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天人血裔,灵儿兄长
    ,精彩小说免费!

    “真实能量注入,幻想世界开启,试炼者333号,你将开启军督级的第二次试炼,世界名:仙剑奇侠传一!”

    “本世界背景介绍:这是一个在神灵俯瞰下,人间恩怨与情仇轮回的世界,上古天神女娲在凡界留有半神后裔……”

    “试炼者333号,检测到你的身上有轮回印,你此次试炼必须完成六道轮回,以除人道之外的某一道生灵血脉身份进行试炼,本世界可供选择的有畜生道、天人道,请在三分钟内做出选择,否则将随机抽取!”

    面对这个提示,秦长风沉思起来。

    六道轮回中,人道无疑是最广泛的,其次是畜生道,再次饿鬼道,剩下的天人道、修罗道和地狱道都比较难以遇到,须要在某些特殊的世界中才能得到轮回的可能。

    让秦长风惊疑的是仙剑一的世界中原本好像并没有天界和仙神的出现,那么这个天人道的轮回身份将应在哪里?

    选择的时间总共只有三分钟,两分钟后,秦长风心中就有了一个答案——女娲后裔!

    上古顶级大神的血脉后裔,自然是属于天人之列。

    但矛盾的地方在于,据他所知女娲一族向来是一脉单传,而且每一代都是女子……

    时间不容多想,秦长风最终将疑惑按下,选择了天人道。

    并非确定这次进入天道轮回,能够给他这一次的试炼带来多大的帮助,而是畜生道对秦长风为金刚不坏神功演化后续道路的计划非常重要,不能在这里用掉,所以他别无选择。

    原本他以为这一界可以以饿鬼道的身份轮回的,但不知为何,可供选择的目标里,并没有出现。

    “提示:试炼者333号,检测到你的储物空间内有一张身份降临卷轴,是否使用?”

    “否!”

    对于这张卷轴,秦长风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合适的机会,但他可以确定这个世界没有值得使用的对象。

    “提示:试炼者333号,检测到你的储物空间内有一张史诗级指定种族纯血后裔降临卷轴,由于与本次轮回身份冲突,所以本世界不可使用!”

    从诛仙世界的主线任务奖励中,秦长风得到过两张可以在试炼中得到帮助的史诗卷轴。

    其中之一便是这张指定种族纯血后裔降临卷轴,简单来说,其作用就是在降临之初,指定试炼世界内任何一个种族降临,获得其纯血后裔的身份。

    这张卷轴无疑要在有非常强力种族的魔神类世界中,且自身熟悉剧情的情况下,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所以这次即使没有冲突,秦长风也不会使用,因为依旧要留在下一次正式试炼,为金刚不坏的蜕变提供助力。

    至于另外一张,则是一张群体卷轴,秦长风直接给了周芷若……如果说在现实世界中,一切以伊丽莎白为主的话,那么在试练塔内,周芷若就是那个小团体的大脑了。

    “提示:试炼者333号,综合你需要进入天人道轮回进行试炼的特殊性,通过传说称号圣行者第一层特效,你最终获得半神女娲后裔的身份,具体为剧情人物青儿与巫王之子,本世界主角之一赵灵儿同胞兄长!”

    果然是这样……

    秦长风翻了翻白眼,女娲后裔每代只能有一个女子的规矩,是这个世界的铁律,但于主脑而言,却显然没有任何约束力。

    只是这又是生身父母,又是妹妹的,让秦长风大卫头疼,他对那冥冥中的因果之力,可是真的心有余悸了。

    “试炼者333号,本次试炼你须完成备选圣主的第三道考验。身为圣主,展示在世人面前的,自然永远都是雄才大略、光明伟岸,但实际上……任何一个成功的掌权者,都不可能是一个纯粹的正人君子,背后绝对无法避免使用阴暗,甚至为世人所不容的手段,但圣明君主,却从来不会让这些成为自己的污点。”

