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什么都不是
    寝室没开灯,路灯柔和的光芒映照进来,纪如锦就看到窗口的书桌前,坐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她吓得浑身发抖,这是女生宿舍,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宿管阿姨难道没看到?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随手就摸到了角落的扫帚,紧张又害怕地瞪着窗口的男人,哆哆嗦嗦道:

    “你……你是……谁,我,我可告诉啊,我没钱,我很穷的。你要是……要是敢过来,我就跟你拼了。”

    黑暗里,慕萧寒嘴角抽了抽,伸手啪嗒一声,就将书桌上的台阶打开,转过轮椅,沉着张俊容,看着用扫帚指着自己的纪如锦。

    “放下。”

    纪如锦吓得立即将手上的扫帚给扔了回去,一脸尴尬道:“你怎么来了?我们这是女生宿舍……”

    她们这栋宿舍楼的舍管阿姨可是有灭绝师太之称,别说男人了,就是只公蟑螂都休想进入女生宿舍楼一步,这让不知道多少情侣抱怨不休,以至于背后偷偷地给取了个这样的名号。

    可没想到,慕萧寒竟然进来了,而且还这么堂而皇之的,难道舍管阿姨不怕明天遭到集体讨伐么?

    慕萧寒只是淡淡地看了眼,见她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长度堪堪遮住了,一双白皙匀称又笔直的双腿就这样暴露在外面,再往上看,她竟然没穿内衣,胸前两个凸出的圆点,莫明地就让他体内窜起了一团火。

    “去被子里坐好。”这种时候,慕萧寒很上火,冲纪如锦冷冷地命令道。

    纪如锦愣了愣,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向自己,这才猛然察觉自己穿得有多暴露,脸倏然一红,赶紧钻进了被子里。

    可是,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原本某人不想看到的某些部位这下全都看到了,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他伸手就拿起了一旁装着水的杯子,喝了起来。

    纪如锦愣住,张嘴刚想说那是她喝过的,但来不及说,某人已经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为什么不回去睡?”慕萧寒喝完水,这才看向纪如锦问道,声音透着浓浓的不悦。

    “昨天我赶策划书一晚没睡,没想到睡过头了。”纪如锦早就想好了借口,而且,她也是真的太困了。

    她不想回慕家,那个地方让她觉得压抑,她更怕慕恩恩又突然整些什么妖蛾子对付她,只有在宿舍这方天地里,她才觉得轻松自在。

    “为什么挂断电话?”慕萧寒更不悦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挂他的电话。

    纪如锦一脸迷茫。

    “你打电话给我了?怎么可能,我没有接到啊!”她根本就不知道慕萧寒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不过,话刚说完,就心虚了一把,她好像记得有打进来过一个电话,嫌吵,直接挂断又关了机,该不会就是那个吧?

    “手机给我。”慕萧寒坐着轮椅到了纪如锦的床边。

    纪如锦在枕头下摸出了手机交给他。

    “你怎么还用这种手机?”慕萧寒的脸就黑了,直板的老式按键手机,这种现在扔大街上,别人都懒得弯腰去捡。

    纪如锦心想这种手机怎么了?便宜,实用,待机时间长,更重要的没有偷惦记。

    “你要干嘛?我自己来吧。”她就怕慕萧寒把手机扔掉,连忙伸手去抢。

    不过,男人将手高高地举起,纪如锦就够不到了。

    她立即掀开被子跪在床上去抢,为了救手机离开某人的魔爪,她也是有蛮拼了,完全注意到某人瞬间怪异复杂起来的脸色。

    纪如锦膝盖虽然好了很多,但毕竟才一个星期,这么跪了没一会儿,又开始疼起来,紧接着,整个人就朝前面扑了过去,然后,被某人抱了个满怀。

    她吓懵了,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突觉得身上热热的,尤其是头顶,一道炙烫的目光,差点没将她烧穿。

    “啊……你,我,我。”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慕萧寒抱着,指着男人,又指了指自己,脸又红又热,话也说不利索了。

    某人目光落在怀里的女人身上,柔软的触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松手,尤其是他的一只手掌,正放在了某人圆润的上,竟忍不住捏了两下。

    纪如锦吓得跳了起来,一把推开男人,光着脚跑进了卫生间。

    慕萧寒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看着自己的手掌,刚才那柔软光滑,又充满弹性的触感,让他好不容易浇灭的心火又窜了上来。

    他看了一眼关得紧紧的卫生间门,眉头拧了一下,坐着轮椅出了寝室。

    纪如锦听到关门声,这才打了卫生间的门,从里面探出个头来,见慕萧寒走了,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她关上灯,重新躺回床上,脑子里还昏昏的不知所措。

    刚才怎么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慕萧寒不会以为她是故意投怀送抱吧?

