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就继续站着
    纪如锦动了动唇,最终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进了厨房。

    罗妈正在准备中饭,见到纪如锦进来,立刻问她有什么事。

    纪如锦说要包饺子,罗妈又把包饺子的面粉,肉和调料拿了出来,还问要不要帮忙。

    “罗妈,谢谢你。”她看了一下时间,一个人包还真是会忙不过来。

    罗妈正要开始和面,慕恩恩和江媛媛就走了过来。

    “罗妈,你怎么不做饭?我都快饿死了。”慕恩恩走了过来催促道。

    罗妈愣住,一脸同情地看着纪如锦,只好继续去折腾中饭。

    纪如锦心都提了起来,就怕慕恩恩捣蛋,于是心翼翼的和着面,还要时不时注意她和江媛媛在做些什么。

    等她好不容易把面和好了,又开始剁肉,因为见慕恩恩只是在厨房里和江媛媛聊天,她也没有再时刻盯着,而是一心剁着面前的肉。

    结果,没多久,就听到一声惊呼。

    “啊!”

    纪如锦往声音方向看过去,就见她见才和好的面团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而慕恩恩的脚正踩在面团上。

    她就知道慕恩恩进来准没好事,可是还没能防得住。

    面团不能用了,她只好先剁肉,准备把肉剁好再重新和面,好在慕家家大业大,食材也准备得很充足,面粉就是十几袋。

    结果,接下来,她刚把肉剁好,那边江媛媛又把肉给倒了一整瓶酱油进去。

    “你们……”她终于忍不住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敢再说下去,她怕再被江媛媛弄进警察局关着。

    “我们也是想帮你,结果哪知道一不心就失手了。”江媛媛得意地扬了扬手上的酱油瓶,十足的挑衅。

    纪如锦抿着唇不再说话,开始重新和面。

    等她的面和好,慕恩恩又准备捣蛋,这次她终于不再隐忍了。

    “只要你再碰一下,今天,别怪我把事情闹起来。信不信我连着上次被关在看守所的事情也一并捅出来。”

    慕恩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恨恨地瞪了纪如锦一眼,不甘心地拉着江媛媛出了厨房。

    纪如锦看她们离开,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时,罗妈也凑了过来,一边帮着剁肉一边愤愤道:“少夫人,你不该这么忍让着,三姐年纪还,拎不清好赖,可是那个江媛媛明摆着就是瞧你老实好欺负,你怎么也能忍着由她欺负陷害?”

    纪如锦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太老实,所以都觉得她好欺负,可是她心里有底线,只要不踩到底线,由她们怎么欺负都没事。

    更别说,她算什么少夫人啊!在这慕家,还不如罗妈呢。

    所以她只是露出一抹苦笑,点了点头:“罗妈,我懂,谢谢你。”

    罗妈见她这幅模样就知道她根本什么都没懂,只叹了口气,继续剁肉。

    等纪如锦包好饺子,又煮好捞起来,端到餐桌上,已经是一点了。

    慕老太太看到她过来,啪地将筷子砸在了桌子上。

    “本事不大,气性倒是不,让你包餐饺子,竟然拖拉了这么久,是想饿死我老婆子吗?”

    纪如锦吓得肩膀一抖,赶紧将手中的盘子放了下来。

    “对不起。”她是晚辈,不能跟长辈顶嘴。

    而且,就算她说是慕恩恩和江媛媛捣乱,以慕老太太对她的厌恶,还有慕恩恩那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慕老太太听了,脸色并没有一点好转,而是指着外面道:“去外面站着吧,什么时候让你进来,你再进来。”

    纪如锦没想到自己做顿饺子最后换来这样的惩罚,愣了愣。

    “怎么?我的话也敢不听?”慕老太太朝纪如锦看了过来,布满细纹的脸上阴沉又冷厉,十分地吓人。

    纪如锦觉得慕老太太比纪老太太更可怕,从没有见她笑过,尤其是刚才那神情,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可怕。

    她再也不敢迟疑,立即走了出去,站在了太阳底下。

    虽然,还是春天,可是椿城的春天却比别的地方要热上许多,此时正是中午,晒一会儿就热得难受,更加说在太阳底下站上几个时。

    纪如锦本就又困又累,还站在太阳底下几个时不吃不喝,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慕萧寒从外面回来看到站在外面,摇摇欲坠的纪如锦。

    “怎么了?”慕萧寒坐着轮椅,由易翎推了过来。

    纪如锦看到他回来,笑了笑:“不是你让人把我强行带回来的么?你怎么了?当然是在学规矩啊!”

