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协议与利用
    半年后,两人确定恋爱关系,三个月前,也就是去年平安夜晚上,宁骏和纪明萱在中信广场五楼kv遇见,当晚两人便在1919号贵宾套房发生关系,从此两人开始背地里交往。

    五天前,宁骏与纪明萱订婚,纪如锦毫不知情,从潼市参加学术论坛回来,听好友米乐乐说起宁骏与纪明萱二人即将订婚,于是赶往世纪倾城酒店寻求真相,与此同时,赵显在校门口将纪如锦赶往酒店的消息发给宁骏,当纪如锦赶到酒店还未到达订婚现场时,便被宁骏拦住带到了试衣间里,随后,宁骏提出分手离开。

    上攻击纪明萱的帖子确属米乐乐所为,第二天,纪家将纪如锦叫回家,要求她删除帖子,并出面澄清纪明萱不是第三者,被纪如锦拒绝。

    在纪如锦离开半时后,纪明萱打电话至赵显手机,要求他写一篇攻击纪如锦的帖子,并雇水军深度黑化。我这里有二人的通话时长记录,并附有i跟踪记录,以及所有水军的i地址,并已将所有资料发至警察局,交由警局跟踪处理。

    至于纪明萱所说的吴意达一事,当时纪如锦被纪明萱和其父纪风柏下药,眼看着就要被吴意达玷污,恰巧我和先生经过,听到纪姐呼救,及时要服务员打开包厢门,将纪如锦从吴意达魔爪中救出,同时,吴意达已被慕氏开除,并下达封杀令。

    同时,在这里我代表慕总和纪如锦姐,正式通知纪明萱,宁骏,赵显等人,慕总将以诽谤,损害纪如锦姐名誉,慕氏名誉以及此事对纪如锦姐及慕氏造成的伤害和损失正式向法院起诉,不日法院将下发起诉书。”

    易翎对着手中的文件,简要地读了出来。

    这下,整个教室像炸锅了似的。

    纪明萱站在那里,浑身发抖,脸色十分难堪,怨恨的瞪向纪如锦,似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一般凶狠骇人。

    宁骏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没想到自己和纪明萱做的事情,慕家竟调查得一清二楚。

    耳边,不断响起一众同学的惊叹:“这下真是让人不信都不行了,连房号和酒店都公布了,慕家果然名不虚传啊!”

    “可不是,真没想到,纪明萱和宁骏竟然是这么无耻至极之人,一脚踩两船也就不说了,当姐姐的竟然这么陷害妹妹,即算纪如锦是纪家领养的,可也差别太大了,抢了人家的男朋友,还要装出一幅白莲花的受害者模样,害得我们都误会了纪如锦。”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恶毒至极的女人,这出戏,简直刷新我的三观啊,节操都碎了一地。”

    “这赵显也不是好东西,一直煽动我们去攻击纪如锦,结果,他跟纪明萱才是一伙的,你说,这纪明萱不会还和赵显有一腿吧?不然,干嘛这么帮着纪明萱做恶啊!这种事可是要遭报应的。”

    “这纪家也忒不是东西了,竟然这么对一个养女。纪明萱更不要脸,明明是她们父女想把纪如锦送到那个吴意达的床上换取利益,结果反说是纪如锦主动,啧啧,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颠倒黑白。”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慕大公子好有老公力么?虽然坐着轮椅,可是好帅啊!有木有?不动声色就将渣渣虐了个灰飞烟灭。”

    纪如锦整个如置梦幻之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以至于后面慕萧寒对校长和系主任说了什么,也全都没有听进去。

    直到上了车,她才回过神来。

    “你刚才那么做其实是故意的?”纪如锦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旁边的慕萧寒,因为太过震憾,并没有发现某人还在捏着她的手。

    “嗯。”男人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捏了捏纪如锦的手,心想真是有点舍不得放手啊!

    纪如锦还以为能听到点别的,结果就是一个“嗯”字,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等她冷静下来,又开始头疼,接下来怕是纪明萱回纪家又要狠狠地闹一场了。

    即算是赢了这场仗又如何?纪家要是知道纪明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怕是会杀了她的心都有吧?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担心起来。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米乐乐打来的。

    她刚接通,就听到那头不满的嚎叫:“阿锦,你太不够朋友了,既然要去打纪明萱的脸,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害我错过了一场好戏,还有,你怎么就成了慕家大少奶奶?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啊!不行,我马上就要见你,你现在在哪儿?”

