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伤心
    慕萧寒的话刚落下,江媛媛端着咖啡的手猛然一抖,咖啡倾倒出来,全洒在了她的裙子上。

    “啊!”她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拿帕子将身上的咖啡擦干净,可是又不心将桌上的提拉米苏和榴莲千层打翻,弄了一手的蛋糕和奶油。

    “江姐太心了,我不过是报个警要抓住偷卡贼,怎么就把你吓成这样子?”慕萧寒一幅好心的拿起自己面前的帕子递了过去。

    可越是这样,江媛媛的手抖得越厉害。

    她接过帕子,一边低头擦着身上的咖啡,一边迅速地思考着慕萧寒这话的真假程度。

    她想慕萧寒应该是吓唬自己的,因为这张卡她能拿到手,有一半的功劳在慕恩恩身上,如果慕萧寒真要报警,就不怕她把慕恩恩给牵扯出来么?

    再说了,慕家难道就不怕父亲?警察也不会相信她一个市长千金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样一想,她反而冷静下来。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卡丢了去挂失就可以了,没必要闹到警察局去。兴许,根本找不到那个捡了卡的人呢?”她故意把慕萧寒说的“偷”字换成了捡。

    可她并没有看到,慕萧寒脸上冰冷的嘲笑。

    旁边,慕恩恩真的很想好心提醒江媛媛一句,可是话到了嘴边,就被自家大哥那充满寒光的眼神震慑住,只能默默地低头喝咖啡。

    “是吗?我想,很快就知道那张卡是被人捡走,还是被人抢走又或是被人偷走了。”慕萧寒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又冷冷地看了一眼慕恩恩,便率先坐着轮椅往外面去。

    慕恩恩也不敢再多作停留,立马起身,这下连江媛媛送她的那个包包也不要了。

    江媛媛则失神地坐在座位上,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连慕恩恩都走了。

    她立即拿出手机打了过去,然而,慕恩恩看到是她打来的,想接又不敢接,最后只好挂断了电话,试探地看向慕萧寒:“大哥,你真的报警了?”

    “你看我这样子像开玩笑?想来,等会儿你也会被请到警察局去喝茶吧,不过,让你尝尝被关在看守所里的滋味也不错,否则,你又怎么会知道阿锦那几天都是怎么过来的?”慕萧寒看向慕恩恩,笑得很是寒凉。

    一个时后,警察局里,慕恩恩真的被戴上了手铐,同时,一起的还有江媛媛。

    慕萧寒坐在轮椅上,王局长关自泡了杯顶级毛尖茶放到了他面前的茶几上,神色却是有些为难:“慕总,这件事怎么会把江市长的千金也牵扯进来了?还有令妹……,我这真是不好办啊。”

    “王局长公事公办就好,否则,那我就只好去找我大伯聊聊了,想来,江市长应该也不会说什么。”慕萧寒笑了笑,神色凉凉的,丝毫不给王局长一点面子。

    听到慕萧寒提的那个人,王局长脸色陡然一变,立即换上了一幅公正廉明。

    “慕总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公事公办。”

    慕萧寒点了点头,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一脚,狠狠踢开了。

    门口,江钊脸色铁青了站在那里,身后还跟着秘书林正文,看到慕萧寒时,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王局长,你是怎么回事?手铐是乱带的吗?你是想让我的脸都丢尽么?”江钊人还没进来,就开始一通数落斥责。

    王局长也头疼,他这警局最近是怎么回事,先前是左副总统的儿子为了个女人亲自出面赎人,现在那件事又惹来了慕家和市长的亲自光临。

    “市长,这件事我也是禀公办理,罪证确凿啊!”王局长知道江市长是不能得罪,可是慕家上头那位更不能得罪啊!那可是总统跟前的红人,他是活腻了差不多。

    更何况,慕家都发话了,他不能不禀公办理。

    “什么罪证确凿?我女儿绝不会偷别人的卡。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江钊气得脸色胀红,几乎是咆哮道。

    王局长被吼得也是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在人前一片温和作风的市长竟有如此动怒的时候。

    而坐在外面正在录口供的江媛媛听完,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

    “我爸来了,你们还不快点把这个鬼东西给我打开,是不想活了吗?”

