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什么是夫纲
    纪如锦被吼得脖子一缩,立即躲到了慕萧寒的后面,这才梗着脖子道:“我那是正当防卫。”

    这时,慕恩恩和江媛媛,慕蒹葭扶着慕老太太走了过来。

    几人脸色均十分难看,尤其是慕恩恩看纪如锦的眼神,很是愤怒。

    “就是你这个女人害得我二哥的腿差点断了,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你这么恶毒,怎么不去死啊!”

    慕恩恩和慕言飞的感情极好,以前她就一直追问二哥害他受伤的凶手是谁,甚至想过要去把那罪魁祸首给弄死替二哥报仇,却不想,这女人竟然嫁进了慕家。

    很好,新帐旧帐,一起清算。

    “萧寒,你即算不想和媛媛结婚,但也要找个身世清白,品行端庄,心地善良的女孩才是。”

    慕蒹葭在旁边也跟着指责道,那意思是说纪如锦无父无母,品行不端,心残歹毒,而关于纪如锦身世,是她几分钟前才让人调查到的。

    “趁你爸妈还没有回来,不知道这件事情之前赶紧和这个女人离了吧,否则,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和伤害言飞的女人结婚,他们得有多伤心。”

    慕老太太也下了命令,她本就不喜欢这个纪如锦,如今知道她是害得自己孙子差点瘫了条腿的人,就更容不得她了。

    纪如锦脸色瞬间煞白,她想哭,可是尊严告诉她不能哭。

    难道她无父无母就该被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贱踏,欺辱吗?

    明明是慕言飞对她企图不轨在先,可慕家的人不分清红皂白,就将所有的罪责全算到了她的头上。

    而江媛媛看到纪如锦被所有人围攻,心里痛快又解气,跟着也一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寒哥哥,你一定是被她的表面蒙蔽了,现在看清她的真面目,就赶紧离了吧,不然,以她这么狠毒的性子,还不定会做出什么丧天害理的事情出来。”

    只是可惜,慕萧寒不管纪如锦狠不狠毒,他现在要用她的血,所以,必然是不会放她离开的。

    他的目光在面前的几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纪如锦的脸上。

    此时,她正委屈地低头着,紧抿着唇不吭声,默默地承受着所有人的指控,似乎不管接下来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

    他想她一定很不喜欢这里吧?应该是盼望着离开这里,才会一点反抗也没有。

    只是要让她失望了。

    慕萧寒突然就笑了起来,伸手握住了纪如锦的手:“阿锦不是狠毒的人,这点我信她,至于言飞受伤那件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姑你这么豪放不羁,阿锦才是受害者,言飞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么?”

    纪如锦一脸震惊,不怪她这么惊讶,就是慕家其他人也是不敢置信。

    慕萧寒身为大哥,对两个弟妹是宠爱有加,可今天为了这个女人,一再地与家里所有人反抗。

    难道真是这个女人给他灌了什么**汤?

    “哥,你是不是被她灌迷药了?怎么处处都向着她?我们才是你最亲的亲人,你怎么可以为了包庇她,就不为二哥报仇了?当初你可是说过,若是找到那个害二哥受伤的人,一定饶不了她的。”

    慕恩恩气愤到难以至信,对纪如锦的敌意越来越深,这个女人的出现,令她感到了一种即将失去最疼爱自己的亲人的恐慌。

    “嗯,是的,我晚上一定会好好教训她,让她知道什么是夫纲。”

    结果,慕萧寒一幅煞有介事地说了这么一句,令慕恩恩当场就懵圈了。

    只有慕老太太,慕蒹葭,慕言飞和江媛媛听完之后,脸色变得十分精彩。

    江媛媛在心里咬牙切齿,冷冷地蹦出三个字:“不要脸。”

    纪如锦没听进去,却在担心慕萧寒晚上会怎么教训自己?

    房间里,纪如锦愣愣地站在那里,脚下踩着的是纯手工织就的羊毛地毯,图纹充满了欧派气息,优雅不失大气,她想如果就这样睡在这上面,也一定很舒服吧?

    慕萧寒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着文件,很久的时间里,只有他翻页或批改意见时钢笔在纸页上书写的声音。

    直到她脚站得有些发麻了,才移动了一下脚步,再继续站直了,等侯慕萧寒的发落。

    突然,啪地一声,男人将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审阅完毕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同时,目光也淡淡地朝她看了过来。

    “过来。”

    纪如锦打了个冷颤,慢吞吞地移了过去。

    “你……你要怎么教训我?我,我又没错,如果你真要替你弟弟报仇,大不把我也打成骨折住两个月吧。”她咬了咬牙,一幅决心赴死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