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脱衣飞刀流
    竞技场的合金大门缓缓开启,磅礴宏大的音乐随之而来,富豪们转头翘首以盼,有脸的面带冷笑。

    紧接着,当严白的身影,呈现在他们面前后,富豪们差点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上半身肿大的不像话,下半身苗条的堪比模特,七八件战斗服叠加在一起,严白原本一米八多的身高,直接冲到二米以上,都是脑袋上那一堆厚帽子给堆上去的。

    没错,战斗服是全身的,自带连衣帽,如果去掉衣服上面的大小鼓包,跟潜水服也差不多。

    严白刚一亮相,就惊的富豪们不知所措。这是个什么情况?战斗服还有这种穿法?

    等等,好像以前还真有人这样穿过。

    一位富豪苦苦回忆,突然大喊道:“我想起来了,是巨人流,这种穿战斗服的方式,是传说中的巨人流派战法。”

    卧槽,巨人流?

    有年龄较小的富豪,不知道何为巨人流。旁边老司机当场为他科普,原来很久以前,有个喜欢一次穿很多战斗服的战斗流派,曾经在格斗领域有过辉煌。臃肿的上半身,让他们看起来跟小巨人一样,从而得名巨人流。

    后来因为模特腿的弱点太明显,被针对的惨兮兮,从此退出格斗界历史。

    富豪们很快又发现,严白背上有着足足一捆刀,看严白自信的样子,富豪们试图再探严白的虚实。

    然而这一次,满场富豪苦思冥想,却没人能说出个明堂出来。最后,一位年迈的富豪从回忆状态转醒,发出一声叹息。

    “多少年了,总算又见到了无限一刀流的传人。”

    卧槽,无限一刀流?

    听上去就很强的样子。

    富豪们求科普,年迈的富豪也不装神秘。所谓无限一刀流,是一种爆发力极强的战斗流派,将所有的刀往天上一丢,接刀,挥刀,弃刀,再接刀,再挥刀,再弃刀。当所有的刀从空中落下,往往代表着对手已经战败。

    富豪们看向严白的眼光,已经少了一分轻视。巨人流加无限一刀流,严白的底牌,超乎他们的想象,看样子这次的赌金,又要打水漂了。

    可恶啊,就不能跟你的前辈一样,在死亡周期内正常嗝屁,非要跳出来搞事吗?

    富豪们咬牙切齿,用眼睛瞪着严白,试图沟通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用念头影响现实,让严白失败。

    道路的尽头,恐龙怪物出现,严白赶紧爬到一颗大树上,竞技场中可不是空无一物。为了富豪们的视觉体验,这里的环境可以迅速变化,比如沙漠、森林、湖泊等环境。

    恐龙怪物在森领中游走片刻,很快就发现树上的严白,双方大眼瞪小眼,严白突然将一把刀丢向恐龙怪物,擦着恐龙怪物的粗壮后腿,速度不减,如同切豆腐般,没入地面一大半。

    这个情况,让严白知道,他这具身体的力量,果然不是弱鸡级别。至少还能破开恐龙怪物的防御。

    他在这里是个实验体,虽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实验,但对于人体的实验,无非是智力和武力上的增加,严白感觉他智力并没增加,那就肯定是武力增加了。

    恐龙怪物后腿被划开一道小口子,暴怒的撞击大树,严白赶紧稳住重心,再次丢出一把刀。然而这次的准头有些差,连恐龙怪物的毛都没碰到。

    咔嚓一声,大树被撞断,某个穿着战斗服的身影被甩到旁边,恐龙怪物当即上前就是一口,狠狠咬在那道身影上。然后,在富豪们期待的目光中,尘土消散,露出恐龙怪物咬着的战斗服,以及战斗服内的一具木桩。

    我勒个去,什么情况?

    穿着战斗服的木桩?

    干你大爷啊啊啊。

    富豪们简直是辣眼睛,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

    再仔细一看,那木桩上面还简单的画了鼻子和眼睛等,卧槽,要不要这么专业?

    随后的战斗,已经完全脱离了富豪们想要的画风。严白不停爬树,恐龙怪物来了,他就拿刀当飞刀扔,树被撞断了,他就会留下一具木桩替身跑路。

    富豪们也看麻木了,什么巨人流,什么无限一刀流,全特么都是在扯淡。

    这分明就是脱衣飞刀流。

    在几颗树之间转战后,严白的战斗服只剩下两件,刀也差不多用完。战果比他预计的要好很多,恐龙怪物身上插着数把刀,一条后腿受伤,流血不止,动作比最开始,已经迟钝了很多。