    纪如锦耳朵都被电话里的叫喊声给震得发疼了,她皱了皱眉道:“我现在准备去医院看老师。”

    挂了电话,纪如锦叹了口气,又想到事情能够这么顺利地解决,还是多亏了慕萧寒于是感激地看向旁边的男人:“今天的事实在是太谢谢你。”

    “我说过你该享受的权利一项都不会少。”慕萧寒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纪如锦跟自己这么客气。“再则,慕家也不能有一个满是污点的少夫人,所以,你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

    纪如锦大囧,什么叫‘满是污点’,这下子她的心里负担更大了好吧?

    “那个,事情既然已经澄清了,那个起诉可不可以就算了?”纪如锦并不想闹到法庭上去,也想给自己留一点退路,毕竟,纪家于她有恩,她不能让老太太伤心。

    慕萧寒倏地抬头,神情冰冷,甚至有些严厉:“纪如锦,你以为自己是谁?我说过你可以享受做为我妻子的任何权利,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影响我的决定。记住,我和你的婚姻,只是协议与利用的关系。”

    纪如锦没想到慕萧寒会这么生气,顿时吓到了,同时,胸口也有些莫明地发堵。

    车内,顿时陷入了一片可怕的沉静。

    就连前面开车的易翎也变得心翼翼。

    十几分钟后,就在纪如锦快要被车内的低气压给闷得半死时,车子终于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纪如锦不敢再多待一秒钟,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慕萧寒脸色阴寒地看着空下来的手掌,刚才纪如锦那比兔子还快的速度,让他心情更加烦躁了。

    目光转向车窗外快步跑进医院,一幅身后有恶鬼在追似的女人背影,捏紧了拳头。

    该死的,他有这么可怕吗?

    进了住院部,纪如锦这才放慢了脚步,今天的事情虽然解决了,可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尤其刚才慕萧寒在车里说的那些话,让她心里莫明地憋得慌。

    她苦笑起来,也许是这几天慕萧寒一直维护着她,不管是在慕家所有人面前,还是刚才在学校,所以让她产生了依赖倾向吧?

    看来,自己还是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别真当自己是慕萧寒的妻子,慕家的少夫人。

    而且,慕萧寒这么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撤诉?

    唉,还是看一步走一步算了。

    纪如锦进了病房,将发生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老师之后,又去买了两份饭菜吃完,米乐乐也来了。

    医院外面的花园长椅上,米乐乐听纪如锦说完之后,一脸神奇地看着她:“所以,你这是傍上了椿城的太子爷啰。”

    纪如锦皱眉,嫌弃地看着她:“你能不能换个词,什么叫傍上……我和他就是……缘份。”

    她没有告诉米乐乐协议的事情,因为她答应过慕萧寒,协议的事情不能有第四人知道。

    “嗯,确实是缘份,你们这应该是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吧!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段子,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边。简直太神奇了。”

    米乐乐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好朋友竟然真的和椿城的太子爷登记结婚了。

    “啊,那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可告诉你啊!我要当伴娘。”

    米乐乐已经开始兴奋地各种计划起来,甚至脑子里在想要不要跑去法国专门订制几套礼服,说不准到时候还能遇到几个极品帅哥,来一场浪漫的偶遇……

    纪如锦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米乐乐回过神来,看到她神色不对,立即紧张地问道:“你们不会不打算举行婚礼吧?”

    纪如锦点了点头,本来就是假结婚,肯定不会举行婚礼。

    “就是他现在腿不方便,我还在读书,所以决定等过两年再说。”

    她真是很少撒谎,硬着头皮找了个借口,却苍白得连她自己都没法说服。

    米乐乐太了解她了,知道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严肃地问道:“阿锦,你和慕萧寒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慕萧寒真心待你,不可能连个婚礼都不举行,是不是他父母不同意,你们偷偷注册的?”

    纪如锦正愁不知道怎么搪塞过去,谁知道米乐乐脑洞大开,竟然帮她解决了难题,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米乐乐气得要死,正要说什么,纪如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是纪老太太打过来的,莫明地,她心里就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纪家,纪如锦跪在了蔷薇藤下,白色的休闲裤下已经浸满了血迹,她的脸白得像张纸,额上的冷汗不停地淌了下来,膝盖上的刺痛已经让她快要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