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李长卿的城府
    就在萧轻雪准备等死时,铁门外咣当一声,锁落门破。“娘娘,快随小人走!”来不及细问来人的底细,在浓烟滚滚的烟雾中,二人终于逃出生天。萧轻雪只觉一阵热浪袭来,面前的千年古刹已置身一片火海。“这是——”这时,那人才朝萧轻雪一跪行礼。“娘娘,叛军已被控制,小人奉圣命前来保护娘娘,还请娘娘移驾西厢院,皇后娘娘还有您的宫女此刻正在那暂避。待火势控制之后,小人再带你们回宫。”“等等。”她叫住急欲匆匆离去的人,“叛军?不是劫匪么?还有皇上,皇上没来?”那人似是犹豫了一会,拱手道:“娘娘,娜全忠谋反,率兵逼京,皇上平叛去了,还请娘娘耐心等候。”那人急匆匆的走了,留下萧轻雪还怔怔的反应不过来。娜全忠,反了?他方才说是叛军,那这么说,那些劫匪是娜全忠的人?这一切,娜云哲知道么?萧轻雪脸上透着凝重,直奔西厢房而去。经过一场血的清洗,来时的一行人此时仅以剩下三三两两。西厢的内院,宫女们进进出出,她们手中端着的一盆盆血水看的萧轻雪心惊。“娘娘!”在一个房门前焦急来回踱步的灵苏看见她,惊喜地迎上去。“这是怎么回事?”“此事说来话长,娘娘,咱们进屋说。”待进了屋,灵苏往左右望了下,这才谨慎的关了门,在她耳边拢手轻道:“皇后娘娘小产了。”“怎么会?”萧轻雪显得有些吃惊,娜云哲是那样在意这个孩子,怎么会突然流掉了?灵苏皱着眉。“具体情况奴婢也不是清楚,好像听说是被护国公谋反的事生生刺激到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倒水给她,“好像她对护国公谋反的事全不知情呢。”萧轻雪摩挲着杯壁,眸中闪过一丝深思,“这么说,她真的跟此事无关么?”不对,此事必另有蹊跷。灵苏没瞧见此时萧轻雪的神色,只是兀自感慨。“倒是可惜那个孩子了,听说是个成型的男婴。”萧轻雪抚上自己的肚子,眼中有些许复杂。她一直不想要的孩子现在还好好的,反而是娜云哲小心谨慎护着的孩子,竟这么没了。李长卿,知道他的第一个孩子,没了么?“娘娘,您在想什么?”萧轻雪放下茶杯,看着她,眼里有一抹探究。“灵苏,你老实回答我,今天这一切,他知道吗?”“娘娘。”灵苏跪了下去,却有些支支吾吾。萧轻雪一下了然。她脑中白光一闪,突然想起刚刚救她的男人声音眼神甚是熟悉,分明是那时压着她进密室的人。虽然那时他蒙着脸,可萧轻雪印象却极为深刻。他显然是李长卿安插里绑匪群中的卧底,而这群绑匪,实际又是属于娜全忠的部下。照这么分析,李长卿应该早知有这一场绑架,更或者说,他亦早知娜全忠会在今天谋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顺水推舟,将党羽之势连根拔起。好一招棋。计中计,局中局,谁又覆了谁的天下?萧轻雪渐渐握紧了手中的杯子,随后又慢慢松开。她起先还以为,李长卿只是对她绝情,不过从此事来看,他何尝不是利用了娜云哲。这个错付了真心的女人,知道她如此爱着的男人,只是把她当做了棋子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