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换其他人吧
    慕言飞看到她这幅样子,终于生气了,拉着纪如锦走了过去,沉声道:“慕恩恩,你没看到大嫂回来了么?”

    “回来就回来了呗,难道还要我欢天喜地的迎接她啊!”慕恩恩继续翻着手上的杂志,不以为然道。

    “你不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吗?”慕言飞脸色一点点黑了下来。

    慕恩恩头也不抬,一幅懒懒地腔调:“说什么?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

    “向大嫂道歉。”慕言飞想揍人了,声音有些发冷。

    “道歉?喂,你要我道歉吗?”慕恩恩终于抬起了头,挑衅地看向纪如锦,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纪如锦头疼得不行,而且,她哪敢要这位祖宗道歉?连忙摆手:“不要,不要。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说着,迅速地挣开了慕言飞的手,往电梯走去。

    她都被关了三天,道歉又有什么用?

    慕言飞狠狠地瞪了慕恩恩一眼,十足的警告,但慕恩恩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反而得意洋洋地冲他做了个鬼脸。

    “大嫂,你是不是生气了?”慕言飞没再理会慕恩恩,加快步子追上了纪如锦。

    纪如锦摇头,走进电梯。

    “没有。”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可是生气又如何,谁会在意她的感受吗?

    没有人在乎,她知道慕言飞是怕她一气之下向慕萧寒告状,可她不认为自己即算是告状便能得到公正的对待。

    与其自取其辱,不如学会接受现实,以后,她能离慕恩恩和江媛媛有多远就有多远吧!

    “你真的没生气?”慕言飞却不太相信,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垂着头,就莫明地心虚。

    “你放心,我答应过你不会告诉你大哥就不会告诉。”她说完,人已经跨出了电梯,走进了房间。

    下午,纪如锦吃了药睡了一觉,醒来时太阳都要下山了,她摸了摸额头,已经不烫了,可是头还是有点疼,想到明天打算做点饺子给老师带过去,于是下楼进了厨房。

    罗妈听她说要做饺子,立即将面粉,鲜肉和大葱拿了出来准备开始和面包饺子。

    正是做晚餐的时候,纪如锦见罗妈还没开始做饭,便却拒绝了:“罗妈,你先忙你自己的吧,这里我自己就可以了。”

    说着,开始熟练地和面,剁肉,切葱。

    等到她包了整整一抽屉饺子,外面已是月如钩。

    她将饺子放进冰箱冻起来,明天早上直接放在保温箱里,带到学校去用电锅煮熟就是了。

    晚上,纪如锦一个人躺在床上,拿起已经充好电的手机,寻思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远在法国的慕萧寒,但想想自己不过一个外人,打过去干什么?似乎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反而还会让人以为她心怀企图吧?

    而此时,同样拿着手机的慕萧寒脸色却是有些阴沉,他来法国已经四天了,那个蠢女人竟然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过来。

    他的身后,易翎有些怪异地看着这一幕,他家**ss已经瞪着手机已经快一个时了。

    “姐夫,你这是怎么了?手机得罪你了?”而另一边,苏隽阳也有些奇怪,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慕萧寒心为一窜,随手就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咣当一声,颇有些赌气的味道。“没什么,刚才说到哪了,继续。”

    早上,纪如锦量了量体温,发现自己还有些低烧,吃了两颗药,背着包就下楼了。

    她刚进餐厅,就看到餐桌上摆着几碗热气腾腾的饺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一看,里面的饺子果然没了。

    她有些生气,正好罗妈端着盘子走了进来。

    “罗妈,这里面的饺子怎么没了?”

    罗妈愣住,指了指外面正吃得欢的慕恩恩:“三姐看到冰箱里面有饺子,让我煮了当早餐。少夫人,怎么了?”

    纪如锦就笑了起来,是气得发笑,转身走了出去,到了餐桌盘,伸手就将慕恩恩面前的饺子端了起来。

    “喂,你这个女人疯了吧,竟然抢我的早餐,你给我放下。”

    慕恩恩顿时跳脚了,凶恶地指着纪如锦命令道。

    纪如锦停下,看了一眼慕恩恩:“这是我包的,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慕恩恩没想到她会这么强硬,气得要命,一脚踢开身后的椅子,就冲着纪如锦走了过去,要将她手上的饺子抢回来。