    旁边,慕恩恩恨恨地瞪着江媛媛,就在江媛媛把她供出来,并将所有过错都怪在她头上时,她终于明白大哥为什么会笑得那样冰冷讽刺了,更明白为什么大哥和二哥都这么讨厌江媛媛了。

    而她,竟然傻傻地被她利用当枪使,还替她数钱。

    警察甲却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许是平凡家庭出身,他最看不惯这种官家家作风,抢了别人的卡,不但不知悔改还倒打一耙,将卡的主人送到看守所里关起来,这样的女人,简直恶毒自私到极致。

    “你爸?不就是个市长么?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罪证确凿,就别想把你从这里带走。”

    警察甲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看着江媛媛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随即又看向慕恩恩,发出同样的冷笑:“慕家三姐,看看口供,确定没错,就签字吧!”

    说完,将笔随手就扔到了慕恩恩的面前。

    慕恩恩委屈极了,看着面前的口供,脑子里一片混乱。

    此时,她才终于体会到那天纪如锦坐在这里被人录口供,又关进看守所时的感受。

    耻辱,惊慌,害怕又无助。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大哥,是会真的说到做到。

    “恩恩,你也不能怪我,是你大哥不仁在先,我要是把所有事情都担着,出去以后还不知道记者怎以编排我,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和我一起做的,咱们是好姐妹,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就去求求你大哥,让他放过我这一次吧。”

    江媛媛之所以将慕恩恩也供出来,并且将抢卡的事情全推到她的头上,就是因为不相信慕萧寒会这么对自己的亲妹妹。

    可是,她真是低估了慕萧寒的冷心冷肺。

    而且,把慕恩恩送到看守所里关上几天也是慕萧寒已经确定要做的事情了,否则,她永远也学不会看不清一个人的真面目。

    纪如锦接到警察局电话时,也是愣了好久,听说要她过去了解案情时,下意识就很抗拒。

    但是警方要求她必须过去,她寻思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给米乐乐,如果这次警局还像上次一样不问缘由地把她关起来,至少还有个人知道。

    米乐乐听说她又要去警察局,立即跑到校门口和她汇合,两个人打了的赶到了警察局。

    进到办事厅,就被请进了局长办公室。

    在经过询问处时,纪如锦看到坐在审问室里的江媛媛和慕恩恩时,吓了一跳。

    她满头雾水地走进局长办公室,就看到了慕萧寒以及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江市长。

    “过来。”慕萧寒看到她进来,声音比平时温和了许多。

    纪如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胆颤心惊,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媛媛和慕恩恩怎么会在审问室里?

    就连江市长也来了。

    她听话地走到慕萧寒面前,看着身边的男人,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端倪。

    “这才半天没见着我,就想我了?”慕萧寒见她紧张的神情里还流露着害怕,就想起了她被关进这里三天都无人问津的事情,突然就想逗她笑一笑。

    纪如锦差点没站稳,这都什么时候了,而且,当着市长和警察局长的面说这样的话,真的好么?

    “发生什么事了?我……我没有犯法,我什么坏事都没干。”纪如锦没有被逗笑,反而更担心了。

    旁边,米乐乐看到江市长,发出一声冷笑。

    “慕总,难道还是为了上次的事情?那张卡不是你送给阿锦的么?怎么,你不会还打算联手外人一起再次把阿锦送进看守所里关起来吧。”

    米乐乐为这事气了好几天,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不好掺和,但并不代表她就不敢说出公道话了。

    “阿锦是我的妻子,我就是把任何人送进去,也不会把她送进去。”慕萧寒说着,牵住了纪如锦的手,大拇指在她的手心里按了按。

    纪如锦却更忐忑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在慕萧寒的心目中能有多重要,更别说,现在审讯室里,还有他疼爱的妹妹。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不敢说,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会不会弄巧成拙,只能忐忑不安地站在旁边,手也下意识地想抽回来,因为她只要一紧张,就有点坐立不安。

    显然慕萧寒也看出她不但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担心了。

    不由蹙起了眉峰,难道,他在她的心里就这么没信用?

    她连他的保证都不相信?

    “萧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会扯上这位纪姐?”江市长看了一眼纪如锦,眼底没有太多的情绪,但声音却是充满了不屑。

    “江市长,这位是我的妻子,纪如锦。”慕萧寒却没有回答江市长的问题,而是将纪如锦牵到了面前,介绍道。

    “哦,你妻子?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我怎么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会和我家媛媛……你子这可不道义了啊!我家媛媛对你一往情深,她要是知道,可是要伤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