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权宜之计
    慕萧寒似笑非笑地看着着她:“你不怕疼?再说了,要是力道没掌握好,可能直接就把骨头打断了……那可是要残废的,就像我这样,兴许一辈子都得坐轮椅了。”

    纪如锦听了,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只觉得手心里全都是汗,想到自己的腿要被活生生地打断,就有些站不稳了。

    看着她如同自己预想的那样,吓得脸都白了,慕萧寒顿时没有了继续吓唬她的兴致。

    心里感叹,在纪家的这几年她怕是没少受磨搓吧!

    否则怎地他这么一句话就能将她吓成这样?

    却不知他那天在酒店的模样,还有慕家这咄咄逼人的权势,都让纪如锦感到害怕。

    一个纪家就能对她为所欲为,更别说是在椿城说一无二的慕家了。

    “你放心,我对你的这两条腿不感兴趣……推我进去!我要洗澡了。”

    慕萧寒决定放过她,指着主卧那边,命令道。

    纪如锦刚松了口气,紧接着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还要让她伺侯洗澡吧?

    心里忐忑不安,却还是走了过去,推着慕萧寒进了卧房。

    卧房里除了右手墙面上的一张八门衣柜,一张大床,两个床头柜,再没任何家具,原本这房间就大得能开派对,此时看着空荡荡的一点也不像是有人在这里住。

    纪如锦在心里忍不住腹诽,真是个奇怪的人。

    “去更衣室。”慕萧寒指了指衣柜旁边的一道门。

    她点了点头,推着慕萧寒进了更衣室。

    到了更衣室,她就愣住了,这里只比外面的卧室了三分之一的样子,三面墙上全是柜子,中间又摆了几个玻璃展示柜。

    柜子里放着几十块手表,一看就知价值不菲。

    一面墙上摆满了皮鞋,一面墙上的柜子里摆满了衬衣,西裤和外套,以及领带,皮带,而让她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这些鞋和衣服领带,竟无一意外地都是一个款式一个颜色,且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此刻,她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强迫症到了一种变态的程度。

    “那面墙,以后放你的衣物,这里,我还会让人加两组柜子,可以放手饰。外面的柜子我已经让人腾出来了半,可以放睡衣和其他物品。”

    慕萧寒只当没看到她那幅瞠目结舌的神情,坐在那里,指着那面空着的柜子说道。

    纪如锦连忙摆手:“不用了,我的衣服很少,随便在外面的衣柜里找个格子就能放满。”

    开玩笑,这里随便一样物品就比她的有的家当都贵吧?

    而且,以他这种强迫症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估计看到她那些衣服分分钟都想扔出去吧。

    慕萧寒看向她,冷笑又嫌弃道:“你不会是还想把那些从地摊上买来衣服带过来吧?”

    这眼神,充满了警告,好像只要纪如锦点头敢说一声是,就会马上将她就地正法似地。

    纪如锦呵呵地发出一声尴尬地笑声:“我还是个学生,买不起这种名牌。”

    她真想说您老人家就别为难我这穷光蛋了,更盼着慕萧寒索性将她从这里赶出去,别碍了他的尊眼才好。

    “待会儿把尺寸告诉我,明天会有人送过来。”慕萧寒是不会如她所愿的。

    果然,纪如锦马上垮下脸来:“我要不还是……”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那一刻冰冷的警告给打住,最后言不由衷道:“这样也好,省得我自己再花时间去买了。”

    慕萧寒很满意她的识时务,点了点头:

    “你现在是我慕萧寒的妻子,代表的就是慕家和我的脸面,穿得太寒酸,损的只会是我慕家的颜面,所以这三年的吃穿用度都不用你管,你也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纪如锦原本是很有心理负担的,可是听到他这些话时,不由恨恨地想,果然慕家人都一样的德性。

    从更衣室出来,纪如锦打开外面的衣柜,从众多的黑色真丝睡衣中随手拿了一套,结果男人却龟毛地指着最前面一套:“第一套。”

    纪如锦愣了愣,拿出第一套,又将手上这套随手放了进去,结果,男人又道:“错了,放在第七套。”

    她满头黑线,真想问一句,都是同款式同颜色,先穿哪套放哪里有区别么?

    按照男人的要求放好后,纪如锦又推着他去了浴室,刚把人推进浴室,她就噌地关上门跑了。

    动作迅速的让慕萧寒还以为她突然变成了一只兔子。

    不过他也没打算让她亲手替自己洗澡,虽然和她结婚只是权宜之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