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还能怎么办
    纪如锦见慕言飞追了过来,跑得更快了。

    但是,她一对慕家不熟,二也没有慕言飞那样的大长腿,慕言飞见她往水池边跑,就绕过一旁的蔷薇藤做出的拱门,不消片刻,人已经站在了纪如锦的面前。

    “你这个女人真是找死,竟敢跑到我家来。”慕言飞那凶狠的模样,就像是马上要扑上去一口把她咬死似的。

    纪如锦吓得抖了抖,不停后退:“你别过来,我现在可是你嫂子,你敢伤害我,我就告诉你哥。”

    慕言飞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可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哈哈,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连这样的谎也敢扯,我哥除非是眼瞎了,否则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纪如锦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这种神经病计较。

    “不然,你以为这种地方我能进得来?你要不信,可以跟我去你大哥面前对质。”总之,能拖一时是一时。

    慕言飞的笑声止住,却是一脸不敢置信。

    确实,这片区并不是谁都能进来的,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不悦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慕言飞就见纪如锦像看到救星似的,撒腿朝声音的主人跑了过去。

    “你弟弟要杀了我。”她真想问一问慕萧寒,他们慕家不会有什么残暴基因吧?

    否则,怎么一个个都那么恐怖?

    慕言飞听到,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杀她了?

    “而且,他还说你眼瞎了。”纪如锦又说了一句,慕言飞当场就要跪了下来。

    慕萧寒一记冰冷的眼神朝慕言飞瞪了过去,又似笑非笑地看向纪如锦:“你想挑拔我们兄弟反目?”

    纪如锦听完,睁大了眼睛:“没有,我是说真的,虽然我确实想要你教训一下他。”

    她倒是实话实说:“既然你无所谓,那我还能怎么办?反正咱俩也就是协……”话没说完,就被冷喝声打断。

    “闭嘴。”慕萧寒的脸色越发地阴沉,若非有镜片挡着,神情还真是挺吓人的。

    纪如锦识相地住了嘴,反正她目的已经达到了,可还是不太放心地又说了句:

    “你弟真的很残暴,他对我怀恨在心已久,我觉得我还是回学校去住的比较好,不然我怕在这种如狼似虎的地方迟早会被生吞活剥的。”

    其实她就是不想住在这里了,情愿去学校接受那些异样的目光,也不要在这里被慕家的人怼死,尤其还有慕言飞这个定时炸弹的存在。

    慕言飞发现自己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倒是面前的女人仗着他哥撑腰,对他连‘很残暴’这种形容词都用上了。

    他什么时候残暴了?她才是残暴好么?

    当初把他的头打暴,害他在医院住了足足两个多月的是谁?现在他腿上还有条疤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慕萧寒看着自己弟弟那张铁青的脸,一幅恨不得要扑过来杀人的神情,还真是有点像这女人说的那样‘很残暴’。

    但他更好奇的是,纪如锦是怎么和言飞结上梁子的,毕竟易翎调查的结果可是纪如锦在学校品学兼优,性子温软柔和。

    “有一次我和乐乐去江边散步,你弟弟喝多了酒撒酒疯,和他一帮兄弟把我和乐乐绑到车上,说要……说要跟我们群……群。”说到这里,纪如锦有点说不下去了,脸也烫了起来。

    “?”慕萧寒以前也不知道这词是什么意思,也是易翎调查他那位姑时从嘴里蹦出来的,因他没听过,好奇地问了一嘴,易翎解释过后,他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纪如锦尴尬地点了点头,又说道:“他们把我们绑到公园里,我和乐乐反抗,你弟弟把我压在草地上,剥我的衣服,我情急之下,就踢了他的裆部,他疼得不行,我就趁机爬起来要逃跑,哪知道他一只手还去抓我的脚,我吓死了,就抬脚就冲他踹了过去。”

    “这件事,是一年前春天发生的?”慕萧寒想了想,只有那次的事情,在时间和地点上与纪如锦说的相符合了。

    纪如锦嗯了一声:“之后,我才知道你弟是曾经是b大的霸王,谁也不敢惹,身边一群狐朋……好友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放话说看到我就要弄死我,好几次冲我们a大去逮我,说要对我先j后杀,我一直躲着,可没想到今天这么背。”

    这边,慕言飞终于跳了起来,冲过来吼道:“你这死女人,血口喷人,你怎么不说你那天把我的腿都踹断了,害我在医院躺了俩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