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娜云哲的异常
    自平叛后,以娜全忠为主的胡人势力被尽数拔起。期间,李长卿以雷霆手段清洗朝中大臣,选贤举能,朝堂风气为之一变。而他最重要的一个举措,便是朝堂上下全兴汉俗。明政教,兴庠序,将汉胡两族的融合推向了一个新高度。一个全新的盛世,似乎在李长卿的手上,诞生了。致和元年,冬。京都飘起了第一场雪,整个皇城都宛如处在一个纷扬梦幻的银色世界。沁阳宫,院内昔年与某人栽的桃树,早已叶落做尘土。一片素白间,一个身披火红斗篷的娇小身影在树下流连。最终,女子在一棵桃树前站定。她望着这一株桃树,眼神微微邈远,似有所追忆。当年新雪来时,她曾有与一人在此处埋了数坛陈酒,相约好,每逢她生辰,他定将与她共酌。今天,是她生辰啊……萧轻雪看着被挖出的陈酒眸色复杂,他没忘记。灵苏打着伞出来寻时,便见着萧轻雪在雪地中望着桃树下的酒坛子发呆。“娘娘,天冷,赶紧进屋吧。”取了酒,进了屋,灵苏赶紧将早已备好的手炉递到萧轻雪手中。萧轻雪的体质偏寒,尤其入了冬之后,手脚更是经常冰冷,绮里溪千叮咛万嘱咐切要注意保暖,可孕妇每次敷衍的态度总是让他无可奈何。灵苏留了心,只好将她盯的越发紧。不过今天是难得的喜事,灵苏便没有像往常那样烦她。“娘娘,今儿个是您生辰,一定要办的热热闹闹的,皇上有说什么时候来么?”萧轻雪神情上未见有多少欣喜,“说是晚上过来,生辰之事,不必大办,照常即可。只是那酒,需提前热着。”灵苏有些不乐意,可也知道拗不过她,应了一声便当是答应了。此时,殿外突然喧哗起来。灵苏皱起眉,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座上的女子,“娘娘,奴婢去瞧瞧。”不消片刻,外面有人进来,不过一道来的,还有个不速之客。在李长卿下令大兴汉俗的旨意下,唯有娜云哲此时依旧是一身胡服装束,而对此,李长卿只是默许了。她还是他的皇后,独一无二的皇后。她父亲的叛乱,没有丝毫影响到她。萧轻雪不去深究这里面所代表的含义,只是看着形容枯槁的皇后,神色淡淡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皇后娘娘驾临,臣妾有失远迎,灵苏,看茶。”灵苏拦不住闯入的人,听到主子如此吩咐,站在那犹豫着不肯退下,“娘娘?”“无妨,去吧。”娜云哲看着灵苏那丫头退下前眼里流露出的深深防备,嗤笑一声,“萧轻雪,连你的奴才都忌惮本宫,你哪儿来的胆量如此嚣张?”对于她开门见山的挑衅,萧轻雪不以为意,幽幽瞥过在她身边屏声静息的哈尔珠,如何想得到,一个奴才,曾经也能踩到她头上?“皇后是聪明人,应该懂得今时不同往日。再说,”她唇角微掀,有些无辜,“臣妾只是奉圣命不必行礼。”娜云哲面色一僵,嘴角微微抿起,可最终,还是沉默着落了座。她的视线,自坐下后便一直落在萧轻雪已经显怀的肚子上。那眼神太过炙热,可下一瞬,又是极度阴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