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丢人的事情
    看到纪明萱亲热地挽着宁骏进来的那一刻,纪如锦脸色微白,胸口像是被块重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旁边,慕言飞看到了,马上凑过去声地问了句:“这就是你的前男友?”

    纪如锦抿着嘴不吭声。

    “如锦,你这是要什么做什么?难道嫌还不够丢人吗?还有,这是谁?不会又是你从哪认识的男人吧?阿锦,别怪姐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咱们纪家也不缺钱,你怎么就不能脚踏实地的好好上课读书呢?总想着走捷径,飞上枝头凤凰,你这是要让奶奶和爸妈气死才开心吗?”

    纪明萱一进来,便一幅怒其不争,苦口婆心地指责劝说。

    这几句话便让所有人更加确定纪如锦就是那种贪慕虚荣,忘恩负义的下贱女人。

    慕言飞听完,在旁边啧啧奇道:“真是厉害,难怪你被吃得死死的。”

    纪如锦露出一丝苦笑,她因为受了纪家的恩,所以对纪家的每一个人处处忍让,纪明萱踩在她的头顶不是一日两日,她也是被磨搓得逆来顺受了。

    可并不代表,她就要接受这些莫须有,甚至是刻意坏她名声的指控。

    “姐,我只是想把这件事做个了断,既然你和姐夫都在,那今天就把所有事情当着大家的面全都说清楚了吧,至于我是什么人,身正不怕影子歪,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纪如锦深吸了口气,虽然她一直被纪明萱打压,可她也深知纪明萱喜欢在外人面前装善良娴慧,所以,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出来,纪明萱一定不会拒绝。

    果然,纪明萱一幅深明大义地赞同:“这样也好,我也不想这件事再这么闹下去。不过,如锦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么?”

    话末,看似是充满担心的神情,可只有纪如锦知道这是在威胁和嘲笑她,想来,纪明萱是很有把握她翻不了盘吧?

    不过,不管如果她都要试一试。

    “大姐,你放心,我不怕。”纪如锦也装出一幅感激又无畏的神情看向了纪明萱。

    旁边,慕言飞差点笑出声来。

    看来,他还是看走眼了啊,这女人也有能将人气死的潜质。

    纪明萱确实很气,她听说纪如锦来学校找赵显理论,就特意拉着宁骏过来看热闹,想着顺道再踩上两脚,哪想自己还没高兴上来,纪如锦反倒还跟她玩起了手段来。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今天,她就要让纪如锦明白死字是怎么写的。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就越发地明媚起来。

    倒是站在纪明萱旁边的宁骏看到纪如锦身边站着的慕言飞时,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随即露出了鄙夷厌恶之色。

    纪如锦果真像明萱说的那样,到处勾三搭四,下贱又不要脸。

    心里虽这么想,却又抑制不住一腔怒火在不断往上喷涌。

    “纪如锦,我知道你恨我和明萱订婚没有事先通知你,但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迁怒于明萱,她心地善良,怕伤害到你,没想到你不但没有体会她的苦心,反过来还要伤害她,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宁骏几乎是在众人都没料到的情况下,就这么突然地开口了,说的话严厉又充满了诘问。

    就连纪如锦都傻眼了,她震惊地瞪大眼睛,心想,宁骏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来?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以前的眼光真差。”旁边,慕言飞一幅很是瞧不上眼地评价了一顿。

    纪如锦觉得这混蛋又给自己心口戳了一刀,愤瞪过去:“你眼光好,怎么和乐乐乌眼鸡似的。”

    提到米乐乐,慕言飞脸上的神情有些精彩,立即转移了话题。

    “现在怎么办?”

    纪如锦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所有人都攻击她,都觉得是她忘恩负义,可这种事又怎是她三言两语别人就能信的?

    “宁骏,刚才我叫你一声姐夫,是对姐姐的尊重,但是你这话不亏心么?既然今天你来了,那正好把话说开了吧,当初是你穷追不舍,又是送花又是情书又是在宿舍楼下点蜡烛,我也拒绝过你吧?这件事,知道的人应该也很多,怎么现在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我第三者插足?”