    “所以在此次试炼中,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须要在除魔卫道的同时,让自己的圣明传扬天下,尽可能得到更多人的拥护。任务完成正是拥有竞逐圣主之位的资格,无额外奖励,若失败则下一次再次试炼再次开启同类任务,总共失败三次后,将取消备选圣主资格。”

    “唯一主线任务:以女娲后裔的身份,与本世界大反派拜月教主建立最深厚的感情(好感度98%以上),而后最终利用他的信任消灭他,以大义灭亲的高尚品德为天下苍生除害,成为天下正道心中的伟大守护者,受到所有人的拥护,甚至让拜月教主自身,都不会对你生出怨恨!”

    “任务完成奖励:试炼点六万点,黄金军功五级,普通军功六级。任务失败扣除三万试炼点,黄金军功三级,普通军功三级。”

    “隐藏奖励:若你能做到亲手杀死拜月教主后,对方还没有对你生出怨恨之意,好感度依旧维持在98%以上,那么你将得到额外奖励灵境史诗级别的信仰之力相关大阵阵图一张。”

    看到这个主线任务,说内心话,秦长风是十分无语的。

    主脑果真深知成为一个传说中圣明君主的主要技能……这厚黑一道,可以说是真的必不可少。

    好在的是,秦长风在这方面貌似还有些心得,可一想到对象是那位集地理学家、哲学家、生物学家、神学家于一身的旷世奇才拜月教主石杰人,他又不禁感到压力山大……

    “提示:本世界支线任务和隐藏任务须自己触发。”

    “警告:不可以泄露试炼塔的存在,除此之外任何技能与装备皆不受限制。”

    “提示:本世界与试练塔的时间流逝比例为100:1。”

    “提示:你最多可在本世界滞留二十五年。”

    “降临时间:赵灵儿出生前半年,你将与她一胞同生。”

    “降临地点:南诏国巫王宫。”

    “个人能力强化:无。”

    “警告:由于经历轮回的缘故,降临之初试练塔会帮你掩盖修为气息,隐藏体内功力,本世界任何人都无法勘破。但当你展露过超过将军级的实力后,伪装便会永久消失!”

    …………

    和上次一样,由于回到胚胎状态的缘故,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除了他之外,这个母体内明显还有另外一个生命的波动,毫无疑问,自然是赵灵儿。

    秦长风对主脑的这次的安排有一点无语。

    女娲一族向来号称大地之母,那现在他算什么……大地之父?

    这不纯粹扯淡么!

    但不管他怎么想,这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他便也只能接受。

    这次选择进入仙一的世界,其一是为雷灵珠……册封本命星还差最后一样天雷本源,而这枚上古女娲大神亲自所炼的雷道至宝,其中所蕴含的无疑便是这种力量。

    所以此行雷灵珠与他而言,乃是像上次诛仙世界的天书五卷一样势在必得。

    其二是女娲一脉的巫脉本源之力和巫法,前者是为了炼铸属于巫道的最后一枚雷劫印,后者则是尝试能否与圣心四劫进行融合升华。

    至于主线任务,其实分为两步。

    第一步是取得拜月教主的信任,好感度大道98%以上;

    接着第二步才是想办法击败他,以煌煌正道的名义替天行道,获取黎民拥戴。

    简直言之,便是四个字……沽名钓誉!

    想到拜月教主秦长风也是真的头疼。

    这位本名叫石杰人的南诏国师,与秦长风以往所遇到的任何对手都不同的是,他非常善于玩弄人心,且实力也高深莫测,整个人间除了蜀山剑圣外,恐怕再无人能与之抗衡。

    想要取得这样一个人的信任,并长久的维持关系,那可真是得时刻如履薄冰,一丝一毫的破绽都不能露出。

    秦长风已经预感到,这必将是一场无限精彩的对决。

    关于战斗,关于爱情,关于亲情,关于哲学……

    以前小的时候,秦长风只觉得拜月教主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长大以后才知道,这人到底是一个多么优秀的逐梦者!

