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最近闲得慌
    等她一睡着,旁边的男人却猛地睁开了眼,看着她侧着头睡时,显得格外修长白晳的脖子……

    她是怕他像那天晚上那样发狂咬人吧?

    既是这样,自己若是不咬上一口,还真是对不住她这一晚没合眼的辛苦。

    睡梦中,纪如锦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脖子有危险,嘟哝着翻了个翻,脸就冲慕萧寒这边转了过来。

    慕萧寒看着她恬静的睡容,一张古典的巴掌大鹅蛋脸,眼睫长而卷,似两把漂亮的扇子,鼻梁巧挺翘,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下,嘴唇微撅,露出一抹毫无防备的娇憨可爱之态。

    不可否识,纪如锦确实当得了a大校花之名,这样的长相,放眼望去,在娱乐圈里也没有几个,更别说清颜无妆的情况下还可以这么清丽逼人,实在难得。

    也难怪她那个纪明萱将她视为眼中钉,处处刁难陷害了。

    还有那个纪少昀,应该也是被这张脸迷住了,所以才会几次多番地想要染指她吧!

    想到此,他的目光渐渐深暗了下来。

    这一觉,纪如锦只睡了两个时就被慕萧寒喊醒了。

    她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在床上翻了又翻,才艰难地睁开了眼:“怎么了?”

    “起床。”慕萧寒已经穿好了衣服,看着一脸困倦疲惫的纪如锦,丝毫没有心软地命令道。

    纪如锦又闭上眼:“我上午没课。”

    她昨天在医院待了一天,晚上又一整晚没睡,现在真是困得只想一睡到地老天荒。

    “起床,推我下去,别让我再说第三遍。”某人又重复加重了声音,昨晚不睡,现在想赖床?做梦。

    纪如锦想哭了,嗷地爬了起来,几乎是闭着眼走进了盥洗间。

    再出来时,虽然看着精神了点却仍是哈欠连天。

    到了一楼餐厅,慕言飞和慕恩恩,慕老太太,慕蒹葭都已经坐在餐桌上了。

    看到纪如锦一边打着呵欠推着慕萧寒走了过来,慕恩恩一道愤恨的刀子眼就朝纪如锦射了过去。

    纪如锦整个人猛地就清醒了,也不觉得困了,如临大敌般坐了下来。

    “奶奶,姑。”纪如锦虽然知道慕家人都不待见她,但还是礼貌地叫了一声。

    结果,换来冷漠的无视。

    吃过早餐,纪如锦推着慕萧寒去车库,刚到花园,慕言飞和慕恩恩也走了过来。

    “大哥,今天我可不可以不去洗盘子了?”慕恩恩走了过来,可怜兮兮地问道

    昨天她在酒店洗了八个时的盘子,而且还是全程被盯着,她从到大没吃过这样的苦头。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纪如锦,只要想到最疼爱自己的大哥为了这个女人而狠心让自己吃这么重的苦头,慕恩恩就对她恨得咬牙切齿。

    “可以,向你嫂子道歉,只要她能原谅你。”慕萧寒一句话,让慕恩恩刚升起的希望下一秒破灭,顿时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眼睛。

    “要我向这个女人道歉?哥……”慕恩恩快指到纪如锦的鼻子上去了,嚣张跋扈地叫道。

    纪如锦垂着脑袋,暗想她哪敢要这慕三姐道歉啊?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嗯?那就是还想继续去洗盘子了?时间不早了,快去吧。”慕萧寒一幅铁面无私,毫不讲情面的样子。

    慕恩恩都快把纪如锦恨死了,哪能拉得下脸向她道歉,可是不道歉,就要继续去洗盘子,两害相权取其轻,她决定先道歉,至于这笔帐先记着,以后再一次性清算。

    “大嫂,你原谅我吧!”慕恩恩咬牙切齿,气势汹汹的神情似乎只要她敢说个不字,就会扑过去撕了她似的。

    纪如锦连忙摆手,正要说话,慕萧寒却凉凉道:“你还没说自己哪里做错了。”

    慕恩恩又想发火,但看到自家大哥那神情,一肚子火硬生生地又给憋了回去。

    “大嫂,我不该对你说难听的话……”

    等慕萧寒一走,慕恩恩立即凶狠地瞪向了纪如锦:“我告诉你,刚才别以为我是真的要给你道歉。”

    纪如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慕恩恩后边的狠话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恨恨地瞪着她。

    倒是旁边的慕言飞却有些不太自然地轻咳了一声道:“那个,大哥要我送你去学校,顺道帮你把你那点儿破事给处理了。”

    纪如锦有些意外,但想到昨天正是慕言飞告诉慕萧寒她在学校遇到了麻烦,不由感激道:“谢谢。”

    慕言飞反倒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脑袋,酷酷地说了句:“走吧,爷最近闲得慌,正好去会会那些杂碎。”

    旁边,慕恩恩看到这一幕,简直震惊了,昨天还跟她同仇敌慨的二哥怎么转眼间就倒戈了?

    半个时后,纪如锦捂着脸,坐着慕言飞那辆骚包的车出现在了a大校园里。

    车还没停下,就引来了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尤其慕言飞摘下墨镜打开车门走下来的那一瞬,路过的几个女同学立即发出花痴般的惊叫声。

    纪如锦一路捂着脸和慕言飞走到了教室。

    进了教室,同学们正在上自习,纪如锦在门口深吸了口气,这才恢复了平常的淡定,走了进去。

    结果,刚进到里面,就听到一阵奚落和嘲笑声,同时,一本拳头厚的专业书籍从不远处的座位上朝她面前飞了过来。

    “真不要脸,还敢来学校上课,简直就没见过这么下贱的女人。”

    “就是,你瞧瞧她身上那条裙子没有?可是今年香奈儿春季新款,全球限量三十条,以前,她穿得多穷酸啊!不会是因为许教授没了利用价值就把人踹掉,攀上了高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