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丢就丢了
    下午,公证登记署出来时(本文为架空,所以机构不用本国的,这个机构也是萋萋自己临时发挥的,大家就当是咱们的民政局和公证处的合体),两人手里均拿着一张婚书。

    纪如锦看着婚书上她和慕萧寒坐在一起的照片,十指相扣,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十分醒目。

    刚才,就在来公证登记署的时候,才想起登记结婚时要戴戒指,否则无效,于是便在路边的一家珠宝店停了下来,进到珠宝店里,慕萧寒问她喜欢什么款式,她无所谓地回了两个字:“随便。”

    但男人显然并不打算随便,叫来店员,将店中所有的戒指拿了出来,最后选中了一枚重有六点零八克拉的钻戒,在看到价格的那一刹那,纪如锦就犯蠢了。

    “这太贵了,要是弄丢了,我赔不起。”

    慕萧寒握了握手,神情仍是一派温润:“丢就丢了,再买一枚便是。”

    纪如锦却觉得不过是三年的婚约,没必要这么张扬,更何况,她也不想等三年过后,她还得欠着一屁股的债离开。

    于是,目光落在了柜台里一双虽简单,款式却新颖的铂金对戒上,一对还不到一万块,再看女款的那枚,比男款的了一半,想来也就三千多块的样子,即便日后真弄丢了,她也赔得起。

    “就这对吧,我喜欢这款。”她的手就指向了那对戒指。

    慕萧寒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素来淡定的神情也有了一丝龟裂,推着轮椅的易翎是一脸看奇葩的神情。

    至于店员就更不用说了,那脸上简直就像是写了‘日了狗了’几个大字。

    方才还喜滋滋地想着上百万的钻戒卖出去,这一单就能提成两万多块,可哪想转眼间那两万多块的钞票就从眼前挥着翅膀saybyby了。

    “你确定?”慕萧寒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纪如锦确定得不能再确定,生怕慕萧寒会改变主意似的,点头的时候跟鸡啄米似的。

    车上,她将婚书放进包里,又将戒指取下来准备收好,却被慕萧寒叫住了:“你这是做什么?难道和我结婚很委屈?”

    纪如锦连忙解释:“没有,我就是怕弄丢了。”

    后面的话她没好意思说,要是弄丢了,她不是还得赔么?

    但又怕这话显得她太家子气了。

    “戴上,别让再我说第二次。”某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扔下一句话,神情仍是温润隽逸,却充满威严,让人不敢抗拒。

    纪如锦心肝一抖,立即戴了回去,同时寻思着,要不然回去找根红绳穿起来戴在脖子上?这样应该牢靠些。

    “嗯,我在前面公交站下车就可以了。”她伸着脑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公交站对正在开车的易翎说道。

    “你去哪里?”慕萧寒显然有些不悦了,这个女人真是事儿多。

    “我……我不去哪里啊,不是都登记完了么?我该回学校了。”纪如锦不明白他哪里来的怒气,傻傻地反问道。

    慕萧寒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那份协议你没仔细看?第一项第三条:你必须和我同住。”

    纪如锦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下一枚鸡蛋,她好像真没仔细看,不过,她要是知道有这样一条,好吧!她也不得不同意。

    “可是,我们……我们只是假结婚。”她还从来没有跟男人同居过,更重要的是,他要再像之前那样突然发疯怎么办?

    “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能对你造成伤害么?”慕萧寒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淡淡地反问。

    纪如锦被问得哑口无言,偃旗息鼓。

    “还有,别再让我听到‘假结婚’三个字。”男人又出声,发出严厉而冰冷的警告。

    纪如锦沉默地点了点头,车内顿时静得有些压抑。

    兴许是觉得自己今天的脾气有些坏,又或者不想第一天就把身边的笨女人给吓跑,慕萧寒又开口道:“以后你必须每天都回慕家,去学校叫司机送就是了,虽然只是协议婚姻,但我每个月还是会给你的卡上打八百万的零用钱,你平时想买什么尽管去买,如果需要你陪我参加宴会或者商务晚会之类的,会有专门的服装搭配师,化妆师,设计师打理,你一概不用管,懂了?”

    纪如锦在听到八百万那三个字的时候,慕萧寒后面说了什么,她一概没听到了……

    “八百万,你,我,你给我的零用钱?”话也说不利索了。

    男人淡淡地嗯了一声,嘴角微扬,显然纪如锦的反应取悦了他。

    “不行。”纪如锦瞪大眼睛,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