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暗度成仓
    战争,往往都是残酷的。战场上有句话说得好,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

    军队中的法师们聚集,联合施放大型侦测法术,这是侦测敌情的一种方式。战场中几种主流的侦测方式,法师团侦测,魔法道具侦测,哨探侦测,魔兽侦测,以及在一些强大的帝国内,已经越来越成熟的能量侦测技术。

    严白率领大军,朝威拉德城进发。由于他们这边拥有法圣兰迪,伪法圣孙文,所以众人提议,每前进一段距离,由法师团联合施放侦测法术,利用自己这边法圣多的优势,直接暴力冲开敌人的反侦测法术,从而知道敌人的动向。

    孙文在法师团中装模做样,利用严白给他的天线一样的长棍子,孙文将侦测法术推到了另一个新高度,让兰迪又惊又喜。

    对此,孙文谦虚一笑,区区小事,不值一提,一切都是这根神奇的魔法道具,它的学名叫做天线,而手拿天线的我,大家可以称呼我为天线宝宝。

    看着高举天线装逼的孙文,严白默默拿出可录像的魔法道具拍摄,作为孙少日后的黑历史。

    其实进入这个异世界后,孙文的黑历史就源源不断,被野猪拱死,嗑伟哥上战场,与金刚猩猩同床异梦。但这些都没有劝退孙文,反而让孙文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所以他刻苦练级,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除去那一身土豪装备,孙文可是实打实的魔导师。这是他自己努力修炼出来的境界,这点严白也不得不佩服。

    法团侦测完毕后,兰迪向严白汇报结果,敌人将所有人马缩回威拉德城,似乎想要在那里跟他们决战。

    严白无所谓,询问兰迪另一件事情:“那瓶漆黑的药剂,你研究出来是什么没有?”

    漆黑药剂是在戴里克的遗物中找到的,就是原本戴里克用来害严白他们,反而自己喝下去的那种毒药。当初戴里克并没用完,还剩下了一点,让兰迪拿去了做研究。

    不过,那一瓶药剂采用的是微型瓶子盛放,本来分量就只有几滴,被戴里克用剩的,也就两三滴而已。

    兰迪苦笑摇头:“这种药剂实在是太邪门了,邪门到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除了知道这东西确实能够害死圣级强者外,我对它仍旧一无所知。”

    严白点点头,这在他意料之中。远古邪神的产物,你能研究出来才怪。

    严白念头一动,他看到了遥远的冈赛国内,一处秘密研究场所,诸多炼金大师,正在对两坨肉块进行大量研究。不时有炼金师凑巧找对研究方向,从肉块中提取出一些漆黑的液体,让这些炼金师兴奋异常。

    严白念头又动,他很快发现,不仅是冈赛国内,许多其它国家,甚至是一些帝国,都设立了类似的研究机构。大家研究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的黑色肉块,初步的研究成果,都是那些漆黑色的,能够让人变成怪物的液体。

    对此,严白叹了口气。果然局面还是会朝这样的方向发展,他当初在维纶国遗迹中,对提里奥帝国和利维坦帝国那两位公主和王子的警告,果然作用微乎其微。

    这些肉块的来源,严白知道,是从那些远古遗迹中,打开神像中封印后所得。

    可能聪明的国王,都已经意识到这些肉块的不详特征,但他们还是保持了沉默,甚至是放纵属下研究,提取出漆黑液体。

    因为这些液体是一种威慑,是对圣级强者们的一种威慑。一些小国家甚至幻想,依靠提取这些漆黑液体,他们也可以在大国之间拥有话语权。

    严白清楚他们的想法,也不准备给予他们提示。对于现在的大陆来讲,远古时代似乎已经太久远了,许多人都失去了敬畏之心。当他们一意孤行,唤醒那禁忌中的存在时,严白倒是很想看看,到时候他们的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似乎,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呢。

    严白笑了笑,随后将注意力,转移到远方的城市上面。

    威拉德城,建立在山上的城市,城门口军队根本展不开队形。

    站在城下,严白和一众高层军官,冷冷看着城门上的冈赛士兵。他们这些最低也是大剑师大魔导师级别的强者,外加兰迪法圣,联合起来的气势,足以压垮普通的冈赛士兵。

    冈赛军中也有强者,负责守城的将军,是冈赛公国著名的山姆侯爵,防守城市的本事,据说和维纶国的霍格将军不相上下。

    严白看了几眼山姆,不再关注。兰迪则看向山姆旁边的一位法师,神色有些凝重,他知道,那是冈赛国的杜克法圣,这场战斗如果大人不出手的话,那么他和孙文能不能击败杜克法圣,就是这场攻城战的关键。

    亮相完毕,严白带人离开,驻扎在城门口不远位置。山姆见到后冷冷一笑道:“这个指挥官,将士兵放在山上吹冷风,简直愚蠢到我想哭。”

    杜克淡淡道:“山姆将军,不要大意,对方也有位法圣级别的强者。”

    山姆哈哈笑道:“那个法圣我也认识,是托鲁的忠狗兰迪,就算晋入法圣,也是法圣中的菜鸟,不可能是杜克大师你的对手。”

    杜克笑了笑,默认了山姆所说。两人边走边聊,很快消失在城门上。

    在威拉德城的另一座城门,约瑟夫带领着亚瑟等人,顺利溜进了城市内部。这座城门并没有严密的防守,维纶军队若是想出现在这里,就不得不越过边境线,从冈赛国国土内绕个圈子,才能转移过来。

    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所以没怎么防守。

    约瑟夫带着亚瑟等人四处溜达,很快被巡逻的骑士拦截。

    骑士的长官跟约瑟夫有些矛盾,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约瑟夫老大吗?不是说去维纶国办事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还带着陌生人,在城内鬼鬼祟祟的乱晃?”

