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发病了?
    江市长这话一落,纪如锦整个人都不安起来。

    她听得出,这位市长是有意说给她听的。

    她和慕萧寒注册也有半个多月了,注册的头一天,江媛媛就知道了,身为父亲的江市长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他现在却说出这些话来,明摆着就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慕萧寒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和害怕,握了握她的手,这才看向江市长:

    “我和阿锦注册的第一天江姐就知道了,她难道没告诉你么?不过……她为什么会伤透心?我和她不熟啊!难道她也想嫁我不成?

    可若照江市长这么说,只要是喜欢我的我都得娶回家,那这椿城想嫁我的女人这么多,我可是没那好的命,再说了,咱们国的法律也只允许一夫一妻。”

    纪如锦是怎么也没想到慕萧寒会这么怼市长,目瞪口呆。

    尤其那句‘我和她不熟’,江媛媛听到,会不会气得吐血。

    人家都叫他姑干妈了,左一个寒哥哥,右一个寒哥哥,动不动就摆出一幅惨遭抛弃的哀怨凄婉状,这还‘不熟’?

    那样怎样才算熟?

    倒是米乐乐听了,差点没跳起来鼓掌喝彩。

    只有江市长听了,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地,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只能发出一声冷笑。

    “王局长,这件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警察局是怎么办事的?效率这么低,我都在这里等这么久了,也没有一个结果,你们这是拿纳税人的钱不当钱吗?”

    王局长站在旁边,恨不得能像叮当猫一样能有个任意门随处穿越就好,他这是无妄之灾好么?

    市长大人您说不过慕少,就拿我出气,这也太悲催了。

    “哥,是不是纪如锦那个女人……呃,是不是你向我哥告的状?”王局长还没来得及回话,突然,门口就响起一阵质问。

    慕言飞一阵风似地,刮进了办公室。

    王局长两眼一翻,心想:得,又来一位爷。

    纪如锦把脸往旁边一撇,看都懒得看慕言飞一眼。

    倒是米乐乐看到他这样欺负纪如锦,顿时不乐意了,抬脚就冲着慕言飞屁股踢了过去,脚尖正中菊心。

    慕言飞嗷地一声就跳了起来。

    王局长看到这一幕,差点竖起大拇指,这位踢人的,可真是女中豪杰啊,连慕家二少的菊花也敢爆,佩服。

    “我说怎么阿锦总是这么倒霉呢,慕恩恩这么恶毒呢,合着是有你这么个混帐哥哥护着呐。”米乐乐环着胸,走了过去,虽然人比慕言飞矮了一个头,可是气势还是很足。

    慕言飞捂着屁股,毫无形象可言地又叫又跳了好半天,仍觉得菊花处火辣辣地发疼。

    “米乐乐,你这死女人,我要杀了你。”慕言飞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过,气得就要扑上去挣死米乐乐。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么?”慕萧寒在他还没来得及出手时,冷喝一声,便阻止了一场即将发生的恶战。

    米乐乐挑衅地瞪了一眼慕言飞,站到了一边。

    “哥,你怎么就看着我被这个女人欺负。”慕言飞还捂着屁股,气愤地大声道。

    这要是以前,慕萧寒自然不会就这么看着,但现在,他觉得米乐乐这一脚踢得还是太轻了。

    “你的帐,回去我再慢慢跟你清算。”慕萧寒冷冷地看了一眼慕言飞,这才看向王局长道。

    “王局长,既然江市长想知道案情是怎么样的,让人拿口供给他看不就可以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想来江市长不会利用职务之便替江姐免罪吧,至于慕恩恩,该怎么禀公办理就怎么禀公办理,我没有任何意见。”

    江市长的话,再一次被慕萧寒全都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

    慕言飞听到却不干了。

    “哥,你疯了,恩恩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他不提这个还好。

    “是啊,她是没吃过,阿锦吃过,所以你和她就枉顾她的人权?”慕萧寒轻轻一笑,却是寒冷无比,镜片后面的双眼淡淡地看向慕言飞,却充满了质问和严厉。

    慕言飞的话顿时全都卡在了喉咙里,最后,只能用着凶狠的神情瞪向纪如锦,企图威胁她。

    米乐乐看到,抬脚又是一下,踢中了慕言飞的腿肚子。

    慕言飞跳起脚来就要跟她拼个你死我活,米乐乐却挑眉瞪了回去:“再敢恐吓阿锦,信不信我阉了你?”

