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只要我跪下
    纪如锦这么一通发泄完毕,也不管别人是什么神情,转身就走了出去。

    她还要赶着去学校上课,更不想在慕家多待一分钟了。

    包括慕萧寒在内,所有人都怔了片刻。

    尤其是慕恩恩,许是也没想到跟包子一样看着好捏揉的纪如锦也有发飚的时候,竟被堵得哑口无言,可心里又气得不行,她长这么大,除了自家大哥,还没有谁敢这么对她说话的,她纪如锦凭什么敢这么跟她说话?真是气死她了。

    慕萧寒从慕家出来时,经过岗亭时,毫无意外地看到了被拦在出口的纪如锦。

    “先生,要纪姐上车吗?”易翎放慢了车速,问道。

    慕萧寒镜片后面的双目平静无波:“不用。”

    易翎不再多问,又恢复了先前的速度,过了岗亭时,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见纪如锦正在和岗亭的士兵争论着什么,最后不知道是士兵说了什么,吓得她脖子一缩,又乖乖地退回了路旁。

    纪如锦后悔了,刚才在慕家她就该再忍忍的,现在好了,连慕萧寒都得罪了,刚才他的车就从眼皮子底下过去也没停下来带她离开,她就知道慕萧寒记恨上了,真是个心眼比针尖还的男人。

    她又在路边上等了一个时,眼看着离她上课的时候就快要到了,想到今天还要给把设计图稿交给导师,还有前天她做的在今天的课上还要放出来,要是去晚了,害得导师的课程无法正常进行,那她就大罪过了。

    正心急如焚时,她就看到远远的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开了过来。

    她眼前一亮,也不管危险不危险了,就冲到了路中间。

    慕言飞差点被吓得心脏都跳出来了,一个急刹,发现刺耳的声音,待他停稳看清楚不怕死的人是谁时,顿时火冒三丈。

    “纪如锦,你想死啊!敢拦我的车,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吧?”

    纪如锦被吼得脖子一缩,心里还是有点怕的,但还是一幅讨好的笑走了过去:“二少,你大人不计人过,就原谅我吧。”

    慕言飞对纪如锦并不熟,一年前他腿受伤的起因,那也是因为他和一帮兄弟在江边喝酒,确实喝大了,又打了赌,而纪如锦正好从江边走过,又着实有几分姿色,受了兄弟的怂恿,便将她强行绑上了车。

    以至于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也因为那件事太丢份,又担心若是让父亲知道他差点强了良家少女,兴许那条伤腿会直接被当场打折,所以当家人逼问事情起因时,他也只说是跟人打架伤的,但背地里却去a大寻过几次人,因为不知道纪如锦的名字,也不知道她读的什么系,所以找了几次无果便再也没有去找过了。

    昨天看到纪如锦时,才想起旧帐,心里恨得牙痒痒的,没想到她不但成了自己的大嫂,还当着大哥的面将那次的事情如实说了出来,当时他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现在见她讨好地求原谅,慕二少便得意又傲娇了,心里想着要新帐旧恨一起清算:“原谅你?纪如锦,你以为你是谁啊,也配我原谅你么?”

    纪如锦从不认识慕言飞受伤的事情是她的错,如果时间倒回,她想她还会那么做,但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于是捂着良心回了句:“我不是你嫂子么?”

    “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想当我嫂子,你也配?”慕二少勃然大怒,指着纪如锦的鼻子吼了起来。

    纪如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词,她当然知道自己不配,慕家这么神奇的一个存在,她真庆幸自己不配。

    但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腹诽,面上还是一幅逆来顺受的点了点头:“我不配,我也想滚,可这不是他们不让我滚么?不然,二少助我一臂之力,带我先出了这岗亭,我再滚得远远的?”

    她想自己都低成这份上了,慕言飞总该知足了吧?

    不过,她显然是低估了慕言飞的恶意了。

    听她这么说,慕言飞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一个时前,他大哥才从这里出去,怎么没带上她?

    看来,大哥对她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好嘛!

    想到这里,他就更得意了。

    “要我带你出去是吧?很简单,跪下来求我,兴许我发发慈悲,就让他们放你过去了。”

    慕言飞很拽地靠在车门边,一幅高高在上的蔑视着纪如锦。

    今天,他就要玩个尽兴。

    纪如锦终于被激怒了,气得咬牙怒瞪向他,正准备张嘴就要开骂,结果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是乐乐打来的,她忍着心里的火头,接通了电话,那边就传来乐乐着急万分的声音:“阿锦,出大事了,老师,老师刚才在课堂上气得晕过去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许老师对她有知遇之恩,而且,很信任她,就像这次纪明萱在校园闹出闹出那些事情,所有人都在骂她,就连系里的老师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只有许老师相信她,甚在系主任面前以人格为她担保。

    “都是纪明萱,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人公然质问是不是你和许老师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才会这么维护你,许老师当时就气得捂着胸口倒了下去。阿锦,你快来医院吧。”米乐乐说这话时,也是气得发抖,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纪如锦听完,原本愤怒的神情,顿时变得死灰,她冷冷地看着慕言飞问道:“是不是真的只要我跪下,你就带我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