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卡呢
    慕恩恩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朝她靠近,一幅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

    “必须学规矩,不然,以后都要踩到大哥你的头上去了,这样的女人,绝不能忍,我看最好就是把她休了。”

    说完,还得意地看向了旁边正在喝牛奶的江媛媛。

    “既然你也同意了,今天起,自己做饭,自己去上学,零花钱全部取消,现在,去外面站着,什么时候让你进来再进来。”

    慕萧寒波澜不惊地说着,看了一眼瞪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的了慕恩恩。

    “大哥,你……你是在说我?”慕恩恩傻眼了,刚才她们不是讨论怎么惩罚纪如锦那个女人么?

    “不然你以为我在说谁?你嫂子么?她做错什么了?都说长嫂如母,你这几天对她的态度嚣张恶毒,连最起码的尊敬二字都不知道,自然是让你学会什么是真正的规矩。”慕萧寒神情渐渐冷漠下来,他可以欺负纪如锦,但是别人不行。

    “哥,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这么说我?我是不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外人……哥,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慕恩恩又气又委屈,冲着慕萧寒大哭起来。

    “是啊,寒哥哥,你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恩恩,她也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你好。你看,她都哭成这样了。”江媛媛走到慕恩恩身边,拿着纸巾帮她擦眼泪,同时跟着埋怨起来。

    慕萧寒却笑了,抬头看向江媛媛时,目光陡然严厉:“阿锦是我的妻子,是慕家的一员,怎么到了江姐嘴里就成了外人?要说外人,江姐不才是么?”

    江媛媛手猛地一颤,纸巾掉了下来,脸色惨白又受伤地看向慕萧寒。

    “寒哥哥,你竟然把我当外人……纪如锦到底哪点好?为了她你都快六亲不认了。”

    说着,江媛媛的泪水主跟珍珠断了线似的,嗒嗒往下掉,洁白的贝齿咬着唇瓣,神情哀怨又楚楚可怜地,若是没什么定力的,还真是要被她这幅模样打动。

    “江姐,姓江,本就是外人,我难道说错了么?”慕萧寒并不吃这一套,又警告地看向眼角还挂着泪水的慕恩恩道:

    “你可以不接受她是你的嫂子这个事实,但是,如果你当我是大哥,就要给她最起码的尊重。否则,你要我把你当妹妹,也很难。懂了?”

    慕恩恩还是第一次被大哥这么严厉地警告,吓得竟然打起嗝来,傻傻地点了点头。

    直到慕萧寒离开,她才回过神来:“媛媛姐,我哥……他真的为了那个女人……媛媛姐,你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才发现江媛媛泪流满泪,脸色难看至极地看着慕萧寒离开的方向,眼底渐渐涌上了一层深切的怨恨。

    “媛媛,你……你别吓我。”慕恩恩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的恨意,心里一跳。

    江媛媛回过神来,恢复到了平时的温和,拿起纸巾擦干了泪水,这才看着慕恩恩道:“恩恩,你哥把我当成外人,可是我不想变成外人,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我也很爱你大哥,恩恩,你要帮我。”

    慕恩恩看着她这幅坚决的模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挣扎,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媛媛姐和大哥作对?

    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大哥。

    纪如锦因为是下午的课,到了学校直接去了昨天准备去的快餐店,问了老板之后还要招兼职,因为她以前在这里做过,人又勤快,加上她的颜值也为店里带来了不少客人,老板立即爽快地答应了。

    她走到后面的工作间换上工作服,就开始打扫卫生。

    快餐店的兼职是三十块钱一个时,纪如锦每天只要在这里做三到四个时,就有一百块钱的收入,而她在读大学的这三年里,学费和生活费基都是靠她在外面兼职打工赚来的。

    纪家那边见不用出这笔钱,自然也是乐得高兴,也没有管过这些。

    接下来的几天里,纪如锦只要下课了,就跑到快餐店这边上班,每天早出晚归的,连慕萧寒都开始奇怪她到底在干什么。

    这天晚上,纪如锦十点半才回到慕家,将背包扔到沙发上,就准备去洗澡,慕萧寒坐着轮椅来到沙发边看着她的背包,拿的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除了她的设计稿,就是一个红色的布袋零钱包,里面鼓鼓囊囊的。

    他打开拉绳,掉出十来张百元大钞和一些零钱,以及一张银行卡和身份证。

    看到这些,眼角不禁抽了抽。

    这就是她的钱包?