    莫明地,某人就觉得裆下一疼。

    “你敢,信不信我了你。”慕言飞咬牙切齿。

    “就你?呵……”米乐乐鄙视地看向了慕言飞下身,发现一声不屑的冷哼。

    而身为男人,又在百花丛中扑腾过的男人,是最受不得这种轻视的。

    这一刻,慕言飞只想把米乐乐给办了,让她明白什么叫作真正的男人。

    “快走,别挡着爷的路。”米乐乐又踹了一下他的脚,痞气十足地催促道。

    “你这个女人……不,你压根就不是女人。”慕言飞咬牙,突然,又笑得邪气十足,淡淡地看向了米乐乐的胸前,充满了嘲讽。

    米乐乐怒了,她虽说胸有点平,可好歹也是有起伏的好么?

    “滚,贱人。”她咬牙,狠狠地瞪了一眼慕言飞,快步跟上了纪如锦和慕萧寒。

    终于扳回一成的慕言飞这才高兴地哼着曲走进了审讯室里。

    江媛媛看到父亲和慕萧寒一起进来,顿时哭了起来,一脸的幽怨。

    江钊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疼到骨子里,加上他能当这市长,还多亏了女儿当初去电视台进行拉票演说,所以,更是宠爱有加。

    看到女儿哭成了泪人儿,江钊也是心疼极了,走过去抱住了江媛媛:“媛媛,你放心,爸一定不会让别人冤枉了你。”

    说完,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倏地迸出两道寒光,射向了纪如锦。

    纪如锦吓得脖子一缩,恨不得拔腿就跑。

    可惜,慕萧寒一直紧紧地牵着她,真是想跑都没机会跑。

    “阿锦,你放心,当初你是怎么被人送进来关了几天的,我就怎么让她也尝尝被关的滋味。”

    慕萧寒声音含了丝怒意,便不是争对江钊的,而是对纪如锦的怒其不争,难道她就这么不相信他?被人随便一吓,就想撒腿逃跑,她上辈子一定是兔子变的吧?

    纪如锦压根不相信他的话,谁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去得罪高官,还要把自己的亲妹妹送进看守所,不可能嘛!

    所以,这话,她听听就好,只要不让她再进那个鬼地方就可以了。

    见她一幅不以为然的神情,慕萧寒突然就捉住了她的手,放到了嘴边,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纪如锦疼得倒抽了口冷气,担心地看着他。

    他不会是发病了吧?怎么突然咬人?

    被她这么一看,慕萧寒又消气了。

    倒是审迅室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无语,心想你们要撒狗粮能不能出去撒,欺负他们这些单身狗有意思么?

    “王局,江市长既然认为江姐是被冤枉的,不如把证据给江市长看看就是了。”

    慕萧寒在一干不自然的目光中,十分淡然地出声了。

    王局长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了警察甲。

    警察甲立即将证据,调出的视频,以及两人的口供放到了江钊面前,并开始‘耐心’地讲解案情。

    “这是两位嫌疑人的口供,已经画押,这是江姓嫌疑人拿着慕先生的黑卡在商场的十几家奢侈品店中刷卡的消费记录和录相,卡中余额与消费记录完全吻合。”

    江钊听着警察左一个嫌疑人,又一个嫌疑人,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但是,这么多人在,慕萧寒又说了公事公办,他一时间竟是什么话也说不出。

    等他看清楚消费记录之后,脸也彻底黑了,猛地将证据拍在了桌子上。

    “媛媛,你疯了,你要缺钱可以跟爸爸说,你怎么可以……”江钊也真是快被自己的女儿气死了。

    短短几天,一张八百万的卡,被她花得只剩一百二十多万,难怪这些天他也察觉到女儿总是穿着新衣服,戴着新首饰,起初他还以为是哪位追求者送的,可没想到,竟然是用那张从别人手中抢走的卡里花钱买的。

    “爸……我,我也是气不过,她抢走了寒哥哥,我好伤心,所以,就做了这种糊涂事,爸,你别生气,你原谅我,好不好?”江媛媛委屈地哭了,又怕父亲真的不管自己,边哭边抓着江钊的手乞求。

    “你啊,真是太糊涂了。”江钊气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等他平复过来,又看向了慕萧寒和纪如锦。

    “纪姐,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么?”这件事,慕萧寒连自己的妹妹都不管,从他这边下手肯定行不通了,但是这个纪如锦一看就是个绵软的个性,说不定软硬兼施,还能私下解决。

    只要让纪如锦当着警察局的面承认这张卡是她自己送给女儿去花的,整件事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纪如锦愣了愣,顿时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