合在一起,一模一样,连声音都没有变化。

    他就是当年的那位大人,那位翻手之间,就帮助卡特琳娜女王复国的最大功臣。

    震惊,狂喜,崇拜,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麦克语无伦次。严白念头一动,麦克恢复冷静,但眼中仍有狂热色彩。

    他激动的对严白道:“大人,您真的回来了吗?”

    严白点头:“放个求援的信号吧。”

    麦克不疑有他,直接用出了骑士团的最高联络讯号。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信号弹升上空,炸裂成凯里贱笑的头像,这是托鲁和凯里之间的小游戏。托鲁一般会用凯里头像当信号弹,帮凯里拉仇恨。而凯里一般偷了女人内衣后,都会留下托鲁到此一游的标记。

    没过多久,一大堆骑士冲出了军营,他们有的光着膀子,有的干脆比自己的坐骑还先到。凯里的头像,是最高等级的求援信号弹,他们不敢浪费半点时间。

    “敌人呢?敌人在哪里?”

    “混蛋,谁乱发的信号弹,老子刚准备赢一把大牌。”

    “这不是戴里克那个小白脸吗?敢围住我们兄弟,他这是要造反了吧。”

    “哈哈,谁敢在这小白脸脸上来一拳,我就给谁一个金币。”

    “脱光他的衣服,我出十个金币。”

    “爆他菊花,大爷出一百个金币。”

    “卧槽,你确定不是开玩笑?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一百金币老子要了。”

    一群兵痞确定没有敌人后,开始围着戴里克评手论足。眼前形势一目了然,戴里克跟麦克起了冲突,他们当然要帮麦克。至于麦克乱发最高级别信号弹的事,那是自家事,一会揍他一顿就行了。

    “安静,都给我安静,你们这群混球。”麦克指着严白介绍道:“这位是学院来的大人物,代表山德鲁法圣。山德鲁法圣是托鲁老大尊敬的人,山德鲁法圣家的那位少爷,更是托鲁老大崇拜的人,你们难道就不对这位大人表示表示吗?”

    严白没发话,麦克不敢直接说明严白的身份,只能暗示自家兄弟,希望有人能猜测出个一二。

    骑士团的骑士们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从空间装备内,拿出各种写有欢迎标语的横幅,高举着对严白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严白被雷的外焦里嫩。

    这种欢迎方式,貌似是他丢给山德鲁治理学院的小本本中记载的东西。

    这还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自己种因,自己吃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