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她的心思
    一番话,他明了了她的意图。“那么,你能给朕什么?”她眼中微微一缩,语气愈加坚决。“只要是我有的,只要我能给的,你都可拿去。”上面传来一声轻笑,最后,她的下巴被他托起。他冰凉的指馥沿着她脸上疤痕的印记而下,她看见他瀚海般的星眸里倒影自己此时的样子。那样的萧轻雪,连她自己也觉得陌生。“朕可以许诺你刚才的请求,在我厌倦你之前。不过——”他微微停顿,语气透着一丝危险,“若想要更高的位子,你得自己爬上去。”她俯身而拜,“臣妾,谢皇上恩典。”李长卿走了。萧轻雪慢慢起身,有些失力的回到床上。用被子微微拢了自己,将头慢慢埋进被子里,闻着里面透出来的药香,如此,心才微微踏实了些。因为爱他,她曾一度变得很低,低到尘埃,被人肆意践踏。现在,是时候醒醒了。苦海业障,没人渡得了她,那就让她自己渡自己吧……因为李长卿的特意吩咐,萧轻雪在养伤期间,一直无人来打扰。转眼,花至荼蘼,夏期已过。一行人从行宫回到京都皇宫时,已经是枫林渐染的爽秋时节。一来一回,萧轻雪从低贱的宫女一跃成为婕妤。期间种种,不得不叹,命运弄人。在世人眼中,这位身份成迷的娘娘似乎极得圣心。皇上不仅将前朝清昀公主的沁阳宫赐予了她,还经常让她陪驾在御前。有传言,这位汉人娘娘深得汉人朝臣及百姓的喜爱。她体恤下人,对胡人汉人一视同仁,更是在宫中躬行俭约,此风行从后宫扩散至全国,一改前朝时的铺张奢靡,为朝廷开支节省了大大的一笔。在世人愈发爱戴这位娘娘的同时,对她的好奇与探究也持续高涨。而此时,重重深宫中,一个高殿楼台上,一个女子正在极目眺望。她的一双秋水正静静收纳着远方的景物,目光所及处,是大靖的整个江山。灵苏来到时,看到的便是一个帘卷西风独自凭栏的清瘦背影。她轻声走近,小心地将手中的披风轻轻搭在了女子的肩头。“娘娘,起风了,小心着凉。”她没理会她的话,只是自顾感慨,“现在的大靖,比之先前的陈国,大了很多是不是?”“娘娘?”灵苏眼中闪过疑惑,不待她继续探究女子话语里的深意,萧轻雪已经微拢了披风进去。“东西都送到皇后那里了么?”萧轻雪轻捏着茶盖摩挲着茶沿,语气漫不经心。灵苏点点头,“都送过去了。可是——”她眼里有着不解,“娘娘,奴婢不明白,皇后明明恨我们入骨,您送过去的东西她从来都是赏给下人的,为何我们还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她盯着杯中浮叶,似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眼下,还不是与她为敌的时候。”娜云哲在李长卿心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她从没想过要去动摇这个位置,尽可能的让自己壮大,这才是她的目的。如果可以,她倒是愿意与娜云哲井水不犯河水。可惜……一瓣浮叶渐渐沉到了杯底,她羽睫微颤,将茶杯放下。“灵苏,替我梳妆吧。”铜镜前,女子一头青丝如瀑。灵苏站在身后拿木梳轻梳着,不经意瞥过女子的面庞。“娘娘,绮里先生的药果然有效,这些日子,您脸上的疤淡了很多。”“是么?”萧轻雪看着镜中的女子伸手抚上那道疤痕,的确是淡了很多。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出这张脸,曾有过那样恐怖的时刻。不过她依旧记得绮里溪说过的话,疤痕想要完全消除,怕是不能了。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他为她做到的极致了。其实萧轻雪倒觉得,这样挺好,这道疤,会永远对她有警示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