    纪如锦虽然好欺负,可在纪家的时候也会和佣人一起做饭,打扫卫生,整理园子,所以力气却还是有一点的,否则,那次在酒店也不会把慕萧寒三两下就给砸晕过去。

    慕恩恩根本抢不过她,反而因为用力过猛,摔了一跤。

    顿时,她就开始撒起沷来,坐在地上大哭大喊:“纪如锦,你敢打我,你这个贱人,我要告诉我哥,让他跟你离婚,你竟然打我,欺负我。”

    慕言飞正好下楼,看到这幅情形,立即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

    纪如锦没吭声,倒是慕恩恩逮着机会开始栽脏:“二哥,她推我,还抢我的早餐,我不过是让罗妈煮了她包的饺子,她就对我动手。”

    慕言飞脸色沉了下来,看着纪如锦质问道:“不过是吃了几个饺子,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还记着她把你送去警局的仇,直说就是了,用不着对她一个姑娘动手。”

    纪如锦瞪大了眼睛,刚要争辩,话到了嘴边就咽了回去。

    因为她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慕言飞已经主观地相信了慕恩恩的话,那她再说什么也是徒劳。

    她只是笑了笑,声音有些发冷:“慕言飞,如果我把你送到看守所待上三天,你出来第一件事应该是先杀了我泄恨吧?所以,你觉得我不该记仇么?”

    慕言飞明知这件事是自家妹理亏,但还是忍不住护短地威胁道:“你这是要出尔反尔?你以为我哥会信你的?就算是信你,顶多也就是骂恩恩几句,别以为我帮过你,就以为我会什么都向着你,那也不过是看在我哥的份上,对你施舍的一点同情罢了,别不知好歹,得寸进尺。”

    纪如锦心里酸得想哭,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也从不敢奢望什么。

    但是别人对她的好,她也一直记着。

    就像那天在学校,慕言飞的维护,她心里就一直很感激。

    可是现在他说不过是对她的同情和施舍……呵呵,她真是自作多情了。

    “二少的话,我记住了。要是没别的事,我要去学校了。”她又将饺子放回了餐桌上,再也不看慕言飞和慕恩恩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慕恩恩这才得意地哼了一声:“敢跟我斗……二哥,你刚才那些话说得太好了,这个女人就是得寸进尺,就得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然还真当自己是慕家大少夫人了,不要脸!二哥,还是你对我最好。”

    慕言飞看着根本没有泪水,方才还哭得要死要活,转眼间就得意洋洋的慕恩恩,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伸手就一把拍开了慕恩恩挽过来的手。

    “慕恩恩,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幼不幼稚?”要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他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我哪里幼稚了,你不是都信了吗?唉,我这演技,真该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慕恩恩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高兴又得意地走回了餐桌,拿起筷子夹了个饺子往嘴里送。

    慕言飞火冒三丈,眉头突突地跳,一把抢过饺子,就往厨房走。

    慕恩恩急忙追上去要抢回来,虽然她讨厌纪如锦,但不得不说,她包的饺子还真好吃。

    可是,饺子接下来,全都进了垃圾桶。

    “吃……你还有脸吃。”慕言飞咣地把碟子扔进了洗碗槽里,转身走了出去。

    纪如锦刚出岗亭,慕言飞的车就追了上来,停在了她的面前。

    “上车,我送你。”

    “不了。”纪如锦边走边拒绝,她决定要远离慕家任何一个人。

    慕言飞停下车想解释,这时,一辆的士经过,纪如锦立即招手,钻了进去。

    到了学校,纪如锦直接去了许老师的办公室,许老师看到她,先是问了一遍她是怎么被送进警局的事情,又将学校准备让她担任左胤演讲助手的事情告诉她,并要她好好地完全这次工作,对她以后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纪如锦高兴地点了点头,这时,外面就有学生跑了进来:“许老师,校长说左师兄到了,让您和纪如锦过去。”

    许老师点了点头,就和纪如锦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左胤看到纪如锦时,神情依旧平静,唯独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之色。

    “这就是昨天那个学生?”

    “是啊!我上个月去学术论坛,就是锦当的助手,你这次演讲让她当助手,一定不会错的。”

    许老师十分自信地打包票。

    纪如锦摆了摆手,汗颜道:“老师,我要是没做好,不是给您丢脸了?”

    “老师,她既然没有自信能够做好助手,不如就换其他人吧。”

    左胤从昨天看到纪如锦上了慕言飞的那辆豪车以后,对她的看法就不太好了,再看她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古春季新款,没有几十万根本买不到,这可不像是许老口中那个品学兼优,节俭努力的形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