    不就是两天没回慕家么?竟然用上了这种法子整她。

    慕萧寒立刻听明白了,看了一眼身后的易翎,也没管仍站在外面的纪如锦,便进了屋。

    纪如锦冲两人的背影翻了个白眼,继续站着。

    没多久,祁叔走了出来。

    “少夫人,老太太叫你进去。”

    纪如锦点了点头,刚走两步,脑袋一阵晕眩,好在祁叔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她感激地对祁叔道了谢,没有进去,而是坐在了台阶上休息。

    过了一会儿,慕萧寒坐着轮椅出来,看着脑袋枕在膝盖上的纪如锦,发出一声冷笑:“老太太说得还真是没错,你这还真是矫情上了?既然这么喜欢站,就继续站着吧!”

    说完,转身就进了屋里。

    纪如锦莫明其妙,心里委屈得想哭。

    为什么所有人的都这样,都不听她解释就认为是她的错?

    她想,凭什么要她站她就要站啊!

    于是,就这么坐着,结果,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慕萧寒吃过饭,按着习惯要去花园里转一圈,易翎推着他出了客厅,就看到纪如锦还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拧了拧眉,眼神发冷,指着前面:“走吧。”

    易翎也看到了纪如锦,想到刚才慕老太太说的那些话,不由对纪如锦也多了几分嘲视,这个女人,还真当自己是慕家的少夫人了,竟然敢给老太太脸子瞧,不过是让她包个饺子,竟然让老太太等了三个多时。

    这样的女人,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纪如锦并不知道慕老太太是怎么编排她的,只此,她又累又饿又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抱膝睡了一会儿,脚都麻了,又换了个姿势,直接躺在了地面上。

    慕萧寒从花园里转了一圈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幕,脸顿时更加阴沉难看起来。

    “先生,要不要把纪姐叫醒?”

    易翎眼抽了抽,他这个时候倒有些佩服纪如锦的随遇而安。

    可是,他不知道,对于一个在福利院待过的人,慕家这样的环境已经是天堂了。

    纪如锦睡着睡着,就梦到了在福利院,吃饭的时候,都要争着抢着,不然只要速度慢了一点点,就会别的孩子一抢而光,而那一顿,没抢到吃的孩子就只能饿肚子。

    睡觉的时候,几十个孩子挤在一间通铺上,夏天满是汗味,蚊子,冬天,几个人抢一床被子。

    而她年纪,性子又老实,总是抢不到吃的,就得饿肚子。

    只有那么一个人,一个比她大四岁的哥哥,每次抢到吃的,总会分她一半,别的孩欺负她,那个哥哥就会冲上来护着他。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连那个哥哥长什么样都已经忘记了。

    梦着,梦着,她就哭了起来,像个被人欺负的可怜孩子一样。

    哭着,哭着,她就醒了。

    睁开眼,就看到天已经黑了下来,月亮挂在了半空中。

    她擦了擦泪水,看着已经关起来的大门,默默抱着膝盖看着天上的月亮。

    慕萧寒在书房里坐了半个钟头,手里一直捏着一部新手机,目光看着外面的月亮,心绪烦躁起来。

    这时,罗妈送了杯茶进来,放下。

    看着坐在窗前的慕萧寒,欲言又止。

    “罗妈,有事?”慕萧寒转过头来,看到罗妈站在那里似乎有话要说。

    罗妈摇了摇头:“没事,大少爷,少夫人还在外面,要不让她进来算了?”

    慕萧寒冷漠道:“由她去,否则,还真当自己……算了,罗妈,你下去吧,她的事情你不用管。”

    罗妈突然觉得纪如锦真是可怜,整个慕家,没有一个对她好的。

    可她也不敢多说,她还要保住这份工作,儿子儿媳妇还指着她的补贴好在市内买套房子呢。

    出了书房,罗妈一直愧疚不安。

    她想,只有等二少爷回来,让二少爷替少夫人说说好话了。

    慕言飞在外面玩到凌晨一点才回,人已带着三分醉意,走到台阶准备进去,看到门口坐着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等他看清楚是谁时,立马怒了。“纪如锦,你有病吧,三更半夜不睡觉,蹲这里吓人。”

    纪如锦都睡迷糊了,被他这么一吼,又醒了,看到是慕言飞,她一声不吭又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这慕家所有人,她再也不要去理会了。

    见纪如锦不理会自己,慕言飞有些尴尬,想到那天错怪她的事情,抓了抓脑袋走到纪如锦身边,坐了下来。

    “喂,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还在生那天的气啊!我哥呢?”

    纪如锦仍不吭声,她有一个本事,如果打定主意不理谁,就算是那个人在她的面前说破了嘴,她都可以不搭不理不说一句话。

    慕言飞见她不理睬自己,少爷脾气也上来了,猛地站了起来,推门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