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等不了
    “娘娘。”身边的哈尔珠眼见自己主子的神态有些不对,小心地出声提醒。娜云哲微微松了手,漫不经心的用指腹抹去手背上的血印。“这孩子——”“托皇后的福,将近五个月了。”萧轻雪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笼着手炉的手松了一只,放在自己腹部。“五个月了……”娜云哲心中一痛,低声喃喃,“如果本宫的孩子还在,应该,快生了吧。”“娘娘。”哈尔珠表情有些担忧。娜云哲似是恍若未觉,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她的表情有些怪异,一会悲痛,一会轻笑。“萧轻雪,你说,为什么我的孩子就不能像你的孩子这么好命?为什么你的孩子还活着,而我的,却没了呢?”她转头盯住旁边的女子,眼中的嫉恨显露无疑。“皇后娘娘身体不适,还请早早回去歇息吧。”灵苏挡身在二人中间,语气不卑不亢,她饱含警告的眼神投向哈尔珠,“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伺候你家主子回去静养?”哈尔珠心中一惊,她知道此刻的萧轻雪早已不是当初任人欺凌的软柿子,有些慌张地几乎是半强迫的将娜云哲扶了起来。“娘娘,咱回去吧。”娜云哲一边挣扎着,一边冷笑着盯着坐在那始终无动于衷的女子。“萧轻雪,你别得意,你很快会付出的代价的,你等着。”娜云哲吵吵闹闹的被拉走了,殿内复归安静,只有珠帘还在轻轻晃动。“娘娘,您别听她胡说。”灵苏脸色愤愤,“她自己不小心没了孩子,还牵累您,皇上也真是的。”“休得胡言。”萧轻雪语气微微沉了下去,“这话,以后莫再说了。”“……是。”萧轻雪的视线落在窗外,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今年的雪,似乎额外大了些……雪花纷落,落地无声,而雪中的风,更带寒冽。李长卿从窗外的雪景中收回视线,手中轻扣着桌面,听着来人禀告着刚刚发生在沁阳宫的一切,他神情,却有些心不在焉。曾有一人说,当年她母后生她之时,京都下起了初雪。轻雪这个名字,便是这样来的。今年的初雪,时值她生辰,而他的那份大礼,已经准备多时。绮里溪放下茶盏,皱眉看着明显走神的男子,轻轻挥手让暗卫退了,这才起身走至他跟前,环着胸打量他。“我能否把你此刻的出神,当成是在犹豫?”李长卿眸中微微一动,看着面前之人,轻轻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绮里溪眼低结起浓浓的寒冰,他声音更冷。“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没有心的。”闻言,李长卿只是淡淡笑,不置可否。他这一副淡然到毫不关己的样子着实让绮里溪看不惯,有些动怒的俯身撑在御桌上逼视着他。“李长卿,你会毁了她的,她真的再经不起任何打击了!你明白吗!”他的脸上不知何时起变得憔悴,绮里溪的呵斥只是让他的眉头紧了紧。“绮里溪,你不明白么?她必须挺过去。”“什么必须,你有什么权利让她必须?!这个责任是你的,是你李长卿的!”“我没时间了。”“你!”绮里溪眼中染起沉痛,竟是无法继续斥责。他收拢了拳,盯着他看了片刻,最后愤恨起了身,“为什么一定要是你,方法这么多,一定还有其他方法的!”闻言,御桌后的男子神色微微一暗,微微摇了摇头。“除了恨,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能让她如此。唯有斩断她最后的羁绊,方能涅??重生。”“可——”“我等不了……”男子的神色,绮里溪不忍再看,眼一如这灰蒙的天。殿内,只余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