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要她活着
    皇后寝殿“啪!”一声脆响,伴随着一众跪俯着战战兢兢的宫侍,娜云哲尖锐的声音在殿内回响。“你真的打探清楚了?那贱人被送回去了?她没认罪?”“娘娘,千真万确。”哈尔珠也是一脸震惊,“那贱人一直不认罪,还给皇上写了一封血书,好些个大臣都说莫不是蒙受了大冤做不到这番,皇上已经下令彻查了。”娜云哲屏退了一干宫女,眼中阴狠这才显露无疑,“倒是小瞧了那贱人。”她本欲设计要了那人的命,却不想事情却往她相反的方向发展。思及此,娜云哲不由得染上担忧。“下面的人,都收拾干净了?”“娘娘放心,都处理妥当了,查不到我们这边。”哈尔珠语气忧虑,“只是娘娘,这次若是要不了她的命,下次,恐怕不会这么容易了。”“你以为本宫不清楚么?”娜云哲本就窝火着,一听这话脸色更加敛了下去,吓得宫女立马跪地告罪。“那贱人现在何处?”“回娘娘,在她自己的住处。不过听说,皇上派了重兵把守,旁人轻易接近不得。”宫女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答,余光瞥见自家主子脸愈加阴沉,赶紧挑着重要信息继续补充。“不过奴婢派过去监测的人回报,那房间已经多夜不曾熄灯,进出的太医一波又一波,神情凝重。还有人曾看见那灵苏丫头终日红着眼。奴婢估摸着,那贱人恐怕也是大限将至了。”“此话当真?”“奴婢不敢欺瞒娘娘。”“好啊!”娜云哲周身的怒意被这消息驱散了几分,她起身行至殿外,看着远方一处幽幽而叹,“若不能治她之罪,不如,就让她这样去吧……”另一处,萧轻雪的情况的确紧急。若不是她自己本身强烈的求生**,恐怕此时早已是一具尸体。可就算是终日靠千年人参吊着命,一众太医深知,其实已经是回天无力。他们跪在地上,面上愁苦。而他们的面前,是冷着一张脸不置一词的圣上。他此刻没说一句话,眼神轻飘飘的落在他们身上,明明毫无压力,可太医们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威慑,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上后背。“皇上,臣等无能,这位姑娘,只怕就是今晚的事了。”“朕说过,要她活着。”太医们面面相觑,脸上皆透着惶恐,俯身而拜,“臣等无能。”这时,外面匆匆的奔来一个人,正是贴身伺候李长卿的内侍。他冲进来,一下扑跪在李长卿面前,声音里带着颤意——“皇上,那位,还是不肯来。”李长卿深浓的眼里凝着一抹寒,声息沉沉。“不来,那就绑着来。”当绮里溪被大内侍卫五花大绑的扛来时,屋内的一众闲杂人等已经尽数退下。已经将眼哭成核桃状的灵苏跪扯着绮里溪的袍裾,“绮里先生,您救救主子吧,现在只有您能救她了!”“不救!”被弄得甚是狼狈的绮里溪一边扯下身上的麻绳,一边没好气的回绝。“你救是不救?”绮里溪摆弄好,毫不退缩的望着座中的人,冷笑,“你当我圣手神医是什么?”李长卿闻言沉了嘴角,示意灵苏先退下,然后才重新看向此时一脸怒意的男子。“我以为,你会懂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