    约瑟夫伸手指着亚瑟,呵斥道:“大胆,这位可是利维坦帝国的三皇子,尊敬的史蒂夫殿下,你想成为冈赛国的罪人吗?”

    长官听后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对着亚瑟道歉,亚瑟展露皇族气质,表示并不在意。

    很快的,约瑟夫等人就被山姆将军接见,由于约瑟夫投诚严白的事,还没被冈赛国发现,山姆将军经过短暂试探后,相信了亚瑟等人的身份,亚瑟是利维坦帝国的三皇子,游历到此,顺便过来寻求合作。

    亚瑟拿捏好语气,对山姆将军道:“我在这附近,发现了一座古代遗迹。然而我这次带来的人手不足,所以希望能够和贵国联手,平分遗迹中的所得。”

    山姆心中一动,搜寻古代遗迹类建筑,已被他们那位罗德尼陛下,标注成了重中之重,堪比国策的项目。若能发现一座古代遗迹,绝对是大功劳的事情。

    山姆已经动心,好吃好喝招待亚瑟。并第一时间汇报给了罗德尼陛下,很快山姆就得到命令,找到遗迹所在位置,拖住利维坦皇子的脚步。

    山姆知道,这是自家国王陛下起了独吞遗迹的心思。他秘密邀来约瑟夫,跟约瑟夫说明了情况。

    山姆道:“老弟,这件事还要靠你多出力,事成之后,我帮你在陛下面前邀功。”

    约瑟夫道:“将军大人您吃肉,给点汤我喝就行,遗迹的位置我也知道,只不过史蒂夫皇子不好糊弄,他的外号可是偷鸡王子。”

    山姆笑道:“这一点老弟大可不必担心,只要做的隐蔽些,史蒂夫皇子也只会认为,那是座早就被人探索过的遗迹,而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谈拢细节后,山姆正准备打开密室,送约瑟夫离开。而就在这时,约瑟夫突然一拳打在山姆脑袋上,可怜的山姆感受到危机,却来不及反应,就被约瑟夫一拳爆头而死。

    收拾好现场,约瑟夫悄悄离去,并发出魔法信息,亚瑟等人得到信息,分头展开行动。一个个高层军官被他们定位,而这些高层军官们并不知道,死神正在向他们接近。

    孙文和那几个内测者,被严白秘密送入城中,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干掉杜克法圣。

    面对这个任务,内测者们只感觉到一股史前巨坑的气息扑面而来。卧槽,上次让他们这些初级职业者,去怼大剑师强者也就算了,这次倒好,直接要去怼法圣了。

    哪怕再不懂,这些内测者们也知道,法圣强者,已经是这个异世界当中最强的那些存在,随便一个魔法,也能让他们嗝屁当场。

    他们此刻的心情,就好像刚出新手村的菜鸟,接到了干掉世界级别boss的任务一样。这种传说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简直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

    孙文见内测者们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解释道:“大家放心,我用我多年的游戏经验保证,这个杜克法圣,绝对会被我们干掉。”

    接触了几天,内测者们也知道了孙文的身份,跟他们一样,同样是游戏的测试者。只不过孙文进入游戏的时间,还早在始测之前,他是传说中的零测者。

    眼镜青年见孙文这么自信,问道:“孙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废话,这任务是严白这货亲自给的,严白这个游戏gm,bug级别存在,借助他们之手搞死杜克,简直是轻而易举。

    你们没和严白照过面,所以并不知道,这支军队的统帅,实际上就是严白这货。

    孙文暗中诽谤完,神秘道:“具体的我不方便多说,我只能告诉你们,像这样通过黑暗传送门进入的任务,不仅奖励丰厚,而且是必然能够完成的任务。”

    内测者们似懂非懂点点头,孙文怕说多了被严白远距离教训,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众人找到杜克的住宅,恰好看到准备出门的杜克。

    杜克打量孙文一会,淡淡道:“你们是过来杀我的?”

    他已经察觉到城中的不对劲,有好几股熟悉的气息,都消失不见,非死即被绑架。

    孙文对杜克施展法师礼节,文质彬彬道:“尊敬的杜克法圣,我们可没有杀死你的实力,我们的任务,是阻挡你的脚步一会,仅此而已。”

    “好久没见到这么有礼貌的刺客了。”杜克欣赏的看着孙文:“你成功赢得了我的好感,为了表达这份好感,我会将你制成标本,作为我的收藏品之一。”

    卧槽,原来是个变态,早知道就不玩法师礼节那一套了。孙文郁闷,他忘记听谁说的,战斗前的法师礼节,可以减少死亡的几率。

    现在一看,这招貌似对变态毫无作用。

    交流失败,孙文也懒得废话,撕开了严白事先给他的魔法卷轴。

    漆黑色球体凭空出现,迅速膨胀变大,包裹住杜克孙文等人后,又迅速变小消失不见。这一切发生在极短时间内,除了孙文等人的消失,这片地区一切不变。

    孙文等人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亮,他们来到了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中,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地平线,这个世界除了他们,再无其他任何东西。

    杜克首次脸色大变,法圣的他也感知不到这处空间是怎么回事。脑海当中,从古至今,几种空间转移的法术一一闪过,然而没有一种可以跟目前的情况对上号的。

    杜克看向孙文等人,杀意十足,难怪敢在他面前叫板,原来是准备了这样的大招。

    杀到只剩一人,逼问出回归的方法。

    这是杜克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