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教她慕家的规矩
    纪如锦愣住了,她只是谦虚一下,没想到也会被当成拒绝的理由。

    “左先生,如果您对我的能力有所怀疑,不如这样吧,我今天写份关于您在椿城为期一周的演讲策划书,如果您还满意,就让我当您此次演讲的助理,可以吗?”

    许是从就在逆境中成长,纪如锦内心十分敏感,她几乎马上就感觉到了眼前这位左先生对她的排斥。

    若非老师极力推荐,她也不是非得要当这次演讲的助理,可是为了不给老师丢脸,她还是打算争取一下。

    她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又碍于校方和许老的推荐,左胤没再拒绝。

    “如果不满意,此次演讲就还是由我的特助来准备。”说完,左胤便以还有要事为由,离开了。

    许老师又将左胤这次演讲的一些信息告诉纪如锦,并要她回去好好做这份策划书。

    纪如锦点了点头,背着书包回到寝室就开始查资料,做策划。

    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

    慕家,慕萧寒从吃过晚饭之后,就一直坐在花园里,脸色很不好看。

    易翎看了看天上渐渐升起的月亮,心想这还是弯月啊!

    bss这心情怎么一天比一天差?

    在花园里待到九点半,慕萧寒上了二楼,洗完澡,又看了半个时的书,再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可是纪如锦还没有回来。

    他猛地从轮椅上起身,一脚就踹了过去。

    早上,纪如锦打着哈欠将策划书打印出来用文件袋封好,就出了宿舍,她得在八点半前将这份策划书送往霍尔坎顿酒店的八八室。

    到了霍尔坎顿酒店,她抬头看着那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闪了闪神。

    一个多月前,她就是在这间酒店和慕萧寒有了交集,那时候,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男人结婚。

    那时候她想的就是这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他,再也不想记起那可怕的,如恶梦般的一夜。

    可现实,总是会给人一记狠狠的耳光。

    她叹了口气,走进了酒店。

    到了八八号房,她看了一下时间,才八点,于是敲了敲门。

    没多久,就有一名穿着黑色套装,戴着黑色红框眼镜,五官精致美丽却透着干练的女子打开了门,看着纪如锦时,眼神有着浓浓的防备。

    “你好,我是a大的纪如锦,许老师介绍我当左先生这次演讲的助理,这是我昨天做出来的策划书,想请左先生看看满不满意。”

    纪如锦很礼貌地说出了来意,并将策划书交给了对方。

    黎茉接过策划书,冷漠地说道:“你就在外面等着吧。”

    说完,就关上了门。

    纪如锦昨天查过之后才知道左胤的身份,左逼总统的长子,左氏的掌权人,六年前a大毕业,而许老师正是左胤以前的导师。

    她在外面站了十来分钟,也不见刚才那位特助出来,又累又困,便坐到了地上靠在墙壁上打盹。

    结果,这一睡,便睡了过去。

    左胤从套房出来时,就看到在门口沉沉睡过去的纪如锦,眼底闪过一道冷意,这个女人为了接近他,还真是狠得下心对自己。

    黎茉正准备叫醒纪如锦,却被左胤抬手打住。

    直到两人进了电梯,叮的关门声响起,纪如锦才猛然惊醒。

    但见还是没有开门,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等下去,直到下午两点,她接到米乐乐的电话才知道左胤早就已经走了,现在正在a大视察演讲的场地。

    纪如锦挂掉电话,心里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左胤一定是在她早上睡着的那会儿悄悄离开的,难怪当时她听到电梯关门的声音,可是他竟然没有叫醒自己……实在是太过份了。

    讨厌她就直说啊!这么耍着人玩,有意思么?

    纪如锦也不再等了,背着包,沮丧地走进了电梯,却没想到,刚到一楼大厅,就看到了慕萧寒。

    她正打着呵欠,就看到慕萧寒坐着轮椅径直朝这边过来,嘴巴张到一半,都忘记合上了。

    直到男人到了她面前,才一脸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慕萧寒有如三九寒冰般的脸色,目光淬着寒光看向纪如锦:“怎么,看到我回来,很失望?”

