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都发生了什么
    纪如锦被佣人扶起来时,已经站不稳了。

    她的腿上,从膝盖往下的地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点,看着十分地瘆人。

    纪少昀走了过去,弯下腰,凑近她的耳边,低声缓缓道:“如锦,你看……最终还是我救的你,你的慕萧寒,他在哪儿?要没有我去向奶奶说情,今天你就是死在这里,又有谁会可怜你?”

    纪如锦咬着牙,身上冷得发抖,更因为纪少昀的话而难过不已。

    是啊,她就算是死在这里,又有谁会可怜她?

    别人都有父母疼,可是她的父母在哪里?

    头一次,纪如锦是如此地怨恨将她生下来,又将她抛弃的父母。

    至于慕萧寒……她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影响他的决定,所以,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其实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罢了。

    “大哥,谢谢你。”不管她有多讨厌,多排斥纪少昀,但她今天能活着离开这里,确实是该多谢他去向老太太求情。

    纪少昀却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苍白虚弱的神情,即使是这样,仍然美得让人心疼怜惜。

    “如锦,如果你要谢,我更希望你能用你自己来谢我。”他的声音,很轻,却让纪如锦吓了一跳。

    她猛地推开他,神色闪躲:“大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慕家去了。”

    纪少昀没有逼她,即算想对她做些什么,现在这样子,也只会倒尽他的胃口,不如等她好了,反正来日方长。

    离开纪家,纪如锦没有立刻回慕家,而是去了诊所。

    医生看到她腿上触目惊心的伤时,吓了一跳,追问她这是怎么造成的,是谁这么狠心,竟然这样对付一个女孩子,纪如锦笑了笑,反而安慰医生说:“没什么,其实不怎么疼。”

    可医生清理伤口上药时,她差点疼晕了过去,汗水浸湿了上衣。

    从诊所出来,她一步步挪进了服装店,因为怕慕萧寒嫌弃她穿着太廉价,她掏出那张有八百万的卡放到柜台上,告诉了店员自己的尺码,让店员拿了条最贵的裙子。

    换上齐脚裸的裙子,纪如锦出了服装店,在路边打了辆的士,报了地址,这才靠在座椅上彻底喘了口气。

    结果,的士进了岗亭,不准进去,纪如锦只好又咬着牙一步步往里面走。

    进了慕家,纪如锦就碰到了和江媛媛约好出去逛街的慕恩恩。

    慕恩恩对纪如锦的厌恶是越发地排斥了,看到她进来,故意走过去,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纪如锦强撑着从岗亭走过来就花了大半个时,最后一点力气都快耗尽,再被慕恩恩这么一撞,毫不意外地倒了下去。

    慕恩恩立马跳了起来,指着纪如锦的骂道:“你这个女人,竟敢玩这种把戏,别以为故意装摔倒我就会被吓到。”

    纪如锦什么都没说,咬着牙,撑着站了起来,看也没看慕恩恩一眼,往电梯走去。

    慕恩恩更不爽了,心想她这是什么态度?抬脚朝纪如锦追了过去。

    “喂,你给我站住。站住,听到没有。”

    纪如锦没有理会,继续艰难地往前走,还没走出两步,便被慕恩恩从身后猛地一推,撞到了前面的台阶扶手上,脑袋一阵发晕。

    “呦,你这装柔弱是不是装错时候了,大哥现在可不在家里,你这是要装给谁看呐。”

    慕恩恩看着她额上撞出来的伤,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十分得意地环着胸,鄙夷地嘲笑起来。

    纪如锦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站了起来,怒瞪着慕恩恩,几乎是咆哮般地声音道:“你是不是有病啊?我招你惹你了吗?自己跟疯狗似地追着人咬,你还想做什么?是不是要我死才开心?你要我死是不是?来啊,杀了我吧,来啊!”

    慕恩恩被吓到了,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暴吼,更何况,纪如锦总是一幅好欺负的样子,让她产生了一种可以随便欺负的错觉。

    楞她不知道纪如锦今天都遭遇了什么,更不知道人被逼到了极致,真是恨不得死了干净。

    “我……我要告诉我哥,你……你竟然凶我,骂我。”慕恩恩吸了吸鼻子,哭着跑了出去。

    纪如锦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笑了笑,转身往电梯走去。

    晚上,慕萧寒回来,餐桌上并没有见到纪如锦,于是问了祁叔,祁叔说纪如锦回来后就一直没有下楼,敲门也没有声音,估计是太累睡着了。

    慕萧寒以为她在因为上午在车上的事情堵气,心里冷笑起来,她还真当自己是慕太太了?竟敢使起了性子,既然不想吃饭,那就饿死算了。

    慕恩恩看大哥神情不好,想到今天纪如锦吼自己的事情,马上委屈地开始告状。

    “大哥,她太过份了,竟然那么凶我,还骂我是疯狗。我讨厌她,大哥,你跟她离了吧,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当我的大嫂,我看还是媛媛姐好,她又那么爱你,你怎么就不娶媛媛姐当老婆?”

