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摊牌
    “二少爷,你去楼上劝劝大少爷,让少夫人进来吧。”罗妈一直守在外面,看到慕言飞进来,立即走了过来,声地说道。

    慕言飞愣住:“我哥和她怎么了?吵架了?”

    罗妈想了想,还是将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完,慕言飞的脸色又难看起来,暗骂了一句:“死丫头。”

    便走进了电梯。

    二楼,慕言飞看到自家大哥这么晚了还没睡,惊讶地张了张嘴。

    “大哥,你既然担心她,干嘛让她进来?”

    “你还知道回家?”躺在床上看书的某人冷冷地看了过去。

    慕言飞觉得自己为了这个家,真是操碎了心,这么晚了要当说客不说,还要被大哥这么怼,实在太委屈了。

    “大哥,你误会她了。”慕言飞在旁边的沙发椅上坐了下来,又将刚才罗妈在下面告诉她的事情又转述了一遍给慕萧寒听。

    听完,慕萧寒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慕言飞愣住,就这样?

    楼下,纪如锦睡着睡着就觉得有点冷,反而睡不着了,她抱紧双臂,看着月亮,决定明天早上就和慕萧寒摊牌。

    这时,身后响起开门声,紧接着就是轮椅滚动的声音。

    她陡然僵直了背,却没有回头看背后的人,又闭上眼睛装睡。

    “要睡上去睡。”男人的声音响起,充满了命令。

    纪如锦没有理会,她想凭什么你们要我怎样我就得怎样啊?

    头一次,她有种想要反抗到底的想法。

    “别让我再说第三遍,上去。”男人有些烦躁,为自己这几天反常的行为。

    纪如锦蹭地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他。

    慕萧寒见她起身,马上掉转了轮椅往屋内走去,可是进了屋,却发现身后的女人并没有跟上来。

    纪如锦紧抿着唇,皱着眉头看着里面的男人,终于鼓足勇气:

    “慕萧寒,我不要再住到慕家了。不管你怎么威胁我都没用,就算是要背着两亿的债务,我也不要再住进在这里。你们一个个都觉得我好欺负,可是,我是个人,不是条狗,你们想怎么欺负我就怎么欺负我,凭什么?我不欠你们慕家什么。”

    她在纪家,忍气吞声,是因为纪家领养了她,虽然,她要经常被纪明萱欺负,可好歹只有一个人欺负她,她可以吃顿饱饭,可以读书,冬天有温暖的被窝,夏天也不怕蚊子,更不用和那些男孩子挤在一张床上。

    可是慕家给了她什么?

    只有不断的奚落,欺负,羞辱,连句辩驳的话都不能说,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你。

    她甚至可以毫无人权到想把她关进看守所就能关进去。

    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当初,他是怎么答应她的?

    她可以享受做为他妻子的一切权利。

    可是呢?这就是所谓的那些权利么?

    他是不是也觉得她老实,好欺负,所以就跟着他的家人一起轻视她?

    慕萧寒转过身,神色阴寒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危险之色,只是,因为镜片的遮挡,又是在夜色下,纪如锦并没有看到。

    “你想反悔?”

    “是的。我不想再被慕恩恩陷害了,她既然这么想要江媛媛当你的妻子,我成全她们就好了,省得哪天我又被她们联手给送……反正,我就是想离你们远远的,我怕了你们全家。”

    她想到自己答应过慕言飞不说出被关进看守所的事情,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说你没欠我?那在福满楼是谁救的你?我的腿是谁造成的?还有你在学校被人陷害造谣的事情怎么算?对了,现在地铁五号线已经到了纪家手上,你说不要起诉纪家,我也让人撤诉了,这些又要怎么算?”

    慕萧寒看着她那幅委屈又赌气的模样,刚才烦躁的心情反而轻松下来,淡淡地看向她,语气慵懒地问道。

    纪如锦傻眼了,一时哑口无言。

    “那我不反悔了,可是,我以后也不住你们慕家,我住学校去。”纪如锦鼓了鼓腮帮子,很没骨气地退让了。

    但她坚决不住慕家了,否则再住下去,一定会被慕恩恩害死。

    “不行,除了这件事,其它事都可以答应你。”慕萧寒皱起了眉头,他倒是想知道慕恩恩到底还做了些什么,让这个笨女竟然避如蛇蝎,情愿背上巨额债务也要悔约。

    纪如锦又皱起了眉头不吭声了,倔强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慕萧寒看到她这模样,莫明地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如果你不住在慕家,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纪如锦纠结起来,她当然知道真正的夫妻是要住在一起的,可是她又不想再被慕家的人刁难。

    “我可以答应你,以后只要你不想做的事,谁都不会勉强你。”慕萧寒准备再退让一步,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把这个丫头给哄进慕家,就是为了让她待在自己身边,可是她现在说要住到学校去,怎么可能?

