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发现
    商场里,慕恩恩一直在东张西望,因为零花钱被扣了,她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在大哥面前说了好半天好话,才终于磨着大哥出来带她买衣服。

    可是,她今天的目的并不是买衣服,而是故意给大哥和媛媛姐制造机会。

    没多久,慕恩恩就看到了对面服装店里正在试衣的江媛媛身影,眼睛一亮,指着那家店道:“哥,我们去那家店看看吧。”

    慕萧寒原以为她是要来买衣服,但逛了半个时后,却什么都没买时,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他只是静静地看了慕恩恩一眼,便由着她推着自己往lv专卖店走去。

    门口,慕萧寒看到江媛媛手里提着两个精致的包装袋,脚下还放了四五个包装袋时,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紧接着,当他看到江媛媛从钱包中掏出黑卡付帐时,顿时明白了一切。

    “哥,你看,是媛媛姐耶,你们真是好有缘份。”慕恩恩只想着怎么撮合自家大哥和江媛媛,并没有留意到慕萧寒的变化,至于那张黑卡,她早已抛之九宵云外去了。

    说着,慕恩恩就走进了店里。

    江媛媛看到慕萧寒时,面上一喜,倏地又露出一幅委屈又哀怨的神情,好似慕萧寒对她始乱终弃了似的。

    慕萧寒却是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慕恩恩和江媛媛,拿起手机,转过轮椅到了外面的走廊。

    “马上去查件事,五分钟,我要知道结果……”

    五分钟后,慕萧寒挂断电话,脸色就像山雨欲来般,阴沉骇人。

    “哥,你在这里做什么?媛媛姐说逛累了,我们去楼上喝点东西吧。”慕恩恩和江媛媛亲热地挽着手走了过来。

    慕萧寒看着她手上的大包包,露出讽刺的笑。

    “哥,你看,这是媛媛姐送我的包,漂亮吧!”慕恩恩扬了扬手上的lv夏季新款包包,脸上都快乐开了花。

    还是江媛媛对她好,舍得送这么贵的包包给她,哪像那个纪如锦,一幅穷酸相……想到这里,慕恩恩眼底就掩饰不住鄙视的神情。

    “媛媛,这些少说花了七八十万吧?”慕萧寒看向江媛媛和慕恩恩手中的一个个袋子,一幅不经意地问道。

    江媛媛笑了笑:“嗯,最近跟着朋友学投资,挣了点,所以今天特意来犒劳自己,我看恩恩挺喜欢这个包包,就送给她了。”

    她很清楚怎么讨一个人喜欢,像纪如锦那样上不得台面的女人,总是惹得慕家的人厌恶排斥,而慕萧寒站在中间两头为难,时间长了,他一定会感到疲惫厌烦,可她却能得到慕家每一个人喜欢,那时候,他就会知道谁才是最适合当他妻子的人选。

    想到这里,江媛媛脸上的笑意就愈发地明艳了,看来,从纪如锦手中抢走那张卡真是个明智之举,否则,她哪能这么痛快地买买买呢?

    每个月有八百万……这么愚蠢的女人,怎么斗得过自己?

    “哦,投资啊!什么投资,竟然这么赚?”慕萧寒笑了笑,声音听不出喜怒。

    江媛媛笑容一僵,随即扯开了话题:“寒哥哥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们还是去楼上喝杯咖啡吧。对了,恩恩,我知道这里有一家法国菜做得非常好,中午我们去吃吧。”

    咖啡厅里,江媛媛坐下没多久,便去了洗手间里补妆。

    “就这是你吵着要我亲自带你来买衣服的目的?”慕萧寒脸色沉冷,一双染上了霜色的眸子看向慕恩恩,冷笑道。

    慕恩恩见自己被戳穿,索性也不装了。

    “哥,你为什么就不能给媛媛一个机会?当初她只是犹豫了几天,你就这样惩罚她,不觉得太过份了么?那个纪如锦不论身世还是教养,哪点有媛媛姐好?而且,你要是娶了媛媛姐,不是皆大欢喜吗?”

    这些,都是江媛媛教她说的,而她也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皆大欢喜?我看是你们皆大欢喜吧?慕恩恩,看来我还是对你太宽容了点,以至于让你连里外都分不清了,竟联着外人欺负陷害自己的大嫂,你在做那些事的时候,脑子里有没有想过,她才是我的妻子?”