    慕言飞听了,哼哼冷笑起来。

    “二哥,你笑什么,很好笑么?”

    “我笑什么?我笑你蠢,江媛媛叫谁干妈你不知道么?也只有你蠢得以为江媛媛嫁给大哥才是对大哥好,我看大哥就是娶头母猪也好过娶了江媛媛。”

    慕言飞一脸看蠢货般的神情看着慕恩恩,不是他毒舌,他是真觉得自己的妹没脑子。

    “你……你……你是不是也被纪如锦那个女人迷昏头了?她哪点比媛媛姐强了。”

    慕恩恩气得快哭了,向来宠着她的大哥因为纪如锦下狠手惩罚了她一顿,还扣了她一年的零花钱,没想到昨天还和她站在同一战线的二哥现在也开始向着纪如锦那个女人了。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了?一个个都被迷得神智都不清了。

    慕言飞懒得和她争,随便吃了几口,扔下碗筷就上楼了。

    慕恩恩跺了跺脚,想到下午江媛媛对她说的话,她立即收敛了脾气,试探道:“大哥,你是不是因为媛媛姐是姑的干女儿,所以才不想娶她的?”

    慕萧寒抬头,看向对面的慕恩恩道:“不是因为这个,还有,闭嘴吃饭,不然就别吃了。”

    慕恩恩的话全都被堵在了嘴里。

    慕萧寒吃过饭,并没有马上上楼,而是在花园里转了一圈,直到天黑,才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他又去了书房,待到九点半,这才坐着轮椅回了房间。

    进到卧室,就看到纪如锦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

    慕萧寒阴了一天的脸色,彻底黑了。

    他特意将衣柜的门开得很大的声音,又“砰”地一声关上。

    之后,进浴室时,又“砰”地重重将门关上。

    直到他从浴室出来,纪如锦还是以之前的姿势躺着。

    慕萧寒神情阴寒地操纵着轮椅到了纪如锦睡的那一边,这才发现她的脸色白得有些难看,额上还在冒汗,可是整个人却紧紧地缩在被子里,好像很怕冷似的。

    但现在已经是春末夏初,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怎么会冷成这样?

    他试探着,将手伸向了她的额上,这才发现她额头上烫得吓人。

    慕萧寒脸色一变,摇了摇纪如锦。

    “纪如锦,醒醒,醒醒。”

    纪如锦动了动脑袋,额上的头发倾斜到了一边,慕萧寒这才发现了她头上的撞伤。

    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他掀开了被子,就看到了纪如锦一双缠着纱布的腿。

    他又掀开了她身上的雪纺上衣,将她翻了个身,仔细检查起来,发现背部,手臂,都有不同大的青紫,就连脸颊,其实也是肿起来的,只是因为过了大半天,又是晚上所以看得并不是很分明。

    莫明地,一股强烈的怒意在胸腔里翻涌。

    她身上的伤,都是谁造成的?

    慕萧寒打了个电话,先是要易翎叫来了家庭医生,特意吩咐医生带个女助手过来,又要易翎查一下纪如锦今天都去了哪里。

    没过多久,医生带着一名女护士过来了。

    护士是个中年女人,提着药箱进来后,先是仔细地在纪如锦全身做了个检查,又将她腿上的纱布揭开,顿时吓了一跳。

    “天呐,这是……”慕萧寒听到声音,立即坐着轮椅过来,看到纪如锦腿上,尤其是膝盖处那些细密的扎孔时,瞳孔猛地一缩,捏紧了拳头。

    医生配好了药,走过来仔细检查之后,下了定论:“这应该是跪在带刺的物品上,造成的伤,嗯,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藤条,那种带刺的藤条,荆棘或者蔷薇藤之类的。”

    这时,易翎也走了进来,看到纪如锦腿上的伤时,也是愣了一下。

    “先生,查到了,纪姐今天去了医生之后,又回了一趟纪家。从纪家离开大约是下午三点半的样子,纪姐身上的伤,应该是在纪家受的。”

    话落,便见慕萧寒的脸色,彻底寒了下来。

    “去纪家抓个人过来,我要知道在今天在纪家,下午都发生了什么。”

    易翎愣住,显然很是惊讶,先生向来很有理智,从来不会为些无关紧要的人动怒伤神,更不会轻易地做些给人留下把柄的事情。

    今天,怎么会为了纪姐而几次三番动怒,现在还要他去纪家抓人……要是让纪家发现了,闹起来不是正称了慕蒹葭的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