    “你们家的人都不分青红皂白。”

    纪如锦想到被关进看守所,想到慕言飞问也不问就把她责骂一通,想到今天慕萧寒让易翎带她回来就是为了让慕老太太教她规矩,她就觉得慕家没一个好人,包括眼前的慕萧寒。

    当然,某人并不知道自己了被划入了不分青红皂白的那一类。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先调查清楚再作定论。”慕萧寒耐着性子说道。

    “那你呢?”纪如锦哼了一声,生气地问道。

    “我什么?”慕萧寒挑眉,声调高了几分,昭示着他此时的不悦,这丫头竟敢这么跟他说话。

    “是你要易翎强行把我带回来学规矩的。”纪如锦吓得脖子一缩,声嘟哝了一声。

    慕萧寒愣住,原来,她以为是他故意让易翎带她回来学规矩,又正好碰上了老太太和慕蒹葭都在主楼这边吃饭,慕恩恩和江媛媛在厨房使了坏,老太太便借题发挥罚了她……

    “蠢死了。”想到这里,慕萧寒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往电梯去。

    纪如锦还愣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是走还是干嘛。

    “你这是打算站到明天早上?”见她没跟上,慕萧寒停下,转头,笑得十分‘温和’地看着她。

    莫明地,纪如锦就被这笑给吓得打了个冷颤,撒腿就跑了进来。

    床上,洗过澡的纪如锦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头顶的水晶铜灯,心里懊恼,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抗争一回,结果,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更发愁那张卡和八百万怎么办?

    这么一发愁,就忘了旁边还睡着个男人,她唉声叹气地翻了个声,就看到了男人英俊的脸,一双深邃无波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啊!你……这么晚不睡觉,看着我干嘛?”纪如锦吓了一跳,往后面挪去。

    某人看着她一幅受到惊吓的表情,心情就不太好,他有这么可怕么?

    然后,就生出了一个不太善良的想法。

    “你说我看着你要干嘛?”说着,朝纪如锦身边移过去。

    纪如锦吓得紧紧拽住被子,继续往后面挪。

    “呃,你睡吧……睡吧,这么晚了,明天不是还要去公司么?”再挪,又挪。

    “睡不着。”某人再移,又移。

    接着,咚的一声,纪如锦成功地从床上摔了下去。

    然而,上次某人说过要把地毯撤了,第二天祁叔就真的把地毯撤了,所以,纪如锦这么摔下去,还真是有点疼。

    呲牙裂嘴地爬了起来,神情有些哀怨,心里泪流满面,呜呜,又欺负她!

    “睡觉,再吵我就真的要干点什么了。”慕萧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幽幽地警告了一句。

    纪如锦立即爬上床,躺得笔直,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见她这幅样子,慕萧寒的嘴角隐隐有了丝笑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逗逗这个丫头,心情也会变好。

    因着晚上提心吊胆的,纪如锦并没有睡好,推着慕萧寒走进餐厅的时候,耷拉着脑袋,一幅没精打彩的样子。

    慕恩恩瞧见了,与江媛媛相视一笑。

    随即,冲着正要坐下的纪如锦颐指气使道:“喂,我想吃饺子了,你去给我们做几份饺子过来。还有啊!快点!别像昨天那样,一等就是几个时。”

    纪如锦一愣,看了一眼慕萧寒,见他一幅没听到似的样子,顿时就怒了,敢情昨天他的话全是骗她的?

    不过,她才不会像昨天那样傻傻地让她们欺负了。

    “你自己没手么?要吃自己做去。”说完,拿起面前的三明治起身就往外走。

    这位祖宗,她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哎,你这个女人……哥,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我不过是想吃饺子,她竟敢这么对我说话。”慕恩恩气得瞪大了眼睛,见纪如锦人都走了,只好冲着慕萧寒控诉。

    “我看到了。”慕萧寒吃了一口煎蛋,淡淡地答了一句。

    “那你不让她学学规矩?”慕恩恩看到纪如锦昨天被罚,和江媛媛高兴了一晚,两人甚至还在盘算着接下来多给纪如锦找些麻烦,逼她主动离开慕家。

    “是该学学规矩了。”慕萧寒抬头看向了慕恩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