    慕萧寒转了转手中的戒指,自从和纪如锦登记结婚之后,他就一直戴着这枚戒指。

    起初,他只是为了演戏,让慕家人都知道他对这桩婚姻很在意。

    然而,现在他已经习惯,每次看到这枚戒指时,他就会想起在珠宝店里,纪如锦看到钻戒时毫不动心,却坚持要选这款戒指当婚戒的画面。

    慕恩恩脸色一僵,心里猛地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再说了,媛媛姐除了是姑的干女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江叔叔也一直很想促成这门婚事,你要和媛媛姐结婚对咱们慕家也有好处不是?”

    她越说,就发现自家大哥的脸色越冷。

    “呵,对慕家有好处?你可知道慕家现在已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又何需一个市长的女儿来锦上添花?慕恩恩,大哥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慕萧寒见她现在还不知错,试图掩盖转移话题,看着慕恩恩的眼底染上了从未有过的失望之色。

    “大哥……”慕恩恩终于感到了浓浓的恐慌。

    以前,不论她闯了什么祸,大哥顶多骂她几句,却从没用这种失望地眼神看过自己。

    “寒哥哥,恩恩,你们怎么了?”江媛媛细细地补了一个妆,这才回到座位上,就看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于是软着声音问道。

    慕恩恩立即朝江媛媛使个眼色,希望她能领会到,然而,江媛媛和她还并没有达到心有灵犀的地步。

    “媛媛,刚才我看你付款用的是一张黑卡,记得上次你还请我帮你申请霍尔顿黑卡,怎么?你这张卡是什么申请的?”慕萧寒冷冷地看了一眼慕恩恩,神情充满了警告。

    江媛媛脸色一白,愣了片刻,待她明白慕萧寒这话中的意思时,面上一派淡定道:“哦,就是那个帮我投资的朋友申请的,不过,我也不怎么用,怕对我爸影响不好。”

    慕恩恩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江媛媛说起谎来,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难道她没看出大哥已经知道那件事情了吗?

    还有,刚才她付款,用的竟然是那张黑卡……

    那天从纪如锦手里抢走黑卡以后,她还以为江媛媛是故意要让纪如锦着急,而她是那种转眼就把什么事都能忘记的性子,也就没有去想这张银行卡的事情了。

    可现在,听到江媛媛不但没有把卡还给纪如锦,还私自拿着动用里面的钱买东西,顿时,她心里就生出了一种愤怒感。

    刚才,她还那么开心江媛媛竟然大方地送她一个十几万的包包,现在,才明白这些奢侈品,花的都是她大哥的钱。

    江媛媛怎么可以这么做?

    而江媛媛自在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并没有察觉到慕萧寒嘴角的嘲讽,更没有发现慕恩恩的愤怒。

    慕萧寒见她仍不知死活,也不再给她留面子,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这才挑眉看向江媛媛,缓缓地问道。

    “江姐,你可知道阿锦把我送给她的一张黑卡弄丢了?”

    同时,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慕恩恩,那意思好像在说:这就是你想要的大嫂?

    慕恩恩脸色难堪又恼怒,拉着脸坐在旁边一声不吭。

    江媛媛愣住,脸色惨然一白。

    “寒哥哥,我……你怎么问我这个?纪姐把你送给她的卡弄丢了,她实在是太不心了。”江媛媛心虚地低下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神情很不自然地笑了起来,声音更是透着浓浓的紧张。

    “是啊,她弄丢了卡也不敢跟我说,每天去快餐店打工想把卡里的钱挣回来,可是八百万她要挣到什么时候?哪像江姐这样出手阔绰,随手一个包包就是十几万。”

    慕萧寒笑了笑,可唯有了解自家大哥性子的慕恩恩知道,此时他很生气,尤其说到纪如锦在快餐店打工挣钱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隐忍的愤怒。

    而她听了,心里莫明一酸。

    江媛媛拿着大哥给纪如锦的卡,大手大脚地花钱,可是纪如锦却为了把卡里的八百万挣回来,每天早出晚归……

    “呵,是,是吗?本来就是她太不应该了。”江媛媛笑容越来越僵,可她不但立即认错,反而还想着挑拔。

    就连慕恩恩也睁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

    她以为自己够笨的,可是江媛媛怎么还听不懂啊?

    其实,不是江媛媛不懂,她心里已经充满了危险的预感,但她总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她好歹是市长的女儿,又和慕家一直走得很近,慕萧寒即算是要追究,也会看着这些份上,宽容地放过她。

    至于卡,等回去她立刻还给纪如锦就是了,至于里面花掉的几百万,肯定是还不回来了,但慕家这么有钱,也不会在乎这点吧?

    “是啊,太不应该了,所以,刚才我已经报警了,相信很快警察应该就会抓到那个偷卡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