    再看身份证,嗯,还不错。

    又看了一下银行卡,脸顿时黑了,这并不是他给她的那张卡。

    他又在包里翻了起来,结果,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什么都没有。

    卡去哪儿了?

    纪如锦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慕萧寒正在翻着自己的包,立即跑了过来。

    “你干嘛翻我的包?”

    他怎么侵犯她的**?太过份了。

    “卡呢?”男人脸色很冷。

    “什么卡?哦,你说那张卡啊!我收起来了,那里面钱太多,我不敢带在身上。”纪如锦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趾。

    慕萧寒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那眼神,似乎能将她看穿一般。

    “我……我累了,先去睡了。”她被盯得浑身发毛,转身跑上了床,用被子把自己捂住。

    慕萧寒看着她这幅明显作贼心虚的模样,也没有逼问,将包扔在了一边,又看了眼纪如锦的钱包,眉心又跳了起来。

    她到底是有多穷,连个钱包都不买。

    第二天,纪如锦起来,换好衣服准备下楼,就看到易翎提了几个袋子进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干嘛?”她指着脚下精致的纸袋。

    “钱包,还有,这个是先生要我交给你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全新的水果手机。

    易翎看着傻愣愣的女人,说完便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

    心里却跟日了狗似的,他家bss怎么都快变成老妈子了,连买钱包,充话费这种事情都要开始操心了。

    纪如锦还是第一次用这么贵的手机,手有点哆嗦,害怕自己一不心把手机给摔坏了。

    听说这种手机,可容易摔坏了,她是不要去贴个钢化膜,再弄个保护套之类的?

    她一边想一边拿着袋子倒出了里面的钱包,再次傻眼了。

    这么多,大大,得有几十个吧,而且还是一款就好几种尺寸和大的那种。

    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用完啊?

    慕萧寒真是太败家了,这样就算是金山银山也得用光光吧?

    某人坐着轮椅进来,就看到她一幅叹息又不赞同的表情,冷不丁地出声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纪如锦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没,没啊!就是觉得有点浪费钱。”

    “你放心,这些会从你每个月的零花钱里扣。”那意思明摆着就是给你八百万你不用,那我就替你买。

    “什么?那这些……我都不要,你让人退回去,我自己去买个几十块的钱包就可以了。”开玩笑,这么贵的钱包把她卖了都还不起,更何况,那张卡都已经不在她手上了。

    见她反应这么大,慕萧寒就更确定她有问题了。

    “已经买了,退不了”。他扔下一句,坐着轮椅出了门。

    纪如锦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一下,退不了……什么叫退不了,那她把这些钱包拿去转手,应该还能卖点钱吧?

    而此时,霍尔坎顿酒店的八八套房里,左胤正沉着眉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一片,不停冒着虚汗的黎茉。

    “怎么样了?”今天九半要去a大演讲,可是从昨天晚上起,特助黎茉就开始拉肚子,到今天早上直接脱水严重到站都站不起来了。

    “最好是送医院,已经严重脱水了。”医生检查之后,给出了结论。

    左胤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这次来椿城只带了黎茉一个特助,还有一个半时演讲就要开始了。

    “先去医院吧。”他点了点头,走回了书房开始收拾演讲要用的资料。

    目光,突然落在了书桌上一份写碰上娟秀字迹的策划书上。

    他伸手拿了起来,这才想起这是那天敷衍纪如锦时要她做的,后来她也确实做了,还送了过来,只是他并没的打算要她当助理,所以就随手将这份策划书扔到了一边。

    打开策划书,随意看了两眼,却渐渐被上面的策划流程吸引住了视线,眼底闪过一抹赞赏之色。

    看来,许老推荐这个人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有很多地方还有待改进,但对于一个在校的大三学生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纪如锦站在办公室里,当听到许老师告诉她左胤临时改变决定,由她担任这次演讲助理的时候,她整个人是惊呆的。

    什么叫做临时改变主意?

    她看了看时间,脸色有些为难:“老师,只有一个时就要开始了,我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左胤将策划书扔在了桌上。

    “你要是没信心,就算了。”男人淡淡的,却满含嘲讽的语气,让纪如锦很是难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