    就在秦长风沉思的时候,突然感觉羊水中响起划动的声音,而后就感觉仿佛有一双小手抱住了自己,脸庞甚至传来轻轻摩擦的触感……

    小灵儿!

    脑海中自动脑补出一个小女婴抱着哥哥的画面,饶是秦长风也差点被萌翻了。

    “就为你这一抱,我这个做哥哥的就一定给你一个圆满的结局……”

    秦长风立下一个承诺,不过很快,他就渐渐陷入沉眠之中……即使是半神后裔,在每成长起来之前,也和凡人的后代没有太大差别,承受不了他这样剧烈的思维活动。

    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身体都将像在诛仙世界中一样,被第二意识掌控,直到遇到生死危机,或者身体足够承受他的苏醒。

    数月之后,南诏国巫后诞下一对龙凤胎。

    巫王一下就儿女双全全,踏上人生巅峰,自然是喜不自胜,诏令下达之日,减税大赦,登时举国欢庆。

    六年后……

    南疆南诏国历来分为白苗和黑苗两脉,为了争夺水源,两脉历来争斗不休。

    但自七年前白苗族大祭司林青儿嫁给黑苗族巫王,并十月怀胎诞下一子一女之后,两族的矛盾便得到前所未有的缓解,整个南诏国也因此安居乐业,获得难得的安宁祥和。

    南诏国偏居一隅,人口和地盘都不及中原皇朝正朔,但作为一国象征的皇宫,却也称得上宫殿连绵,威严壮阔,于是主殿前用大白条石头垒成的石阶广场,就成了宫中孩童最喜欢的玩乐场所。

    此时台阶上坐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都穿着苗族的服饰,一般的美丽可爱,只是一个自带一股圣灵仙气,一个更像天真烂漫。

    “阿奴,这根红线是什么?”两个小女孩的一根手指被同一根红绳的两端系着,其中一个歪头看着不解地问道。

    另一个往嘴里塞了一枚蜜饯,回味一秒,无比满足地笑眯了眼道:“这叫一线牵,是圣姑师父教阿奴的法术,以后公主和阿奴就可以通过手指互相感应了,再也分不开,走不丢!”

    小公主认真问道:“这么说阿奴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了吗?”

    “这是当然,阿奴最喜欢的是吃和睡,第二喜欢的就是公主了。”

    小阿奴亲昵地拉起公主的小手,突然看向一直坐在一旁全神贯注雕刻着一个小木像的男童,问道:“王子殿下,阿奴帮你和公主也连一根吧?”

    这男童眉目清秀,明明是个小正太,却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头都没抬地不屑道:“幼稚,我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你才无聊,比大石头还无聊的小石头!”小阿奴在小王子身后做了个鬼脸,不忿嘟哝。

    “哥哥……”小公主来到男童身边,拉着他的衣角扭,楚楚可怜,既期望又怕被拒绝。

    “好了好了,我当应你行了吧,真受不了你们这些女人……”

    男童说起话来也是老气横秋,看似极不情愿地伸出了左手食指,小公主却不管这么多,立刻眉开眼笑起来,让小阿奴用红绳把自己的食指和哥哥的食指连在一起。

    就在这时,前方宫门处突然传来一阵阵海浪般的喧嚣之声,随着急促的脚步,就只见无数的南诏国子民在一些黑衣红袍的拜月教众带领下,纷纷向着这片主殿前的广场汇聚。

    在所有人最前面的,是一个黑发披散,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相貌称不上多么英俊,但气质却极为不凡,从容与深沉交织,便像那无尽的夜海一样,深不可测,更透着几分神秘与邪诡。

    “杀王后,诛妖邪!”

    “杀王后,诛妖邪!”

    人群汹涌,民意沸腾,这显然是一场针对王室,针对巫后的大祸!

    公主和阿奴两个小女孩都被吓得脸色惨白,唯有小王子面色平静地站起身来,于台阶上俯视,看着最前面的黑发男子,喃喃自语:石杰人,你要杀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