    严白手里还剩下最后一把刀,这把可不能当飞刀丢了,若恐龙怪物虚弱到一定程度,让他提刀跟恐龙怪物玩近战,也不是不可以。

    树被撞断,严白熟练的留下替身木桩跑路,然而这次恐龙怪物变聪明了,不知道如何确认的严白真身所在,一尾巴朝严白扫了过来。

    严白横刀格挡,被一股巨力撞飞,落地后他刚要起身,恐龙怪物又是一记扫尾追击,比老虎尾巴强悍不知多少倍的攻击,眼看就要落到严白身上。

    关键时刻,严白扔出手中的刀,狠狠朝恐龙怪物脑袋扔出。一味的防守迟早要完蛋,之前恐龙怪物的扫尾攻击,他虽感觉滋味不好受,但攻击力度也就那样,他评估自己的身体可以承受。

    一声闷响,严白再被扫飞,这次的冲击力很强,他撞断一颗树后,还飞出去数米距离。

    艰难起身,严白嘴角流血,再看不远处的恐龙怪物,脑袋上插着一把制式刀具,已然陷入了癫疯狂暴状态。

    恐龙怪物大声嘶吼,像是吃了摇头丸般乱蹦乱跳。就在严白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恐龙怪物突然发疯般朝他冲过来。

    卧槽,脑袋上都流白浆了,还能这么勇猛?

    是吃了伟哥吧?是有工作人员,偷偷喂你吃伟哥了吧?

    严白转头就跑,武器都没了,傻子才和发疯的怪物刚正面。

    跑了一会,严白发现速度竟然没有恐龙怪物快,想找颗树爬上去苟一阵子吧,恐龙怪物离他的距离又有点近。恐怕真实的情况是,他爬树才爬到一半,就被恐龙怪物一口叼在嘴里,嚼吧嚼吧就嗝屁了。

    卧槽,不会真的就这样败北了吧?

    前方出现一颗超级大树,比严白见到的其它树木都要大,严白眼前一亮,朝超级大树冲刺过去。

    事到如今,只好将脸皮完全舍弃,用出最后的绝招了。

    秘技,秦王绕柱走!

    严白围着超级大树转圈,恐龙怪物在其身后紧追不放弃,然而恐龙怪物笨重的后腿,如何能比得上人类灵活的脚步。转了才两三圈,恐龙怪物就眼睁睁看着严白,和它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恐龙怪物倒在超级大树下,再也没有站起来。严白在不远处喘气,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哼,知道哥的厉害了没有。

    伤的这么重,还敢跟哥比转圈,看哥累不死你。

    没错,这是体力方面的胜利,这是种族优势的胜利,这是秦王绕柱绝学的胜利。富豪们看得头皮发麻,细思极恐,连吐槽的**都没有了。

    在他们看来,严白很强,明明可以正面干掉恐龙怪物,却非要用一个个战术,将恐龙怪物玩死玩残玩出脑浆,将体力消耗降到最低。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变态了。

    富豪们纷纷离开,他们承认严白的特殊性,死亡周期那一套理论,对于变态来讲,是无效的。

    不过,这也算是一场教科书般的战斗了吧。

    富豪们嘴边带笑,虽然输钱,但心情还不错。

    干掉恐龙怪物,严白感觉有些疲劳,冲凉后,被保安战士邀请一起去吃饭,有人请客是件好事,严白当然是点头答应。

    酒足饭饱,严白捕获附近的扫地机器人,移动到住宿区域去睡觉。

    时空如同流水般晃动,严白猛然睁开眼坐起,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他送了口气,他从那个科技风格满满的地方回来了。

    那里到底是哪里?

    是梦境空间?还是真实存在的异世界?

    严白不得而知,他唯一知道的是,在那里经历的一切,记忆犹新。

    摇头失笑,能回来就好,就怕回不来。转头看床边,廖思琪趴在那里已经睡着,严白下床,将廖思琪搬到床上,盖好被子。做完这些,他的双脚再也支撑不住,跌落在地。

    虽然脚上无力,但严白很高兴,他的双脚又恢复了不少,这是好现象。

    爬到轮椅上,严白离开房间,很快就遇到王超。经过王超的解说,他大概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在电视台萧菲的休息室内,他戴上面具后,就昏迷不醒。不过这次并没有昏迷多久,当天晚上就醒了过来。

    严白问:“面具在哪?”

    王超:“在实验室里。”

    严白一惊。

    卧槽,会所什么时候建立的实验室?

    我这个幕后老板怎么不知道?

    严白跟随王超来到实验室,很快就看到面具,以及站在面具前,好久不见的杨教授。

    说起这位杨教授,严白和他的第一次见面,还是音果市三医院的秃顶副院长带着杨教授过来的,那时他是去唤醒卓梓瑶的,杨教授还被他摸倒过,想想当时的情景,还真是年轻气盛啊。

    严白小声对王超道:“这老家伙谁请来的?工资多少?不会是个米虫吧?”

    “我都听见了。”

    杨教授面无表情看了严白一眼,继续研究面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