    昨天,纪如锦一夜未归,直到中午,仍不见她的人影,他这才让易翎马上去查她的行踪。

    半时前,易翎告诉他纪如锦此刻正在霍尔坎顿酒店,他立即要司机载着跑过来了,刚到大厅,果然就见她打着哈欠从电梯出来,身上的裙子还是皱皱巴巴的……

    他下意识地就认为纪如锦昨晚一定是和某个男人在酒店鬼混了一夜,否则,神色怎么会这么困倦憔悴,而且,看来战况很是激烈啊,裙子都压成这幅鬼样子了。

    虽然明知道和纪如锦不过是协议婚约,可他就心里莫明地上火,恨不得把她的那个奸夫扒出来,抽筋剥皮才能泄恨。

    “没有,你有事先忙,我要赶紧回学校去了。”纪如锦看着慕萧寒这可怕吓人的脸色,心里就感到害怕,扔下一句,撒腿就往外跑。

    慕萧寒停在原地,看着跑得跟兔子一样快的纪如锦,脸更阴寒了。

    “去查,她昨天晚上到底跟哪个男人鬼混去了。”

    易翎愣住,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bss这几天心情一直不好,该不会就是因为纪姐吧?

    纪如锦回到学校,也没有去体育馆,直接奔寝室准备补眠,而且,今天晚上她也不准备回慕家了。

    显然,现在整个慕家的人都讨厌排斥她,慕萧寒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幅要吃了她样子,就让她想到了那晚酒店看到的画面。

    所以,她还是待在寝室里避避风头算了。

    至于左胤,让他见鬼去吧!

    一个下午,慕萧寒都在想着如何处理掉昨晚和纪如锦鬼混的‘奸’夫,开高层会议时,全程寒着一张脸,就连平时总会和他作对的副总裁慕蒹葭也察觉到了危险气息,安静地开完了整个会议,也没有多说一句。

    坐议结束,易翎将查到的结果交给慕萧寒,当看完走廊上的录相时,慕萧寒的神情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纪姐早上八点从学校赶到霍尔坎顿酒店的八八号总统套房,之后,在外面等到下午两点,接到一个电话才离开的,显然,这中间她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一道。”

    易翎说这话时,声音都带了一丝叹息和愠怒。

    “蠢。”许久,慕萧寒仍黑着一张脸,从齿缝中挤出一个字来。

    左胤是么?

    一个的左氏,就敢这么猖狂。

    还有纪如锦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被人耍了竟然也没察觉,要不是那个电话,她是不是会一直等到明天?

    她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越想越生气,慕萧寒又有些无力,纪如锦傻傻的他也不是刚知道,可傻成这样,真是让他又气又……咬牙切齿。

    她什么时候才能精明一点,聪明一点?

    晚上,慕萧寒回到家,又没看到纪如锦,这次,他不再等了,直接一个电话拔了过去。

    纪如锦正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听到手机响了,摸了起来,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直接挂断,关机,又睡了过去。

    慕萧寒今天下午好不容易多云的脸色顿时又阴云密布起来。

    就连向来胆肥的慕恩恩看到自家大哥这张吓人的脸色,也抖了一把。

    “萧寒,你这老婆还真是气性大,竟然连你的电话都敢挂,这样的女人,刚进门就得意成这幅模样,依我看,还不如趁早离了,咱们慕家可供不起这样大牌的菩萨。”

    慕蒹葭今天也回了慕家吃饭,而慕老太太平时都在后面的幅楼,副楼有副楼的帮佣和厨师,若无要紧的事情,老太太是甚少出来的,今天也是看着慕蒹葭回来了,这才来了主楼这边和慕萧寒三兄妹一起吃饭。

    听女儿这么说,老太太啪地放下了筷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几天不回家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挂你的电话,萧寒,你要是不好好管管她,那就让我来教教她慕家的规矩。”

    慕恩恩听到老太太都发话了,顿时开心地差点拍起手来,不过,她嘴上的笑刚起来,就被对面慕萧寒一道寒冷的目光扫了过来,马上垮了下去。

    “奶奶,阿锦这几天忙着学业,兴许现在正在有要紧事不能接电话,至于规矩,您先让姑学会再教阿锦吧!”

    慕萧寒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就给挡了回去,顺道还将慕蒹葭给拉下了水。

    慕蒹葭脸色一沉,摆出了一幅长辈的姿态,冷笑:“呦,我不过是说了她几句,你就护成这样,也难怪把她惯得气性这样大。”

    “把老婆娶回来不就是宠着护着的么?难道要像姑和姑爷那样,才叫结婚?这样的婚姻,要来又有何用。”慕萧寒喝了一口汤,淡淡的一句话,堵得慕蒹葭哑口无言,只能憋着一肚子气,差点被呕死。

    纪如锦睡梦中,总觉得寝室里还有别人,起初她以为是乐乐回来了,但想起乐乐今天下午才去的首都,不可能会出现在寝室啊!

    这么一想,她吓得一抖,猛地就坐了起来,整个人就清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