    纪如锦不愿提起以前的事情,因为她总觉得事情过去了,再提也没有任何意义,可有些人以为她好软弱好欺,紧紧相逼,那就不能怪她了。

    果然,宁骏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尤其是旁边的纪明萱,听完之后脸上不可抑制地闪过一抹嫉恨之色。

    旁边,慕言飞听了之后,有些鄙视道:“太l了。”

    “你胡说,我没有做过那些事,而且,当初是你到处跟人说你是纪家二姐,我才会追求你的。”

    宁骏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之色,若是两人相爱,这种事情说出来只会成为一段佳话,可现在的情况只会让变得他尴尬又可笑。

    “你……当时乐乐也在,你竟然不敢承认。”

    纪如锦快要气死了,她没想到宁骏竟然不敢承认以前追求过她的事情,看来,他今天是要坐实了她是第三者的罪名。

    “米乐乐?你还好意思提她?之前校园论坛上那些黑明萱的帖子就是她弄出来的,她跟你高中时就是好朋友,她当然会向着你说话,同学们……”说着,宁骏转头看向了座位上一众看戏的同学们:“你们觉得米乐乐的话能信么?”

    话落,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纪如锦面红耳赤。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道不悦的声音:“怎么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紧接着,就看到校长,系主任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坐着轮椅的慕萧寒以及易翎。

    看到慕萧寒的那一瞬,纪如锦愣住了,他不是去公司了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慕言飞顿时就乐呵了。

    他家大哥出马,这下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过来。”慕萧寒看到纪如锦狼狈地站在那里,神情蓦地冷了下来。

    纪如锦见他脸色不好,以为是自己给他丢脸了,顿时忐忑起来,还是乖乖地走了到了慕萧寒身边就被他握住了手。

    她脸红了红,想挣开,却发现男人看似轻轻握着,力道却很紧,竟挣脱不开。

    “这是?”校长和系主任看到这一幕,愣了片刻,疑惑道。

    “沈老,刘主任,这位是我妻子,纪如锦。”慕萧寒很正式地,将纪如锦介绍给了a大的校长和系主任。

    校长和刘主任当然知道纪如锦,而且印象很深,不仅因为她长得漂亮,在a大这三年也颇有些知名度,更重要是她最近成了校园最热的话题人物,真是想不认识都难,可是,他们却怎么也没想到,纪如锦竟然会是慕氏太子爷的妻子。

    顿时,脸色都震惊无比。

    而除了校长和刘主任以外,其余同学在看到慕萧寒进来的那一刻,神情都很是兴奋惊奇。

    这位慕氏的太子爷,未来的掌权人,在椿城,甚至整个国都颇具影响力,已被连续四年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首,且容颜英俊儒雅,气质卓越,是无数名媛想嫁的对象,只可惜了一双腿。

    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更想不到的是,刚才他竟然说纪如锦是他妻子。

    怎么可能?

    别说学校领导和同学不相信了,就是纪明萱和宁骏也是一脸震惊,不敢置信。

    “如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你不是和吴总监同居了么?怎么又和这样一个男人……还结婚了,这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到底还背着我们做了多少丢人的事情啊?如锦,你倒是快说啊!”

    纪明萱甚至觉得眼前这个慕萧寒一定是假的,因为连她都没有资格见到的人,纪如锦又怎么能够碰上,更别谈嫁入慕家了。

    所以,她直觉这一定是纪如锦为了解决这次麻烦而找来的演员。

    “大姐,可能要让你和父亲失望了,那天萧寒恰巧出现,救下了我,之后我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当天下午就和他登记结婚了。为什么没告诉你们,是怕你们会像以前那样,威胁我做一些我不愿做的事情。”

    纪明萱不提吴意达,她可能还会退让一步,可是吴意达的事让她想到了那天被下药,纪明萱和养父无情地离开,她就那样,被整个纪家当个礼物一样,送了出去。

    这辈子,她都没法忘记,纪风柏看都不看她一眼的无情和冷漠,纪明萱离开时的那抹得意与嘲讽。

    “你……你胡说。”纪明萱脸色倏然变得难堪极了,自己干的事情被当着众人戳破,这让她顿时恼怒至极,想冲着纪如锦厉声发难,可看到这么多人盯着自己,不由换了一幅伤心又委屈的腔调。

    “如锦,你怎么能这么诬蔑我和父亲。父亲对你视如已出,你就不怕父亲听到,伤了他的心吗?”

    纪如锦是真的斗不过纪明萱,想继续争辩,却被慕萧寒打断。

    “阿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淡淡地出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