    越想,越是懊恼,自己没事去抢什么手机啊,扔就扔了,大不了再花两百块钱去买一个就了,现在倒好,呜呜,她不要见人了。

    而此时,宿舍外面,慕萧寒看着刚才还亮着的灯暗了下去,神情有些复杂。

    “先生,已经很晚了。”易翎走了过来,低声催促。

    车上,慕萧寒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不断闪过刚才在纪如锦宿舍里发生的那一幕。

    十年了,他有十年不曾对一个女人产生过感觉了。

    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那个病造成的结果,可是,今天,那种十年都没有过的感觉,突然间就这么清晰,深刻地回来了。

    难道是因为她身上的那股香气?还是因为她的血……

    “易翎,明天晚上准备一下。”慕萧寒陡然睁开双眼,迸射出一道冰冷的寒光。

    易翎点了点头,心却提了起来。

    十年了,如果这次真能查出原因,也许先生身上的毒就能解除了。

    只是,那个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竟查了十年也没查出来,会不会和纪姐也有关系?

    否则怎会那么巧……

    第二天,纪如锦又是打着呵欠进了教室,昨晚自从慕萧寒离开之后,她就再也没能睡着,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整夜。

    好不容易到了凌晨有了困意,结果,早上八点半第一节课就是她的必选课,只好艰难地从被子里爬了起来。

    上完两节课,纪如锦哈欠连天地出了教室,走到学校栏,就看到了许多同学围在那里议论纷纷,纪如锦好奇心不重,抬脚继续往前走,结果听到人群里传来一道惊呼声:“赵显竟然被开除学籍了,天呐!这处罚,好严重。”

    纪如锦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耳边继续传来同学们的议论声:“是啊,虽然赵显做法确实恶毒了点,可也不至于开除学籍这么狠吧,现在可算是前途尽毁了,哪家公司敢要个连学籍都开除的人啊!”

    “可不是,这要是换成别的人被黑,估计也就是全校通报批评,记个过什么的,可谁让他得罪了慕氏的太子妃呢?要知道,咱们a大体育馆,图书馆,篮球场,足球场,还有医学楼,化学楼,以及学校的绿化园林,都是慕氏出资建造的,慕氏那么大一个家族,咱们那多实习机会也是由慕氏提供,学校怎么也是要卖慕氏这个面子的。”

    “纪如锦也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成了慕氏的太子妃,这命真是好到没朋友。”

    纪如锦听了,囧得要死。

    真是命好么?她漾起一丝苦笑,不再去听同学的议论,往校门口走去。

    刚出了学校,易翎就从车上走了下来。

    “纪姐,bss要我接你回去。”

    纪如锦本想去找快餐店的老板问还要不要人兼职,结果易翎就拦住了她。

    “我还有事,晚上我会回慕家的。”她得赶紧挣钱,这么早回慕家干什么?要是碰到慕恩恩,她不是又要倒霉了。

    易翎却不理会这些,他受了先生的命令要请纪如锦回去,就一定要完成任务。

    “纪姐,请不要让我为难,请上车吧。”他的态度比之前强硬了许多。

    纪如锦心里很不高兴,可还是上了车。

    刚进慕家,就见慕老太太,慕蒹葭,慕恩恩和江媛媛都在。

    她顿时心都冷了半截。

    “奶奶,姑,江姐。”她慢吞吞地走了过去,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换来的,不过是四人的无视。

    她想不理自己也好,转身就要上楼,却被慕蒹葭给叫住了。

    “纪姐啊,我听恩恩说你做的饺子很好吃,不如今天中午就吃饺子吧!”

    纪如锦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要包饺子根本来不及了。

    “没有什么可是的,没看到老太太在等着吗?你别以为萧寒把你娶进来就真当自己是慕家少夫人了,只要老太太一日不承认你是孙媳妇,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少在这里给我们摆谱。”

    慕蒹葭发出一声冰冷的嗤笑,眉眼凌厉地看向纪如锦,满是嘲讽和轻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